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常香玉号”飞机是怎么来的?

“常香玉号”飞机是怎么来的?

佚名 历史 2021年01月11日

“常香玉号”飞机是怎么来的?

1951年6月的一个晚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发了一条来自朝鲜前线的消息:中国人民志愿军某高地遭受百余架敌机狂轰滥炸,全连官兵壮烈牺牲,举国震惊。


时任香玉剧社社长的常香玉事后回忆说,听到这个消息后,她辗转反侧,悲愤难眠,一夜没睡,第二天一大早就忍不住对丈夫陈宪章说:“咱俩是经历过旧社会的艺人,新中国使我们挺直了腰杆。现在美帝国主义发动侵略战争,企图扼杀咱新中国。正是因为我们的武器装备太落后了,敌人才敢这么猖狂!志愿军在朝鲜打得真是太艰苦了!现在全国人民都在积极捐献,咱们前些时虽然捐献了3天的演出收入,但我觉得还是太少了,咱能不能为前线的将士们再做点啥事?我想咱们就捐一架飞机,你看中不中?中咱就干。”陈宪章连声说:“中!中!中!我看可以,咱就干吧!”


就这样,他们夫妻俩经过初步商量,决定用义演募捐的方式为志愿军捐献一架战斗机


1992年3月22日,常香玉在中国航空博物馆参观“常香玉号”飞机。


“这架飞机我捐定了!”

1951年夏,在西安召开的文艺工作者参加的抗美援朝群众动员大会上,西北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柯仲平号召西安文艺界继续以各种文艺形式,深入宣传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运动,揭露美帝国主义的侵略罪行,同时号召大家积极参加捐献活动。


作为西安私立香玉剧社社长的常香玉,事先未经领导批准,就直接上台讲话了。她摩拳擦掌、掷地有声地说:“我是个演员,我要以我的演出参加抗美援朝的战斗!”次日,在与香玉剧社全体同仁商量着通过义演捐献一架战斗机的事时,常香玉义愤填膺地说:“敌人轰炸我们,我们难道就不能把歌声变成炸弹去轰炸敌人?”她的倡议得到大家一致赞成,此事经过初步商量在剧社内部就基本上定了下来。紧接着,常香玉就去找中共西安市委书记赵伯平和市长方仲如,汇报了捐献飞机的想法,得到了他们二人的鼓励和支持。赵书记说:“就用‘香玉剧社号’战斗机的名义进行捐献演出吧!”于是,她又向中共中央西北局写了一份报告,决定用实际行动来表明自己的爱国热情。


西北局的领导收到常香玉的报告后,在书记习仲勋同志的主持下,立即组织了由宣传部、文化部及西北文联等有关方面领导参加的座谈会研究了这件事情。会上,习仲勋在众人发言之后总结说:看来,常香玉是来自人民并深知人民之苦的。她在新中国成立前同情人民的苦难遭遇,到新中国成立后又热爱共产党、热爱新中国,这在逻辑上来讲更是必然的。因此,我们要重视她的爱国行为。她要用义演来捐献一架战斗机,我们要支持她。事情如果成功,这在西北、在全国可以说是树立了一个好的榜样。会后,西北局宣传部部长张稼夫派人马上通知常香玉,要她把剧团整顿好,并做好动员工作,准备募捐演出。同时,他又委派马运昌、毛云霄、荆桦三位干部协助剧社从事捐献演出工作。西北文联主席柯仲平也专程来到剧社,找常香玉谈话,并亲自给全体演职人员做思想动员工作。大家深受感动,常香玉已经下定了决心,并做好了吃苦受累、艰苦奋斗的思想准备。


“香玉剧社”的组成人员个个出身贫寒,苦大仇深。在剧社组织的“义演”动员会上,大家说起自己的身世,无不痛哭失声。最后大家一致表态:所有演出收入除吃饭外,一律捐给国家。就是累死苦死,也要把这架飞机买回来,送到朝鲜战场去,教训教训美国鬼子,让美国兵知道,咱们翻了身的穷艺人也不是好惹的。


可是,捐献一架飞机谈何容易啊!当时,香玉剧社还是个民营剧团,按照剧社的演出收入计算,就算场场爆满,至少也需要演出200场。况且,日常演出也要有一定的花销啊!当大家振奋欣喜过后,有的人又不免犯嘀咕:买一架战斗机需要15亿元(旧币),这对于仅有59名演员且其中多数是学员的香玉剧社来说,简直是一件难乎其难的事。


