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死在美国医院里的反华走狗,跟当年被美国人抛弃的越南人如此之像

死在美国医院里的反华走狗,跟当年被美国人抛弃的越南人如此之像

佚名 历史 2021年01月11日

死在美国医院里的反华走狗,跟当年被美国人抛弃的越南人如此之像

著名照片:美国人痛击带路党




上面这张照片拍自1975年4月底,此时南越被北越全面击败,首都西贡已经被北越军队包围,而美国人正在乘坐直升机紧急撤离。照片中的那个被一拳击中面部的越南人,正竭尽全力地登上直升机,这架直升机的目的地是位于海上的一艘美国航母。




然而直升机已经无法乘载更多的人,随着北越的枪声越来越近,一名美国人为了能够赶紧离开,就一拳打在一名越南人脸上,旁边一个已经登上直升机的越南人,也在帮着这个美国人掰开他的同胞紧紧抓在机舱门上的手指。






碰巧,旁边的记者就抓拍到了这一幕。这是美国“狂风行动”中的一幕,但在这场撤离行动的记载中看不到这张照片。




为啥看不到?因为在越南战争即将结束的时候,自顾不暇的美国人实在是无法全部带走那些为他们卖过命的越南人们。




撇下那么多狗腿子扬长而去,怎么看都不体面,虽然美国为了“体面”也是煞费苦心。




故事还得从越战中南越的溃败说起。




1968年,北越发动了大规模的“春节攻势”,虽然这次进攻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但却深深地影响了越南战场的态势。不仅沉重打击了美军的斗志,还引发了美国国内新一轮的反战浪潮。




从那时起,美国对南越的态度就开始越发地消极。先是停止对北越北纬20度以北地区的轰炸,接着又对美军所有的战术进攻行动加以严格限制,并最终于1969年7月开始撤出美军部队。




▲1972年10月26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亨利基辛格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中宣称越南“和平在即”。




1973年《巴黎协定》签订后,更是规定除了一些必要的人员,所有尚滞留在越南的美国军人全部离开越南。




虽然时任总统尼克松在协定签订前夕给南越总统阮文绍打包票:“我向你绝对保证,如果河内胆敢不遵守协定的内容,那就意味着必将遭到我们迅速而强有力的报复”。但是不到两年后,尼克松就因为“水门事件”下台。




南越的处境变得更加糟糕,内外交困。




▲溃败的南越士兵和难民。




南越当局的腐败无能是内因。当时的中央情报局驻越南情报站站长托马斯·波格认为,“像南越这样腐败的政府,根本无法组织任何有效的行动,即使北越不在南越保留军队,他们也只能慢慢的腐烂、死亡”。




南越的军队不仅因为失去了美军援助而陷入混乱,军心大乱,而且经济系统也趋于崩溃。据统计,仅在1974年1-5月,南越政府军逃亡兵员竟高达10万人。




这种情形是不是很眼熟?当年的国民党军队也是如此。






丧失了利用价值的南越,已经配不上美国的重视。继任的福特总统以及国会都认为应该彻底甩掉这个耗费了美国无数金钱和士兵生命的沉重包袱。




察觉到美国这种态度的北越,决定抓住机会扩大战果,解放南越,统一全国。毕竟一方面南越已经人心涣散,一方面美国不愿再插手越南,这种大好机会怎能放过。




在1975年年初结束的越南劳动党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北越政府正式确立了在1975年和1976年2年内实现祖国统一的计划:“1975年,争取能够突然进行大规模的普遍进攻,以便创造条件在1976年实施总攻,完全解放南方。”






在当时越南前线向福特递交的一份长报告上,是这样分析战局的:目前北越战斗人员与南越的比例为3:1;北越有600辆以上的苏联或中国提供的坦克?而南越共和国军一共只有100多辆了。“他们(北越)有非常足够的储备用于维持正在继续的进攻?直到最终的结果。”




南越兵败如山倒,总统阮文绍也被政敌公开反对,要求他对不断恶化的局势负责。副总理兼国防部长陈文敦在视察了一些防区后,哀叹道:“国家确实处在危急状态,我们的生存时间只能以日和周来计算了。”




4月初,美国总统福特要求国会向垂死的西贡政权提供7.22亿美元的军事援助,想凭借此举实现美国从南越的“体面撤离”,但国会仅拨款300万美元,而且主要用作撤离西贡美国人的费用。




▲1975年4月23日在杜兰大学的演讲中


福特总统宣布越战结束。




1975年4月中旬,北越军队已经逼近南越首都西贡,西贡成为孤城。




4月21日,绝望的阮文绍宣布辞去越南共和国总统一职。在他的辞职演说中,除了对美国的抱怨就是对美国的抱怨,认为美国背叛了他。




阮文绍宣称,超级大国有相互交换小国命运的协议。




“你们跑掉了?而把我们留下去做你们没有做的工作。我们一无所有?而你们却希望我们在你们失败的地方取得成功。”“在签署和平协定的时候?美国同意在一对一的基础上替换装备。但是美国食言了。现在美国的话还可信吗?”




与此同时,美国国防部授权下的大规模撤离行动也在同步展开。美国人开始了撇下南越跑路的步伐。




4月18日,福特总统下令迅速撤退在西贡的美国人员以及经过甄选的越南人。美国的35艘舰艇(包括4艘航空母舰)以及数百架各型飞机,从20日起开始频繁地实施撤离人员的行动。






26日,北越人民军正式发动“西贡战役”,开始对西贡外围展开攻势。28日,新山一机场遭受北越炮火封锁,固定翼飞机撤离的计划无法继续实施,只能改用直升机撤离。




此时的西贡,早已陷入一片混乱,不只是美国人,曾经为美国人卖命的南越人也在极力地寻找逃离的出路。为何他们如此着急地逃离自己的祖国?




