主页 > 美食 > 《流浪的葡萄树》:洋溢着葡萄酒香的行走,更是对家与历史的追寻

《流浪的葡萄树》:洋溢着葡萄酒香的行走,更是对家与历史的追寻

佚名 美食 2020年09月17日

《流浪的葡萄树》:洋溢着葡萄酒香的行走,更是对家与历史的追寻

“葡萄酒是鲜活的,不断成熟的,变化不止的,也可以说它战胜了死亡-这些葡萄原本是要烂掉的,然而他们开始发酵,并由此脱离了死亡的命运。”


这是尼娜.卡普兰在《流浪的葡萄树》中对于葡萄酒的描述,葡萄酒超越了生死,就像是经历了重生一般在世间流传着,经由他们,每个人都能与逝去的祖先进行一次次默契又无言的交流。


热爱葡萄酒的尼娜,从英格兰出发,一路去向法国、西班牙、意大利的酒庄、酒窖、葡萄园,品尝不同地区的葡萄酒风味,触摸那些与葡萄酒文化相关的历史遗迹,在双耳细颈陶罐的碎片中,在一座座古老的犹太教堂里,在细碎的时光里,与过去对话,与自己的内心对话。


于是,就有了这样一本《流浪的葡萄树》,这本书堪称一部“欧洲葡萄酒文化宝典”。他讲述着葡萄酒的一切,但是又不止于此。身为犹太人的作者尼娜,在每一个遗址中找寻祖先留下的蛛丝马迹,慨叹着,伤痛着,又忍不住赞扬生命的多变与美好。


尼娜.卡普兰是一名热爱旅行、葡萄酒与艺术的记者。她曾乘坐渡轮穿越地中海,也曾在斯里兰卡的丛林里学会倒立;她还关注过菲律宾因台风遭受的破坏,与叙利亚冲突导致的饥荒;她为多家媒体撰写过葡萄酒专栏文章,也在餐厅等场合做过葡萄酒讲座。


是的,她可真是一个有酒有故事的人。《流浪的葡萄树》是尼娜的首部作品,在2019年和2018年分别获得饮食文化界知名大奖、福南&梅森年度酒类图书奖、路易 ? 获得国际葡萄酒图书奖,并于2018年入围大书奖,可谓表现不俗。


在书中,于陡峭的山坡上努力汲取水分成长的葡萄树,滋味万千又各具魅力的葡萄酒,还有作者在历史废墟上的思考,都像是扑面而来的微风细雨,无声无息中,让人在历史与现在的洪流中感受欧洲文化的魅力。


01 贫瘠中生长的葡萄树,是对磨难的成全

葡萄树需要经受苦难,在酿酒的国家,人们总是喜欢这样说。


在水源充足、地势平坦又肥沃的土地上生长的葡萄树,产量高却是口味平淡无奇。越是艰难的成长环境,越是陡峭的山坡,越是需要一点点去地下攫取营养的土壤,葡萄树越是能够成就非凡的风味。


香槟区降水足够丰沛,但是雨水在白垩土中根本存不住,会快速地渗入地下。那里的的葡萄树只能将根深深扎入地下来汲取水分,艰难的过程,就像一次次历练。


这多像我们人类呢?苦难造就人生。没有人愿意经历苦难,可是生活的磨炼,有时却更像是命运的馈赠,只有经历过风浪的人,才更加能够感悟难得的平静之美。


不仅这些因素影响着葡萄树,全球气候变暖也开始显示出了自己的威力。在勃林格香槟酒厂的艾伊酒庄里,导游说到,当地葡萄的成熟时间比30年前提前了至少一个月,这也正是尼娜的担忧:未知的环境变化,将会改变葡萄树的分布格局。对葡萄树来说,这又是全新的考验。


在19世纪晚期,美国葡萄树带来的葡萄根瘤蚜大面积入侵了欧洲当地葡萄园,仅法国的葡萄年产量就从40亿升~70亿升骤减到了2.5亿升。但最后的疗法,却是将本地葡萄树嫁接在美国葡萄树的根上。这不禁让人想到一个神话传说,古希腊中大力神赫拉克勒斯的私生子忒勒福斯被阿喀琉斯所伤,只有将阿喀琉斯矛上的锈撒到他的伤口上才能将其治愈。


