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旅游 > 没有吃过地道的红烧猪蹄,不算真的到过温州文成旅游

没有吃过地道的红烧猪蹄,不算真的到过温州文成旅游

佚名 旅游 2020年09月10日

没有吃过地道的红烧猪蹄,不算真的到过温州文成旅游

烟熏火燎的柴灶,农家老旧木屋的烟囱从瓦檐背上钻出,雾白袅袅升起,灶台上的铁锅便开始了且夸且夸地翻炒……记忆里,于我老家梧溪,红白宴事之外,最为排面的食物烹制,大概就是猪脚蹄了。


此前匮乏相对的时期,即是上世八九十年代,比及鸡鸭兔子之类的佳肴待客,猪脚蹄显得特别稀罕。宰杀自家小型家禽毕竟还算是便利的,但杀猪就须是逢年过节选好吉日的大事了。哪怕是由此,主人家一般也不会把猪脚蹄留下来自己享用,能卖上好价钱的无论得图个好价钱。


村里有古世传,说一地主老财因收租回来高兴,于集市买了一个猪脚蹄,结果被老婆骂败家骂了一个多月。而更早的时候,猪脚蹄据说是用来送给参加科举考试的学子作为彩头的,其猪蹄谐音“朱题”,寓意着红榜高中。


些事已久,已是我眼见之外,而那时眼见之内能偶尔享用的,也是被拜干爹或拜头年的,人家送来一个猪脚蹄,代表着十二分满分还溢出的情分,且得回个红包,收下来后也无法转手卖了,便只好柴火烹食,放纵口水。


那个时候,猪脚蹄是不会红烧的。一定得是翻炒后,舀上半大锅子水,加入当归黄芪枸杞等补药,煮得软欢,连汤带圈的一家子聚拢分享。即是稀罕的舌尖美食,更是难得的身体滋补。会做人情的,也会舀上一碗送给邻居,那又得是几番推送往来了。


红烧猪脚蹄做法盛行,大概是很多年以后了。从匮乏年代走出,舌尖开始有了比饱腹润肠更高的奢求,当酱黄喷香还带着余烫的猪脚圈滑入唇间齿嚼时,给我感触最大的,就是美食也是一种会让器官颤抖的欲望满足,这等需求的本能释放,对于从此前匮乏走过来的舌尖,无疑是一番犯罪式的情绪验觉。被压抑太久了,随处风起也会成为婀娜的诱逗,更别提是曾经的稀罕,忽然华丽地转身。


是的,那便是惊艳的感觉。当猪脚蹄以红烧的姿态摆在我面前时,我知道,有些事物已经随着记忆远去了。接踵而来的,是舌尖禁不住翻滚,于诱惑中酥软。


二十一世纪又走过了些许年头。有约文成的时候,市区的程老师总是会事先吩咐点一道红烧猪脚蹄的大菜。之所以叫大菜,自然是份量足够大,但更重要的,是撑得住一桌子的盘面。本地的风俗,请客吃饭,至少得有一两个大菜,才显得诚意足满。


红烧猪脚蹄,百度颇多做法,我也试着学过,但终究是无法做出地道农家的味道。红烧的技法,村里头似乎也没太长久的历史蕴练,不过人家做出来的味道,却又好似自带了老屋灶暖的绵长气息,让人咋舌不已。


而接待人客,大多还是选择饭店居多。图的自然是方便,至于猪脚蹄红烧的味道,也因厨师不同,原料不一,而各有各的滋味。


程老师是壮硕体形的,却善文章,也善饮,善啖,善谈,放浪形骸,亦善自律。猪脚蹄红烧上桌后,肉香漫了鼻尖,夹了两次吃了两圈后,解了馋念,也就止筷了。大概是忌油脂高了,于身体不利吧。而我也会跟着分享,入了舌尖,便习惯去判断这厨艺如何,原料是否地道。然后品评一番,以对这道大菜的热情,显对人客的热情。


现杀的农家猪,加上大铁锅柴火灶,如果还有一个懂得的厨师,火候掌握得恰到好处,一圈圈的肉香饱满,胶筋可弹,入口糯而不腻,却嚼有劲道,舌头卷动中,连胃肠也要颤抖起来,那便是地道的文成风味了。只是,这样的美食遇见,得是一种缘份。


作为水源保护地域,农家猪自家圈养已是愈发稀罕。不是提前预约,要想凭运气吃得新鲜无冰冻的农家猪脚蹄,几乎是小概率的中奖行为。不过,把要求放低一点,那像样的店家,都是有备可享的。


倘从市区来,到文成大概有一个小时多点的车程,若你想品尝红烧猪脚蹄的缠舌滋味,有一个办法似乎是通用的,就是多折腾一阵子,到饭点觉得有饥肠咕噜的念响,此际红烧猪脚蹄上来,也就不要太追究挑剔了,入嘴下腹,自然是倍香倍糯倍解馋。


但最好,还是爬一条山岭后。


文成的山岭,许多是古道,古道上,许多还有枫树。抱干参天,多是几百近千岁的年纪。


秋冬之交,枫叶渐红,古道逶迤,火龙盘山,是为红枫古道,江南佳景。这个时候,约起去爬走爬走,不仅仅是健身,更是赏目,赏心,赏秋香了。秋深红浓,香是从骨节里喊出来的音响。从山脚开始,一路盘旋而上,立于岭头,山风追来,汗津漫发,试着对空谷一声吆喝,凡尘里的那些俗烦事,就都可以卖给山高壑深枫红浓了。


岭上不少也是有人家的。红枫古道其实古时的交通干道,许多村庄就是在道路旁滋长的。尽管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不少人家迁搬到了城镇,但根都还留在那里,也有经济头脑的,便在岭上开了农家乐。有人的地方便有钱赚,曾经荒芜古道乍现的人气蓬勃,带来了商业也在这山头岭上开出花来。知道那些爬岭赏枫的游客,其中源于体能消耗脚步疲惫的美食渴望,除了水或饮料的必备,红烧猪脚蹄无疑是心理与身体的双重慰籍。


想象着那么一群人,大概能凑个一桌两桌的样子,从早上八九点开始,阳光刚刚把寒夜的冰冻缓解过来,他们约起从城里驱车来到这山脚下,步行着上岭,与红枫俯仰相视间,不知觉地就上了山头岭上,见此处人家有农家乐营业,自然要移步驻足心生欢乐,至于一大盘红烧猪脚蹄上来,肉香飘远,饥肠鼓鸣,只见一眼,一桌人就被这一圈圈的肉欲饱满给欢腾了,抢着扒了一圈嘴啃,只是舌尖一颤,入胃绕肠,整个身体并连着汗毛都要抖起来了。


一大盘一桌子轮下来,也就没多少了,有瘾头未足按耐不住的便喊着再来一盘,但这通常是难予满足的,猪脚蹄红烧得耗相当的灶火时长,更是有别桌的客人也要分享,只能留着那份瘾头等着下一次了。或许,可以咪点农家自酿的白眼烧,把那缠舌的滋味散发一下……


最好的美食,是一定要留有念想的。如果一次便吃得腻歪了,实在是对美食的行为粗暴,而岭上的红烧猪脚蹄,就是这么不经意地就保存了人们对于美食的念想。即是回去后,亦是耿耿不忘的,下次什么时候再来把那瘾头嚼进肚子里,不怕抹得油光满嘴。


岭上谁家,猪脚蹄香?下次再来时,还在山下岭脚,一定是脚步发出的第一个问题踏响。


遇见韩殇,遇见更美的风景!本文由见忘提供,喜欢请关注,谢绝搬运!


标签: 古道   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