此事传开后,社会上也有人不断说风凉话,认为常香玉是想出风头。常香玉没有被困难所吓倒,党和政府的支持使她信心倍增,她说:“这架飞机我捐定啦!我们进行义演,有人看戏这不就有钱了吗?咱们半年不行就一年,一年不行就两年,我一定要把捐献的飞机送给志愿军!”为圆满实现目标,常香玉带头拿出自己多年的积蓄,拍卖了孩子的金锁和首饰,又卖掉剧社仅有的一部大卡车和自己的房子以及家里一些值钱的东西,并从中先拿出4000万元捐给国家,然后再用余下的钱作为剧社巡回义演的基金,购买义演时所必需的行头和装备。她还与大家约法三章:剧社的所有演职人员不拿一分钱的报酬;所有义演收入全部用于为志愿军购买飞机;家属一律留在西安,人人轻装上阵。因此,香玉把年迈的父母留了下来,三个不满10岁的孩子全部送进了西安市保育院。


义演要想取得成功,必须得有好的剧目做保证。常香玉对丈夫陈宪章说:“各级领导都说我们义演这是爱国主义行动,爱国主义行动也得有爱国主义剧目。”陈宪章是常香玉最坚定、最有力的支持者,他凭着自己政治上的敏感和写作才华,以及对妻子表演艺术的熟悉,将著名剧作家马少波先生1943年编写的京剧剧本《木兰从军》改编成适合豫剧演唱的剧本,更名为《花木兰》。


戏排好了,首先在西安进行“实验演出”。常香玉真情投入、豪情满怀的表演,和她那韵味悠长、动人心魄的优美唱腔,让人百听不厌,获得了观众的一致认可和好评。加上剧社过去演的《拷红》《白蛇传》等传统剧目,此即人们常说的“《红》《白》《花》”三出戏,便成了常香玉义演期间和后来久演不衰的经典剧目,深受广大观众喜爱。


1951年8月7日,常香玉踏上了义演募捐的漫漫征程,她率领剧社全体演职人员从西安启程,为捐献“香玉剧社号”战斗机开始在全国进行巡回演出了。


“我再把它捐献出来!”

捐献义演的第一站是当时的河南省会开封。8月8日到达开封,古城为之轰动,捐献义演的消息,立刻成为人们街谈巷议的话题。“香玉回来啦,她是咱们河南人,是三十年代在开封唱红的名角!”一些年纪大的人说:“香玉她人很仗义,把钱看得很轻,新中国成立前她就用义演的收入为家乡人民救灾、修堤,办了不少好事。”谈话间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一种自豪。


按照当时的习惯,演出每场3个多小时,前面有垫戏,有中轴戏,压大轴的是常香玉。她经常演出的是《红娘》《白蛇传》和《花木兰》。每场演出演职员都十分认真,气氛也非常热烈,大幕拉开后,台下常常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特别是到常香玉出场时,掌声更是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这不仅是对表演艺术的欣赏,更重要的是对他们爱国热情的鼓励和支持。剧终后观众久久不愿离去,有的在后台出口处等候,想和常香玉见上一面;有的拿着本子,想请常香玉签名留个纪念。出了剧院大门,前呼后拥,掌声又一次次自发而起,犹如欢迎凯旋的英雄。不少乡下农民都是背着干粮去看戏。他们说背的是翻身粮,看的是爱国戏。在开封每晚演出一场,连演23场,场场爆满,可谓盛况空前。


常香玉与丈夫陈宪章


接下来是在郑州、新乡和信阳演出。


郑州是陇海、京广两大铁路交会点,是东西、南北的交通枢纽,虽然是在北下街一座木椽草顶、十分破旧的戏园子里演出,但观众却格外踊跃,场场座无虚席,有的买不到票还在一旁哭泣。有一位60多岁的老大娘,挎着一篮子鸡蛋,费了好大劲找到常香玉,紧紧握住她的手、眼含热泪地说:“闺女,俺家是北乡的,离这里30多里路,想看看戏,也想见见你。听说你要捐一架飞机,这能行吗?我看你身子骨还行,可也不能大意,你天天熬到三更半夜,怪累人的,你可要操心调养啊!”老人接着又问:“你孩子哪?都多大啦?”香玉答道:“大孩子7岁,老二孩子5岁,小孩子3岁,都留在西安,由保育院阿姨照看。”这时,老大娘掀起竹篮子上盖的毛巾,指着鸡蛋说:“你出来演出真不容易啊!俺大老远来看你没啥好带的,这些鸡蛋是大娘攒的,新鲜着哩,你调配着吃,保养保养身体。”当常香玉执意要给钱时,老人死活不要。她说:“我不是来这里卖鸡蛋的,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说啥也得收下,你捐飞机爱国,就不兴大娘我关心关心你!”这件事使常香玉深受感动,进一步增强了信心。


