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解密戴笠之死

解密戴笠之死

佚名 历史 2020年12月26日

解密戴笠之死

1945年10月,抗战刚刚胜利,全国还沉浸在一片喜庆中,国民党局特务头子戴笠却犹如一只热锅上的蚂蚁,备受煎熬。
原因是,他的军统要保不住了。为了作出建立“民主政权”的姿态,保障人民不受司法和警察以外机关拘审和处罚的权利等,蒋介石不得不做出些“表面文章”。
这文章的重点就落在了戴笠和军统身上,他向戴笠发出了“撤销军统局、化整为零”的指令。 这次指令一箭双雕,既可以平息民众对“臭名昭著”的军统之怨、缓解国民党内诸多派系对军统的不满情绪,也可以趁机打击戴笠的势力膨胀,防止戴笠作出对蒋进一步的不利之举。
蒋介石成立了由其领导,由钱大钧、胡宗南、唐纵、宣铁吾组成的5人小组,监视戴笠,并研究抑制的策略。这也说明蒋介石开始怀疑戴笠的忠诚了。
对此,戴笠所幸避开重庆喧闹的局面,以巡视各地“肃奸案”为借口,在华北、东北各城市之间飞来飞去躲避监视。
但戴笠没想到,“意外”就在飞行中发生了。




川岛芳子的秘密


在北平期间,戴笠得知日本间谍川岛芳子已被逮捕。
由于川岛芳子长期在华北活动,又对满蒙情况极为熟悉,而且手中掌握大量关系网和秘密。特别是戴笠得知军统华北区区长、军统局北平办事处处长马汉三与川岛芳子存在不可告人的秘密。
戴笠来了兴趣。他要亲自提审川岛芳子。
不审不知道,一审吓一跳。川岛芳子为求活命,向戴笠如实招供,说出马汉三在抗战期间曾经叛变投日的秘密。
而且,川岛芳子还说,马汉三逮捕她后,从她家中搜走了一柄九龙宝剑。
没想到提审还有意外收获。川岛芳子说出宝剑一事,本意是作为马汉三叛变的一个佐证。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戴笠一听到“九龙宝剑”几个字,两眼放光,并且仔细询问了宝剑的外观、长度、剑柄上是否雕龙、剑鞘上镶嵌的宝石数量与形状等等。 原来,这柄古剑长5尺,剑身光华四射、不锈不污,剑柄上雕有9条金龙,象征“九九归一”的至尊皇权。
询问过后,戴笠断定这把剑正是当年“东陵大盗”孙殿英从乾隆帝陵墓中盗取并答应赠与蒋介石的那一把。
当年,孙殿英将宝剑献与戴笠请其呈交蒋介石时,戴笠公务缠身,怕把宝剑弄丢,便交给马汉三代为保管。
可不久后,马汉三被日军逮捕,不仅供出所有情报,还将宝剑献给日本大特务田中隆吉。而后,田中路过北平又将宝剑交给情人川岛芳子保管。
这才有了马汉三“失而复得”九龙宝剑这一幕。
此时,马汉三在北平背后的关系利益盘根错节。戴笠并没有立刻对马汉三动手,而是派人给马汉三递话,只是索要“搜出的古剑”,其他话题一概不谈,罪行也一概没有追究。
马汉三很聪明,痛快地交出了宝剑,还渲染自己如何“出生入死”保护了古剑。这些谎言破绽百出,当然骗不过戴笠。但一向当机立断的戴笠,却在该出手时用了“缓兵之计”,给马汉三以喘息之机。
马汉三也明白戴笠的意图,知道戴笠早晚会收拾他。为了进一步稳住戴笠,也给自己留有退路,马汉三明面上将预备好的10大箱价值连城的书画古董、金银财宝,亲自押送到弓弦胡同什锦花园,孝敬戴笠;暗地里却做好了破釜沉舟的准备,想要杀戴笠自保。


