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徐树铮命丧廊坊始末:冤冤相报,城头变幻大王旗,惯看朋辈成新鬼

徐树铮命丧廊坊始末:冤冤相报,城头变幻大王旗,惯看朋辈成新鬼

佚名 历史 2020年12月24日

徐树铮命丧廊坊始末:冤冤相报,城头变幻大王旗,惯看朋辈成新鬼



1925年12月29日午夜,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方大地,格外的肃静,茫茫皑雪让人不能分辨是黑夜还是白昼,入冬的第一场雪来的早些,让人有些措手不及。在万籁俱寂,大家蠢蠢欲睡的时候,忽然,廊坊上空传来几声枪响,划破长空,一个人应声倒在血泊之中……


次日,民国报纸上争相报道,《申报》报道“徐树铮在廊坊被暗杀”,1926年1月1日《民国日报》报道:“二十八日徐树铮报告游历情形,段以徐与各方感情未沦、嘱早日离京、徐遂于廿九出京回沪、三十日早晨在廊坊车次被陆绳武刺死。”


1925年12月30日的《申报》快讯


真的是这样的吗?徐树铮的死还要从7年前的一个人的死说起。谁?陆建章。


陆建章何许人也

陆建章,字朗斋,安徽蒙县人,生于1862年,1905年任北洋军第六镇第十一协统领(旅长),当时他的手下有一位队官(连长)叫冯玉祥,浓眉大眼,德才兼备,曾经在袁世凯的卫队营当卫兵,在全军考核中获得了第一名而被提拔为队官,经标统(团长)王化东的撮合,介绍给了陆的内侄女,陆建章的这位内侄女也是他媳妇的养女,从小在他家长大。当时第六镇的统制(师长)是段祺瑞




陆建章,冯玉祥的姑父




此时,大家所熟悉的是北洋三杰的“龙虎狗”,陆建章并不显眼,不代表他不受宠,其实老袁的铁杆心腹是陆建章而不是龙虎狗。到了1912年,袁世凯为了攫取更大的革命果实,操纵国会,国民党进行第二次革命,北京戒严。袁任命陆建章为军警执法处处长兼任北京戒严副总司令。“陆建章承袁氏旨意,一味侦查反对党,捉一个杀一个,捉两个,杀一双。”当时陆手下有一大将是侦探长郝占一,提起郝的名字来确有小孩子不敢夜哭之势,这时候发生的政治谋杀案无不与其有关。


“当北京戒严令颁布后,便不断传出许多触目惊心的新闻,如:社会党首领陈翼龙遭枪毙,议员徐秀钧因段芝贵来电被捕,《爱国报》总理丁某被捕,烟台总司令连承基因京社党嫌疑被捕,国民党议员王以文、蒋举清被警察监视,国民党议员伍汉持在天津被捕,国民党报纸均停刊。”


1914年春天中原白朗起义声势浩大,段祺瑞亲自带兵围剿,白朗的农民军放出话,要攻打西安。袁世凯把陆建章的警卫军编为第七师,任命他为师长兼任剿匪督办,调往潼关堵截白朗。冯玉祥此时趁机扩兵,由团长变为旅长,随陆建章一道剿匪,他的旅担任剿匪先锋军。但是白朗军队虚晃一枪,绕道秦岭,渡黄河去了甘肃天水。




白朗,领导最后一次农民起义,电视剧《杀虎口》男主角也叫白朗是不是从这来的




白朗起义,成就了陆建章和冯玉祥




此时的陕西都督为张凤翙(hui),长舒一口气,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就让过来援守西安的陆建章撤离。可是陆建章赖着不走了,并夺去了张凤翙的都督之职,此时白朗的军队穷途末路,已不足为虑,于是袁世凯就乐于让他代替南方国民党人拥护的张凤翙。陆建章一上任就开始裁撤军队,先把过来增援的五千豫军就地解散,押送出境,接着拿陕西本土军队开刀,该合并的合并,该解散的解散。




