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旅游 > 厦门:中国人的海上花园

厦门:中国人的海上花园

佚名 旅游 2020年10月11日

厦门:中国人的海上花园

↑一群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世界






每个人的心中


都有一个厦门


它是诞生于山海间的


璀璨明珠


(请横屏观看,俯瞰整个厦门岛和鼓浪屿,摄影师@林镇桂)





它是东西方碰撞的


辉煌遗产


(世界文化遗产鼓浪屿,摄影师@李琼)





它还是生态宜居


与经济发达兼备的


前沿都市


(山海之间的大桥与城市,摄影师@大张)





厦门,厦门


为什么是厦门




也许一言以蔽之


它其实就是


亿万中国人心目中


理想的海上花园




01

山海花园



今天的厦门市


位于福建省南部


包括海沧、集美、同安、翔安


和思明、湖里6个区


(厦门位置和行政区划,制图@巩向杰&郑伯容/星球研究所)





厦门海陆格局的形成


至少要追溯到距今2亿多年前


自那时起


剧烈的地壳运动


将原本在海底的福建区域


抬升为陆地




随后


大陆地壳与太平洋地壳的角力


造成地壳的断裂


地下的岩浆沿着裂隙剧烈上涌


有的喷薄而出形成星罗棋布的火山


有的在地下深处冷却


变成规模巨大的花岗岩体


(透过鼓浪屿望向远方的花岗岩山体,摄影师@朱金华)





随着不断抬升


这些地下的花岗岩体


从深处来到地表


并遭受风化剥蚀


形成厦门境内的山地和丘陵


(厦门海沧,戴云山余脉及海沧区城市,摄影师@大张)





距今250万年前开始


海水重新眷顾这里的群山


一些低洼之处被海水淹没


与大陆的连接中断


厦门岛鼓浪屿


就此诞生


(厦门地形,整体地势西高东低,制图@巩向杰&郑伯容/星球研究所)





此外


还有大嶝(dèng)岛、小嶝岛


鳄鱼屿、鸡屿、猴屿


鹿礁、章鱼礁、狗头礁


等大大小小数十个岛礁


(厦门鳄鱼屿,摄影师@陈剑峰)





岛上的花岗岩


经受日晒、风吹、雨淋、浪打


形成浑圆的巨石


(鼓浪屿日光岩,便是一块巨大的花岗岩,摄影师@刘剑聪)





或成群的”石蛋“


(请横屏观看,海边被侵蚀成球状的花岗岩,摄影师@吴伟)





厦门属于亚热带气候


它拥有漫长的夏季


气温较高、水汽充沛、光照充足


这使得厦门海天一色、清澈透亮


加上白云飘在其间


组成了一幅明亮开阔的景象


(请横屏观看,厦门平流雾,摄影师@温津坤)





在这样的自然环境中


厦门的植物野蛮生长


海滩上


红树林形成绿色的”毯子“


(厦门海岸,被海水部分淹没的红树林,摄影师@陈艳斌)





城市中


古老的榕树用庞大的根系与枝蔓


“拦截”马路


(鼓浪屿中华路上被台风吹倒的榕树,摄影师@周俊杰)





优秀的水热条件


还十分适宜水稻生长


因此厦门岛曾拥有一个美丽的名字


嘉禾屿




又因滨海的湿地


引来鹭鸟在此聚集


厦门岛也被称为


鹭岛


(日出时的厦门海滨,鹭鸟在滩涂上觅食,摄影师@田春雨)





优美的自然环境


丰富的动植物物种


为厦门绘制了绝佳的底色


人类的到来


将为它添上怎样的风景呢




02


红砖花园




明代的厦门


是泉州府同安县的一个军事要地


称为中左所


在厦门岛西南部


一圈周长不到1.3千米的城墙


围出一座微小的城池


即最早的“厦门城”




但厦门的地理环境


其实更适合发展港口和贸易


这里湾阔水深、岛屿众多


大型商船可以直接靠岸卸货


(请横屏观看,巨大的货轮驶过海峡,近处鼓浪屿上的建筑显得渺小,摄影师@丁勇杰)