戴笠的固执

戴笠没有急于收拾马汉三,是因为有另一件大事让他更为担忧。1946 年2月,蒋介石成立了一个新的8人小组,研究撤销军统局的方案。 这8人中唯有戴笠“单枪匹马”,形成了1对7的局面。这对戴笠来说极为不利,撤销军统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而且蒋介石已经连续两次通过电报催促戴笠速回重庆参加八人会议。
他不得不去。更重要的是,4月1日是军统成立的纪念日。这是抗战胜利后,军统的首次纪念日,也可能是军统的最后一个纪念日,出于对军统的感情,戴笠必须参加这个仪式。 3月13日,戴笠由北平赶赴天津,马汉三陪同。临行前,军统华北总督察王蒲臣率军统在北平的干部送行。戴笠与军统大小特务告别,还谦谢着说:“下不为例,这是最后一次”。 没想到这成了戴笠临死前的谶语。 3月16日,戴笠到达青岛,决定翌日去上海,并指所带行装、物品、包括马汉三给他送的10大箱“礼品”均不下机。 3月17日,天气预报上海一带可能有雨。尽管飞行员担心天气条件不能起飞,但戴笠依然坚持:11时起飞,并让机师备足800加仑油料。万一上海天气条件过于恶劣,则可转降南京机场,或直飞重庆。布置完毕,戴笠还兴致勃勃地说了句“老天爷帮忙”。 飞行途中,飞行员获悉上海机场正值暴雨,于是转飞南京,但那里也是滂沱大雨,电闪雷鸣。此时,空军已派出4架飞机,为戴笠的专机导航,但无奈云层太低,他们无法与222号专机取得联系。 222号专机也向地面发出了两次信号:第一次是说专机准备返回,第二次是说专机拟在南京降落。13时13分,该机发出信号说,他们正在降落。紧接着,联络中断…… 不久,戴笠专机失踪的消息,在南京、青岛、天津、北平等地的军统高级特务中扩散开来,引发了一片恐慌。 3月18日清晨,毛人凤闯进蒋介石官邸,向蒋介石紧急汇报了戴笠和专机失踪的消息。 蒋介石听后,半天一言不发。而后紧急命令空军想尽一切办法沿途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马汉三的黑手?


在戴笠飞机失踪后不久,军统南京办事处主任李人士得到了一个消息:3月17日午后,在南京西南郊的江宁县上空,一架军用飞机坠毁,只是不能确定是不是222号专机。坠落之地被称为岱山,后讹传为戴山。
17日下午,村民们先看见一架飞机低空盘旋,而后撞在一个山顶上,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火光冲天。
3月19日上午,当李人士与随行人员来到岱山,连日暴雨已将现场冲刷得七零八碎,飞机残骸成圆形抛洒在半山腰的泥泞之中,残骸中夹杂着被烧焦的残肢断体。而戴笠本人的尸体,已被雨水冲刷到了一条叫“困雨沟”的水沟中。经过辨认,尸体左边臼齿上下镶嵌了6颗金牙,确为戴笠本人无疑。
在追缴飞机失事散落的古玩珍品中,当地县长送来了一柄古剑,剑鞘、剑柄虽然都以损毁,可剑身依然寒光闪闪、锋利无比。 这正是戴笠从马汉三手中索回的那把九龙宝剑。
神通广大的“间谍王”竟然死于一起空难,一时间引发了种种猜测。 1948年,保密局,也就是军统改组后的机构呈送给蒋介石的一份绝密文件对“3·17”空难作出了一个结论。 文件说,马汉三偷看了戴笠信件,得知了戴笠要去青岛、上海等地的行踪。对戴笠起了杀心的马汉三便密谋策划了空难事故。 马汉三找来心腹秘书刘玉珠先期赶到青岛,利用华北督导员身份,设法在戴笠专机上安放定时炸弹,待飞机飞临上海时引爆,制造降落失事的假象。 1948年9月27日,马汉三、刘玉珠被秘密处决。 马汉三最终罪名被定在“贪污”上。但戴笠之死究竟是否为此人所为?直到现在也仍未有定论。


标签: 专机   蒋介石   宝剑   飞机   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