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百年潮|我给毛主席当厨师:不爱山珍海味,只喜欢家常菜

百年潮|我给毛主席当厨师:不爱山珍海味,只喜欢家常菜

佚名 历史 2021年01月11日

百年潮|我给毛主席当厨师:不爱山珍海味,只喜欢家常菜

毛泽东与韩阿富(作者供图)


主席在杭州时,我第一次精心给主席烧了一道杭州的地方名菜——西湖醋鱼。主席吃了说好。从那以后,主席在杭州期间,我经常为他们烧菜吃。大概是北京来的领导对我的工作比较满意吧,后来决定调我进京专门为毛主席做饭······


我们这些厨师都知道,主席的饭好做,他没有什么特殊要求,但要搞坏了他也会提醒我们注意。有一次,我给主席烧菜盐放多了,他把我叫去问:“你这个师傅姓什么呀?”我不知道啥意思,回答说:“主席,您忘了,我姓韩呀!”主席说:“我看你这个师傅不姓韩,叫你咸师傅吧!”我这才明白菜做咸了。主席爱吃辣子鸡丁,还爱吃鸡头、鸡爪、鸡脖子。有一次我给他做了只鸡,把鸡头、鸡爪子去了。菜端上去后,主席一看故意问道:“这只鸡怎么没头没脚啊?”端菜的同志说:“这些东西都让韩师傅给去了。”主席笑着说:“该不是韩师傅自己吃了吧?”从此以后,我再给主席做鸡都是整只的。主席到了晚年,特别喜欢吃杭州的“叫花子鸡”,高兴时就说:“告诉韩师傅,今天来只叫花子!”


主席不喜欢吃海味,海参、鱿鱼这些高档菜他都不爱吃。相反,对猪下水、泥鳅那些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倒是情有独钟。主席爱吃红烧肉,大家都知道,我就不多说了。他还爱吃猪肚,特别是猪肚头,比较厚,做好了还是脆的。水爆肚丝他也爱吃,烧好后要用碗,不能用碟和盆盛菜。


主席喜欢吃小鱼。在玉泉山暂住时,我有空就跑到围墙外面的小河沟里捞些小鱼给主席烧菜。河沟里的鱼,大的不过手指头粗细,用面滚一滚,放到油锅里一炸,再放些辣椒面和食盐,主席吃得可香了。白条鱼、鲢鱼,他都吃小的。主席对鱼头也很感兴趣。有一段时间,外地给中南海送了些胖头鱼,我们养了几条,专门给主席做鱼头汤吃。主席还喜欢吃炒“龙肠”,也就是炒大青鱼的肠子。泥鳅也是鱼类,有一次,主席说他想吃鳅鱼,我当时不懂什么叫鳅鱼,后来才知道是泥鳅。别看我为主席烧了多年的菜,还真没做过泥鳅。我把买来的活泥鳅先用开水烫死,不去肚肠,直接下锅用油炸,主席吃得特别高兴。主席不爱吃大虾,也不爱吃虾仁,偏爱吃河里捞上来的小虾米,而且吃法也比较简单,同萝卜丝一起烧着吃。有好几次我给主席烧小虾,他很高兴,每次都夸奖我烧得好吃。我心想:这都是些普通老百姓吃的东西呀!


毛主席晚年,有一次,我给他做米粉肉,他吃了个干干净净。第二次给他加了六块,他又全吃了。主席的保健护士长吴旭君跑来对我说:“韩师傅,主席说你太小气,舍不得给他吃肉!”我说:“这些已经不少了呀!”吴护士长说:“我看你还可以适当再加点。”后来,我给他做米粉肉,总要做上二十几块。


有一段时间,主席住在钓鱼台,我们也过去为他服务。一天,我正在厨房做饭,主席走了进来,见我就说:“我来看看韩师傅烧菜。”我忙停下手里的活说:“主席,这没什么好看的,您快去忙吧!”他抽抽鼻子说:“做什么菜呢?够香的。”我指指锅里说:“那是葱味,菜还没烧呢!”他笑着说:“你很辛苦,要注意休息。”我说:“为主席服务,应该的。”


毛主席关心我们厨师的事有很多。有一次我在火车上给主席做饭,天气太热,又没空调,餐车厨房的温度有40多度。我只穿了条短裤,光着膀子,肩上搭了条毛巾,汗流浃背地忙着,没想到主席会忽然推门走进餐车的厨房,他一进来就说:“这里怎么这么热呀?”我见主席来了,忙走过去堵在门口对他说:“请主席赶快出去吧,这里太热了。”主席说:“是太热了,你们可以轮流出去休息,凉快一下再干,你最好把衣服穿上。”在场的同事都笑了。


口述:韩阿富


整理:龚喜跃(国管局退休干部)


编辑:卫中


*本文摘自《百年潮》杂志2020年第7期,经中共党史出版社公号授权刊发,有删节


标签: 爱吃   喜欢   一次   师傅   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