同时


厦门北邻泉州平原


向西则通过九龙江连接漳州平原


距离海澄、石码等古港口不到30千米


既是“漳郡之咽喉”


也是“泉州之门户”




这种地理位置的优势


甚至一度引起明代漳、泉两地官员


对厦门岛控制权的争夺


(厦门与周边城市位置关系,制图@巩向杰&郑伯容/星球研究所)





很快


厦门的“伯乐”们出现了


他们便是


以厦门岛及周边岛屿为基地


开展海上贸易和军事活动的


郑芝龙、郑成功等人




清军入关后


郑成功给厦门岛起名“思明州


寓意“思念明朝”


这座美丽的岛屿


成为了他抗清复明的基地


(鼓浪屿郑成功雕像,摄影师@刘剑聪)



在郑氏家族的经营下


思明州成为闽南海上贸易中心


逐渐积累了大量财富


厦门城也几经修缮


成了一座各种功能相对完善的滨海城市




但这座“思念明朝之岛”


终究还是落入了清朝手中




清朝的统治者


同样看到了厦门的军事和商业潜力


将其指定为官方贸易“总口”


随后更是将兴泉道移驻厦门


使其成为福建东南沿海的


军事、政治和经济中心


(残存的明清厦门城城墙,有现代修复,位于厦门市思明区北门外街3号,摄影师@陈艳斌)





地位提升的厦门


成了闽南人移民的目的地




他们在厦门


建起独特的闽南建筑


其特点在于大量使用红砖


(请横屏观看,厦门翔安区大帽山闽南民居,摄影师@陈瑞坤)



红砖的烧制工艺复杂


成品质地坚实、表面平整、颜色明艳


其中一种烟炙砖


在烧制过程中由于交错叠放


松枝的灰烬会在每块砖的露空处


熏出2-3条紫黑色条纹




工匠在砌筑房屋外墙时


常将这些条纹镜像排列


组成燕尾般的花纹


故而也称燕子砖


(厦门翔安区澳头苏氏家庙,注意经过特殊排列的砖块上的黑色条纹,摄影师@陈瑞坤)





多个红砖房组成合院


称为“”(cuò)


合院一进为一”落“


厦门常见的民居为双落厝


三进以上的则为“大厝”


(厦门地区常见的闽南民居形式为三间张双落厝,双落即两进,三间张即房屋为三开间,制图@郑伯容/星球研究所)



从明清到民国


这些红砖厝大受欢迎


至今仍遍布整个厦门


从山间到滨海


从城镇到乡村


组成了一个红色的世界


(厦门的四落大厝,由四座红砖厝组成,这里的“四落”指“四座”建筑,而非“四进”,摄影师@刘剑聪,标注@郑伯容/星球研究所)





除了通体红砖


闽南民居最引人注目的


大概就是屋脊那优雅的弧线


以及高高翘起的燕尾脊


(厦门同安孔庙的燕尾脊,摄影师@雾雨川)





而在世家大族的祠堂


富贵人家的大厝


或祭祀妈祖的庙宇


屋顶上还有人物、山水、龙凤等雕塑


可谓极尽奢华与张扬


(厦门金汤宫,窄窄的屋顶上有一场“大戏”,摄影师@田春雨)





在闽南人的建设下


厦门仿佛一座


由红砖、彩塑组成的美丽花园




但这座美丽的花园


在清末的炮火中


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03

万国花园



鸦片战争以后


厦门成为通商口岸


两批人的到来


再次改变了厦门的面貌




首先到来的是西方殖民者


他们看上了鹭江对岸的小岛鼓浪屿


这里自然环境优越、原住民较少


且和厦门岛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


因而受到青睐


(请横屏观看,鼓浪屿、厦门岛和两者之间的厦鼓海峡全景,摄影师@苏华琦)





他们选择滨海的高地


风景最好、空气流通之处


建起领事馆和洋行


这些房屋大多采用欧式风格


白墙红顶


在岛上极为显眼


(鼓浪屿上的英国领事馆旧址,摄影师@苏华琦)