这“得益”于西方媒体极力渲染的北越军队要“血洗西贡”的论调——他们大肆宣传1968年北越军队在顺化战役中杀害无辜平民的事件,搞的人心惶惶。




其实早在2月,南越上层社会和美国人的撤离潮已经展开了,只不过那时北越军队还没打过来,情况还没那么糟,他们可以乘坐航班撤离,虽然机票比平时贵出好几倍。






到了4月29日,情势更加危急,北越人民军随时都有可能发起总攻。基辛格也向美国驻南越大使马丁传达了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决定,要求立即使用直升机疏散留在西贡的美国人。随即,美国海军陆战队实施了“常风行动”,开始利用直升机撤离人员。




用于撤离的两个核心区域之一美国大使馆院区,成为想要逃离祖国的越南人最后的救命稻草,成千上万渴望搭乘美国直升机逃离的越南人将大使馆包围。




▲排队希望能够进入美国大使馆乘坐直升机逃走的人


他们以为美国人会把所有人都带走




美国海军陆战队的直升机在美国海军舰队与美国大使馆之间频繁往返,漫天的直升机将美国人和部分为美国人工作的越南人撤离到海上。






4月30日凌晨,随着最后一批直升机的起飞,被命令最后撤离的美国驻越大使撤离越南,“常风行动”结束。




最后一次的撤离也是相当有戏剧性。




因为想要跟着美国人逃走的南越人实在是太多了。负责殿后的海军陆战队员被命令悄悄撤到大使馆屋顶,但精神高度紧张的越南人马上就发现了情况,开始躁动不安,大使馆的大门也在冲击下轰然倒下。陆战队员见状马上闩上使馆内门,而后登上电梯,来到顶层,关闭电源,再把钥匙扔进电梯井——因为他们接到的命令是不要再管越南人。




▲南越人开始爬墙进入美国大使馆




▲一片混乱的场景




然而人在为了活命时所爆发出来的力量是不可估量的。人群冲破铁链连着的栅栏,冲破一道道门,最终冲上了楼顶。






混乱中的美国大兵们也奋力爬上CH-46“海骑士”直升机,并撇下催泪弹,扬长而去。透过舷窗,虎口脱险的美国大兵们看到越南难民从楼梯上蹿出来,瞬间挤满了整个屋顶。




这场景,像极了好莱坞丧尸大片里的场景。






被美国人抛弃的这些南越人已经无路可逃,几个小时后,北越的坦克开进南越总统府,南越覆灭。首都西贡被更名为“胡志明市”。




越南裔美国作家阮清越在《同情者》一书中里提到,“越南战争”这个称谓是美国人封的,在华盛顿越战纪念碑上,有五、六万阵亡者的名字,但其中没有一个是越南人。几十万南越士兵跟美军并肩作战,死在战场上,但他们都是被忽略的——跟美国在一起并肩作战打了十几年,结果发现你在美国人的历史上也是被抹掉的。




这种抹杀,通过几十年来美国的越战电影就能看出来,因为在里面看不到一个具体的南越形象。






这就是跟美国人混的下场。说难听一点,这就是美国走狗的下场。




其实今天分享这个故事,是因为看了一个新闻有感。




“河山硕”不知道大家听过没有。这厮本名丁健强,河山硕是他的推特名字,那么这个人有什么特别之处值得拿出来单独说一说?




因为,作为“逢中必反、逢美必舔”的反华坚定分子,华人群体中的川粉,前几天在美国得新冠死了。离谱的是,在临死之前他还在跪舔美国,更离谱的是,自己是被美国放弃治疗等死的那一类人,还不自知。




▲知乎用户@Luxenius总结的他的从发病到死亡的时间线。




▲他最后一条推特还在吹美国病区次序井然


病房还有很多空余




▲实际情况是这样的。




河山硕其实早就被感染新冠了,然而去医院抽血、拍CT、核酸检测,全都被医生告知没有被感染,只是普通肺炎,吃点抗生素就行。后来病危了,才被医院送进病房,还骗他是ICU,其实是“等死区”,根本没有什么呼吸机等医疗措施,几天河山硕就一命呜呼。




从河山硕的这件事,我看出了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的悲凉。




还有更离谱的。河山硕的追随者,为他操办葬礼的耿冠军(网名“直接民主”)随后也确诊了新冠。




之前还在网上和网友对骂,说自己不用去医院,美国医生告诉他新冠可以自行痊愈,还说自己不吃一粒药就能战胜“病毒”。




结果很快啊,就扛不住,恶化昏迷了。他的朋友还吹嘘他享受超过了川普的医疗待遇。






然而人家川普得了新冠几天后就出院了,这哥们却在1月4日,停止呼吸,挂掉了。






这两个人,一前一后都因新冠死在了他们一生跪舔的美国。莫不是极大的讽刺?




有一件事很值得玩味。当年柬埔寨政治家斯拉克·米塔克也收到了美国大使建议他一起撤走的邀请,但他拒绝了。随后他在自己的日记中写下了墓志铭,其中有这么一句:我一生唯一犯的错误,就是相信你们——美国人。




哀莫大于心死。斯拉克·米塔克死前尚能看清美国的嘴脸,河山硕之流,到死也没忘了跪舔美国。


标签: in   美国   and   id   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