10月中旬,香玉剧社来到了中共中央中南局和湖北省会所在地武汉市。湖北省和武汉市文艺界为他们举行了热情隆重的欢迎茶会。在武汉义演即将结束的时候,中南局第二书记邓子恢接见了常香玉,他握住香玉的手说:“你们决心捐献一架飞机,这种精神很了不起。我们要号召大家向你学习,学习你这种爱国精神。”他还详细地了解了在武汉的演出情况,并说有什么困难尽管去找他。最后,他又应常香玉的要求,用行书为剧社题写了“发扬爱国主义精神”8个大字,以示鼓励和支持。


武汉演出后,又先后到济南、南昌、长沙进行义演,都取得了成功。最后来到了广州,剧社全体人员都是第一次来广州,大家感到语言交流上虽有些难懂,但当地人们的态度是非常友好的。有的剧院为他们降低场租费,有的听说是为抗美援朝义演就干脆不要场租费。有一次换台时,10多位搬运工人用大板车为剧社搬运戏箱行李,从午夜干到黎明。当给他们工钱时,他们坚决拒绝了。他们说:“要是收捐献义演的钱,那就太没有觉悟了。”并且表示下次换台,他们还愿意义务承担搬运任务。


广东省妇联首先发动广大妇女,以3000万元的高价包看了一场。当晚演出的剧目是《花木兰》,能容纳2000人的平安大剧院座无虚席。演出开始前,省妇联领导致欢迎词。掌声刚刚平息,一位30多岁的妇女走上了舞台。当主持人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时,她就开始说话了,她说:“我叫梁惠珍,是印尼华侨,我们华侨在国外也过得很苦啊!祖国母亲多年来受人欺辱,我们这些在海外的儿女也没有地位。这次我回国,常香玉女士的爱国行为使我深受感动,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也深爱自己的祖国,我看到全国上下万众一心,真叫人高兴啊!可惜我这次带的钱花完了,我值钱的东西就剩下这块金壳手表了,我把它捐给香玉剧社,以表达我的一点心意和对祖国母亲的赤子之情吧!”说着,她就把一块精致的坤表交给了省妇联领导,最后转交给了常香玉。


常香玉十分感动,收下了这块金表,并当即拿到剧院门口义卖。立即有人买下了这块手表,出价是60万元。但买主又把它交给常香玉,说:“我再把它捐献出来!”接着第二个人又买,出价100万元,买后又捐献了。于是,许多人买了又捐,捐了又买,反复多次,到最后这块手表的价钱竟然上升到1000万元!


省市统战系统的各民主党派包场看戏,更是采取了别开生面的办法,特地印制了捐献义演入场券,票分4种,即荣誉券、和平券、胜利券和解放券,票价分别为10万元、4万元、2万元和1万元,演一场戏便可收入4000万元左右。露布贴出,购者如潮,3场戏票不仅很快售完,而且每场都是荣誉券最先售出。


“扶着门框大哭一场!”

在广州演出期间,中共中央华南分局第一书记、广东省人民政府主席叶剑英不但亲自带头看戏,而且特地会见了常香玉和剧社其他几位代表。他仔细询问了义演的情况,当得知没有带蚊帐时,他说:“广州天气比较热,南方蚊虫多,演员们睡不好觉是个大事,必须要有蚊帐才行。”他立即通知省政府有关部门给剧社送来了60条洁白的蚊帐。同时给剧社又安排了座位更多、条件较好的剧院供他们演出使用,且还欣然给常香玉赠写了“爱国艺人”四个大字的题词,并署了名,以示关心支持和鼓励。


为了节省开支、增加收入,早日完成捐献任务,香玉剧社的全体演职人员过着相当艰苦的生活。他们迎酷暑、冒严寒,马不停蹄地东进、北上、南下,天天都在赶,天天都在演。经常睡地铺,经常在破旧不堪、条件很差的老旧剧院乃至露天场地演出,吃的是大伙,常吃的菜是绿豆芽、凉拌黄瓜等素菜,很少能吃到带肉的荤菜。常香玉和大家一样吃大锅饭,坐火车硬座,睡舞台地铺,从不因为自己是社长和名角搞半点特殊。半年多时间,她没有买过一件新衣,没有添过一双新鞋,哪怕是能省下一分钱也要用到捐献上。她每场都要出演,都唱主角。每场演出,常香玉都一丝不苟,扮相、表演都十分精彩传神。