除了官员和商人


大量传教士也来到厦门


并将鼓浪屿作为其传教的基地




不同的教派


建起各自的教堂


教堂的外观


也集合了各种风格




协和礼拜堂


白墙、白柱、白顶


仿佛古希腊的神庙


(鼓浪屿协和礼拜堂,是岛上第一座教堂,摄影师@夏天的天天)





三一堂


采用中心对称布局


加上红砖墙体和方形立柱


在众多教堂中独树一帜


(鼓浪屿三一堂,摄影师@陈启华)





天主堂


则是厦门仅存的


哥特式教堂


(鼓浪屿天主堂,摄影师@方力)





更大的改变


是鼓浪屿上的环境


殖民者修建道路、改善卫生、发电引水


还在房屋周边栽种树木花草


使得绿树与白墙红瓦相互掩映


在厦门的蓝天大海之间


组成了一幅鲜艳的油画


(天空与大海映衬下的鼓浪屿,摄影师@李琼)





但殖民者的建设


仅限于他们看中的鼓浪屿


几乎没有惠及厦门的其他区域




中国人自己


则将城市的升级从这座小岛


扩展到整个厦门


他们就是海外华人华侨


和厦门本地士绅




他们同样偏爱鼓浪屿


华人富商在岛上建起别墅


这些建筑不同于传统的欧式风格


而是结合了西洋、闽南和南洋特色


如结合中式屋顶与西式立柱的


海天堂构


(海天堂构,摄影师@苏华琦)





结合闽南传统与外廊式建筑风格的


金瓜楼


(金瓜楼,即黄赐敏别墅,摄影师@刘辰)





还有华人士绅林尔嘉(字菽庄)


以补山藏海的理念


营建的当时岛上最豪华的私家园林


菽(shū)庄花园


(菽庄花园旁的酒店,摄影师@朱金华)





小小的鼓浪屿


只有1.8平方千米


约4个天安门广场大小


却聚集了1000多座建筑


“万国建筑博览馆”的名号


所言不虚


(请横屏观看,鼓浪屿全景和主要建筑标注,摄影师@谢丰,标注@巩向杰/星球研究所)



对于鼓浪屿外的厦门


中国人所做的贡献


远比殖民者大




1920年


士绅林尔嘉、黄世金等人


发起成立了厦门市政会


随后又成立路政处、堤工处


开启了对厦门岛的改造


重点便在南部滨海一带




4年后


厦门第一条混凝土道路建成


取名开元路


硬化的路面


让原本只能通行人力车的道路


可以让汽车通行




在此基础上


几位马来西亚华侨集资1万多银元


购买了两辆小型客车在路上行驶


成了厦门最早的公共汽车


(今日开元路的厦门老城区,摄影师@潘建鹏)





紧随其后


另一条马路在当时的市中心建成


取孙中山的


“天下为公“ ”世界大同”


而命名为大同路


道路靠近码头、毗邻海关


成了众商云集之地


(右侧为大同路,左侧为开元路,摄影师@刘剑聪)





1926年


又在厦门岛的西南部修筑堤岸


随后在堤岸上铺设马路


因毗邻鹭江而得名鹭江道




华人实业家们


在这里建起大量商铺、楼宇


与原有的洋行、天后宫一起


傍着鹭江的涛声


诉说着厦门的历史沧桑


(今日鹭江道,摄影师@MrLi视角)





除此之外还有厦禾路、中山路


都成了今天的厦门


最具近代历史风貌的街区


道路两侧统一规划为骑楼


但各家商铺的门头各不相同


在统一中富于变化


(厦门中山路骑楼,摄影师@欧昌宏)





除了道路


城市周边的农田也被改造成公园


公园内有亭台水榭、雕塑假山


在当时被誉为“华南第一园”


这便是位于今天厦门思明的中山公园


(请横屏观看,厦门中山公园,摄影师@刘剑聪)



为方便市民的日常饮食


市政当局还在全市规划了农贸市场


厦门人以其落成的先后顺序


称之“第X市场”