葡萄树遭受的,不止是上天给予的磨炼,还有无法预料的诸多痛苦。他们有的消亡了,有的遗留下来,或者到了另外的地方,在原来的滋味上添加了不同的风格。


无论是葡萄树,还是哪一个民族,都难逃命运。


身为一个中国人,我很难不联想到那一段“师夷长技以制夷”的历史。当你的伤口只能用入侵者的药来治愈时,唯有接纳才能生存下去。


互相成就的故事只发生在童话故事中,那些饱受压迫的历史,屈辱的过去,就像斑驳古老的葡萄树干,在变成新生枝丫支撑的那一刻,生存的意义终于显现出来。


02 对抗时间的葡萄酒,是连接古今的桥梁

那些原本要“死亡”的葡萄,在变成葡萄酒之后,就像经历了一次重生。这也让葡萄酒拥有了魔法般的宗教力量。


正如作者尼娜在书中所说,葡萄酒既是上帝的恩赐也是上帝的祭品,既是一种象征,也代表着希望。


葡萄酒对抗了时间,父亲酿造的酒,可能要等到儿子长大再打开,这无形间就是代际之间的沟通。而酿酒师的世代传承,与其说是谋生手段,更像是一种生活方式。酒庄中每一个地方都能感受到祖先的气息,酒窖里年代久远的木桶,每一寸耕作的土地,陈年的葡萄酒,过去与未来,就这样连接了起来。


葡萄酒的酿造,与酿酒师的坚持与热情密不可分,更是需要一份耐心。你只有给他时间,才能让他有可能释放出自身的魅力。


英格兰的酿酒师萨格鲁管理才能了得,他酿造的香槟甚至能打败法国香槟,这份认可实在是对酿酒师最好的褒奖。交谈中他时刻强调着酿酒过程的冗长与风险的巨大,可见,这份工作劳心劳力,需要酿酒师付出相当多的心血。


而在西西里,投身于葡萄酒事业的诸塞佩伯爵用了整整27年才正式宣布酿造出了让自己满意的酒,他也是本地葡萄品种的拥护者,他的坚韧与坚持让人肃然起敬。


书中的酿酒师无一不是充满了对葡萄酒的热爱,对家族事业的诚挚,他们对于自己酿造的酒充满感情,也切实地践行着自己的信念。


酿酒过程中的匠人精神,又是忙碌的现代生活中多么缺乏的呀!一旦有付出接着就想要回报,一旦看不到成果接着就想要放弃,因果关系被过分强调,奔跑的人们就容易忘了感受内心的热爱。尝试去诗意地热爱正在做的事,也许就更容易感受到葡萄酒般的芬芳。


可以说,是一代代的酿酒师成就了葡萄酒。不仅仅是发酵过程中,需要酿酒师的判断与谨慎,他们的个人风格也融入了酒里,而且,这份传承与发扬,让家族的历史、葡萄酒的历史更有温度。


03 定居还是流浪?犹太人的家在哪里

作者尼娜是犹太人。这可真是一个历经苦难的民族,也是一个充满智慧的民族。


他们流浪的足迹几乎遍布各地,一度摆脱不了被驱逐被屠杀的命运。饶是如此,他们依然创造了可观的财富,出了无数精英。远在公元1862年,当时的普鲁士有642家银行,犹太人开办的就有550家,而犹太人的数量却只占当地人口的1%。现在,数量极少的犹太人,依然有众多的诺贝尔奖获得者,让人不得不感叹他们的智慧。


可是,这份智慧,与经年的流浪到底有无关系呢?被驱逐的命运始于1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犹太战争,战争的失败原因是犹太人起义的仓促,还是罗马人吞并一切的野心呢?现在的我们无法得知,只能从旅途中一点点历史碎片中去推测,在几乎看不到的犹太人生活痕迹中去追寻。


或许,这种不倦的对历史知识的渴望,并非为了寻求一个答案,而只是缓解忧伤的一种方式。


到底哪里才是家呢?长期居住在某个地方的外乡人,真的能把这个地方当作家吗?还是说,一个人,一个民族的心思在哪里,哪里就是家呢?


让人无法释怀的一连串追问,伴随着尼娜的脚步,从英国一路来到意大利。每来到一个地方,酒庄与酒的故事、历史遗迹与犹太人的故事,都是书中浓墨重彩的部分。随处可见的罗马时代的笔直大路与各种殿宇,更让人升起历史的惆怅。


就像书中所说,巨大的无力感不是犹太战争的失败,而是2000年过去了,历史叙事仍是由罗马人主导着,犹太人的痕迹总是在被驱逐后被迅速抹掉,像风一样淹没在历史长河中。



写在最后:


作者细腻真挚的情感,优美的文笔,带领着每个人与她一起游览了欧洲的葡萄园。丰富的内容充满了层次感,不仅让人感受到葡萄酒的不同风味与魅力,更是一次共同追寻过去的旅途。


在欧洲,很多酒庄都会有自己的小型博物馆,陈列着过去的证据,这是对历史的致敬,也是一种对于传统生活的虔诚。


《犹太法典》中有这样一句话:当酒流进你的身体,秘密就从你的身体里出来。


酒让人更加真诚,也更能感受到生活的美好。



我是明月共读书,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正是读书好时节。关注我@明月共读书,一起读好书,丰盈人生。



图片来源网络


标签: 酿酒   葡萄   历史   一个   葡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