在义演过程中,剧社的少数人也曾发生过动摇,个别人甚至想卷铺盖走人,他们认为捐一架飞机太难了,就私下劝说常香玉,不如改为捐大炮,这样容易些。常香玉不仅明确反对,而且还耐心地说服他们。这中间,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她都坚强地挺了过来。在武汉演出时,由于过度劳累,加之南北气候差异的影响,有一天常香玉发起高烧,咽喉发炎肿疼,嗓子嘶哑,四肢无力,但她仍然坚持登台演出,终因体力不支,突然昏倒在了舞台上。这件事轰动了武汉市,也感动了武汉市民,素不相识的人们纷纷送来药物、鸡蛋和慰问品。武汉市民的热情,又使常香玉更加感动,病情稍有减轻就又登台演出了,她说:“我只能用更好的演出去献给观众,才能对大家的关心支持多少有所回报,心里才会得到些许安慰!”


常香玉的义举,受到了各地党政军领导的大力支持,得到了广大民众的热烈响应,所到之处,各族各界群众深深为常香玉的爱国主义精神所感动,纷纷踊跃捐款捐物。每场演出,都是爆满。当时,一张两万元价格的戏票,不少观众坚持要用3万元、


5万元甚至10万元买。售票员不同意,他们就把钱塞进窗口,扭头就走。许多观众还主动把自己的积蓄投进设在剧院的募捐箱里,把身上的首饰捐赠出来,还有些爱国民主人士用高出票价几十倍的钱买票。


中共中央华南分局统战部负责人罗理实以统战部的名义专门召开了有工会、青年团、妇联和各民主党派代表参加的座谈会,讲了香玉剧社捐献义演的意义,介绍了豫剧的特色,希望大家予以支持。与会代表积极表态支持,并表示每个系统至少包看一场戏,支持他们的爱国义举。正是有了各地党和政府以及人民群众的欢迎和支持,才使得香玉剧社的捐献义演进行得非常顺利,在各地的演出也非常成功。


经过半年多的巡回义演,行程万余里,时间很快就到了1952年的2月,在广州的演出也已结束了,香玉剧社进行了仔细统计,先后演出共计182场,观众达到32万多人,收到捐款金额高达15.27亿元,提前超额完成了捐献一架战斗机的任务。统计结果出来后,常香玉和剧社的全体演职人员都非常高兴,他们的美好愿望终于实现了,香玉立刻把钱全部寄到了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总会会长郭沫若十分感动,亲笔给飞机题写了机名,紧接着他又给常香玉发来了亲笔签名的贺电,对她的这一义举给予了热情赞扬和高度评价。


当她收到抗美援朝总会寄来的收据,看到总会给她和香玉剧社的嘉奖电时,看着满面疲惫、满身油渍、脚蹬破棉鞋和她甘苦与共的丈夫陈宪章,想到半年未见的3个幼小的孩子,想到剧社全体演职人员半年来付出的辛劳和汗水,不由得百感交集,思绪万千,热泪横流,竟扶着门框大哭了一场。不久,这架战斗机就翱翔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加强了志愿军空军的力量。


一九五二年三月五日《群众日报》报道


1952年3月4日,香玉剧社全体演职人员胜利返回西安。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习仲勋派专人把常香玉接到自己的办公室,对她慰勉有加,称赞她是“爱国主义的典范”,号召大家向她学习。西北军政委员会文化部和西北文联在群众大礼堂为香玉剧社举行了庆祝大会,给常香玉颁发了荣誉奖状,对剧社其他人员也进行了奖励,并拍摄了新闻纪录片,《人民日报》也为此发表了题为《爱国艺人常香玉》的长篇通讯,详细报道了常香玉的爱国壮举。


常香玉义演捐献飞机一事,也释放出了巨大的明星效应,一时成为全国关注的事件。众多姑娘把自己的嫁妆都捐了出来,有的老人把一生的积蓄献了出来,举国上下再一次掀起为抗美援朝捐款捐物的爱国热潮。截至1952年5月底,全国人民总计捐款55650.37亿元,相当于购买3710架战斗机的总价值,创造了一个捐献史上的惊人奇迹。


2004年6月1日,常香玉在郑州辞世,7月7日国务院追授常香玉大师“人民艺术家”荣誉称号。2009年9月14日,她被评为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之一,给了她很高的荣誉。


(本文作者为河南省三门峡市政协文化和文史委员会主任)



来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石耘


标签: 演出   捐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