厦门岛上先后共有九座市场


加上鼓浪屿上的一个共十个市场


(曾经的厦门“十大市场”位置示意,如今八市和鼓浪屿市场还较出名,其他多已废除或搬迁,制图@巩向杰&郑伯容/星球研究所)





如今的“第八市场


仍是厦门市区


规模最大、菜量最多、海鲜最全


交易最活跃的市场


(厦门八市,摄影师@潘建鹏)



在城市建设之外


教育


是最受关注的领域




1912年


新加坡华侨陈嘉庚回国


在厦门集美先后创办了


幼稚园、小学、女子学校、师范学校


以及水产科、商科等专科学校


这些学校


组成了今天的集美学村


(集美学村学校分布,制图@巩向杰&郑伯容/星球研究所)



学校的建筑


以西洋式的白石骑楼


加上中式的绿色琉璃瓦屋顶


这便是”穿西装,戴斗笠“的


嘉庚风格


(集美南熏楼,楼名取自虞舜时《南风歌》:"南风之薰兮,可以解吾氏之愠兮",摄影师@苏华琦)





而在集美学校之后建立的


厦门大学


更是校园美学之集大成者


(俯瞰厦门大学,摄影师@陈启华)





校舍成组团分布


弯曲的大屋顶气势雄浑


通透的走廊和挺拔的立柱


则让直面它们的人


感受到宏大的气魄


(厦大上弦场和建南大礼堂,摄影师@潘建鹏)





群贤、集美、同安


囊萤、映雪、笃行


南安、南光、成义


......


陈嘉庚为厦大建筑所起的名字


既有对学子的期许


也有闽南的地域山河


(厦大南光楼,摄影师@枉言)





厦大的环境独一无二


北倚五老峰,听南普陀寺晨钟暮鼓


南面海洋,出门便是白城沙滩


(厦门大学上弦场,和大海咫尺之遥,摄影师@刘剑聪)





校园内高低错落、植被茂盛


碧海蓝天之下


是如火一般的凤凰花开


(厦门大学凤凰花开,背后是芙蓉二号楼,摄影师@陈艳斌)





一山一石、一草一木


引得不少文人对其赞誉有加


林语堂、鲁迅、田汉


巴金、郁达夫等诗人、作家


都先后与厦大、与厦门产生了不解之缘


为厦门乃至福建带来了新的文化




民国的先辈们


还为厦门规划了一张更宏伟的蓝图


移山填海、高楼马路、东南大港


但随着抗日战争爆发,蓝图破灭


厦门的梦想


要等到半个世纪之后去实现了




04

现代海上花园



经历了百年风雨


不论是鼓浪屿上的洋楼、别墅


厦门岛上的骑楼、公园


还是同安、翔安等地的红砖厝


都开始显得疲惫而陈旧




新中国成立后一段时期


海峡两岸的对峙


也让厦门的发展颇多受阻


(厦门岛黄厝海边矗立着的“一国两制统一中国”标语,与对面金门大担岛上“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相对,摄影师@姚金辉)





但这并不能阻挡


厦门开放的脚步




1954年


1万多名工人聚集在厦门岛北部


他们用榔头、板车、竹杠等简单工具


从周边的山体中凿出巨石


填入海湾之中




一条全长5000米的巨大海堤


结束了岛陆之间交通只能靠轮渡的状况


海堤建成后


一条从江西鹰潭至厦门


一路翻武夷山、戴云山


跨富屯溪、九龙江的铁路开通


(鹰厦铁路,制图@巩向杰&郑伯容/星球研究所)





这条鹰厦铁路


是当时中国最庞大而复杂的工程之一


也是中国的钢铁大动脉


延伸至东南沿海的”神经末梢”




当时的厦门人会花上几毛钱


从厦门坐火车到集美郊游


今天这个站点已经成为新的厦门站


接入了全国高铁网络


(现代厦门站,摄影师@刘剑聪)





1980年


随着两岸关系的缓和


厦门被确立为经济特区


开启了更大范围的对外开放




土石筑成的堤坝


被跨海大桥代替


它们形态各异、所处环境不一


不仅构成了厦门的交通大动脉


也展示出一副美丽的“厦门桥梁百景图”




连接厦门岛与海沧的


海沧大桥


是许多人进出厦门岛的必经之路


(海沧大桥,摄影师@周俊杰)





同安大桥


架在同安湾上


货轮从它脚下缓缓驶过


(同安湾和同安大桥,摄影师@邓国晖)





厦漳大桥


横跨九龙江口


显得如此纤细


(跨越九龙江入海口处的厦漳大桥,摄影师@林镇桂)





除了跨海大桥


市内的立交、海边的高架


也在厦门的自然美景中


增添了独特的元素


(厦门环岛路滨海的高架桥,摄影师@潘建鹏)





厦门的高崎机场


经过升级改造后


成为了联通厦门与世界的“空中桥梁”


(飞过厦门清水宫上空的飞机,摄影师@李琼)





港口


则是这座海洋城市的灵魂


新中国成立以后


厦门先后建成了三大港区


(厦门港区分布,制图@巩向杰&郑伯容/星球研究所)





不论是大型集装箱码头


还是小小的轮渡码头


都是厦门的城市特质


(近处的鼓浪屿轮渡码头和远处的厦门集装箱码头,摄影师@吴伟)





而厦门最精华的景观


还是在思明区


对古建筑的维护和修缮


对生态环境的保护和恢复


让这里的城市环境大为改观


(厦门思明区范围,制图@巩向杰&郑伯容/星球研究所)





火红的凤凰花


深绿的棕榈树


让走在街道上的行人


如置身花园之中


(厦门,凤凰花开的街道,摄影师@阿游)





大片的绿地和公园


成为密集楼宇间的保留地


为厦门人的生活增添了自然的灵性


(从位于思明区的万石植物园看厦门,摄影师@张剑)





生活在厦门的人


不经意间也许会发现


自己也是生活于一座“森林”之中


(鸿山公园,摄影师@陈良)





滨海的沙滩和渔港


为人们提供近距离接触海洋的场所


成为人们旅游休闲的去处


(思明区沙坡尾,明清时期曾是渔港,摄影师@潘建鹏)





城市中的建筑新老交错


谱写着独属于厦门的城市之歌


(厦门中山路,摄影师@枉言)





这里既是厦门的起点


也是整座城市景观的浓缩


明清时期的人们选中它


在这里盖起城墙、民居、庙宇


近代殖民者和华侨选中它


在这里建设洋房、花园


现代厦门人依旧选中它


作为城市发展的热点


(今日思明区民族路街景,摄影师@田春雨)





也正是因此


它的每一寸土地都极为珍贵


从2011到2020的10年间


思明区仅出让一个居住地块


可谓是“十年一地”




厦门


这座山海之间的天然花园


这座闽南打拼者的红砖花园


这座东西方荟萃的万国花园




历经


万千年沧桑


千百年风雨


一步步升级


终于变身为


亿万中国人心目中的海上花园




本文创作团队


撰稿:成冰纪


图片:余宽、潘晨霞


地图:巩向杰


设计:郑伯容


审校:撸书猫、王朝阳、云舞空城


封面摄影师:李琼


头图摄影师:林慧琪




P.P.S. 本文主要参考文献:


[1] 吴振强. 厦门的兴起[M]. 厦门大学出版社, 2018.


[2] 曹春平. 闽南传统建筑[M]. 厦门大学出版社, 2016.


[3] 何书彬. 奔腾年代:鼓浪屿上的商业浪潮[M]. 福建人民出版社, 2015.


[4] 周子峰. 近代厦门城市发展史研究[M]. 厦门大学出版社, 2005.


[5] 郑宏. 厦门大学文化的历史与解读[M]. 厦门大学出版社, 2010.


[6] 谢春池. 百年厦门[M]. 福建人民出版社, 2003.




... The End ...




星球研究所


一群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世界


标签: 闽南   厦门   城市   花园   摄影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