张凤翙,小说《白鹿原》中提到的张总督,49年没有去台,留在了大陆




张凤翙的手下有一名陕西本土人,此时为独立第一混成旅的旅长叫陈树藩,假意拜陆建章为师,和他的儿子陆承武义结金兰,赠予他大量的古玩字画和烟土,于是陆建章把他升为陕南镇守使并保留了他的军队。不料,风水轮流转,两年后,到了1916年,由于陆建章作威作福,拥护袁世凯称帝,大搞特务行动,激起了陕西革命军的反抗,他们高举护国大旗,陆建章大为惊恐,命陈树藩出击革命军,他的儿子陆承武从另一翼夹击。




陈树藩感觉陆建章成不了气候,陈树藩此时三十二岁,早在1905年保定陆军速成学堂时,即与督办段祺瑞相识,而袁世凯已经奄奄一息,遂派人去北京联络段祺瑞加深感情,递了门生帖子,萌生了取而代之的心思。于是他佯装进攻革命党人,途中突袭陆承武驻地富平,活捉了陆承武,并以此要挟陆建章下台,并让其向中央保荐他为陕西都督。陈树藩为了得到袁世凯的任命,一面派兵保护陆建章迅速离陕回京,一面与南方陕籍革命党人于右任等人虚与蛇委,貌合神离。




右为陈树藩,左为他的手下胡景翼,陈失势,胡想取而代之未果,后投冯玉祥




谁知,在途中陈树藩的手下眼红陆建章的几十辆马车拉的财产,还有娇妻美妾,闹了一场误会,陆建章多年积攒的财富化为一旦,灰溜溜地回到了北京,袁世凯此时也一命呜呼了,段祺瑞当了国务总理把持朝政,陆建章无所事事,而陈树藩本与革命党渊源颇深,为了使自己陕西都督当的稳妥些(革命党在北方势力较小),背叛了革命党人,在以后的护法战争中铁了心跟着段祺瑞干了,得到“小扇子”徐树铮的赞许,两人脾气秉性都有些相似,比较投机。


陆建章之死

陆建章回想两年前自己何等威风,如今又步入了前前任都督张凤翙的后尘,越想越生气,越生气越睡不着觉,越睡不着觉越想整出点幺蛾子来。机会终于等来了,1917年,张勋复辟失败,冯国璋代理总统,北洋军阀分裂成直皖两派系,直系主张和平解决南北问题,皖系主张武力统一中国,第二次府院之争开始。


冯国璋见了陆建章,大戴高帽,老弟长老弟短,告诉陆建章驱逐他离陕的陈树藩就是段芝泉(段祺瑞)暗中支持,陆建章怒不可遏,主动请缨联合自己侄女婿冯玉祥倒段。在1917年冬天至1918年春,陆建章往东到上海去见安徽革命党人柏文蔚约谈联系潜伏在安徽各地的武装进攻安徽督军段系干将倪嗣冲,再去江苏和督军李纯接洽,李纯当即表示要把军队拉到苏皖毗连地带,准备好讨倪行动,这些活动都上了当时的报纸。陆建章还觉得不过瘾,又秘密地联系江西的陈光远、湖北的王占元,商谈讨倪倒段。


左为冯国璋,右为演员冯巩




最让段祺瑞、徐树铮不能容忍的,是他与日本人商谈借款,筹集倒段经费,频繁地与这些支持革命党的西南军阀唐继尧、陆荣廷互动,又联络陕西本土部分将领怂恿他们与西南的步伐一致,同时进攻陕西督军陈树藩部。1917年夏,在反对张勋复辟活动中,冯玉祥被段祺瑞重新起用,官复原职,任命为中央直管的第十六混成旅旅长。是年冬天,段祺瑞任命令冯玉祥去福建支援闽督李厚基,走之前,段祺瑞与冯玉祥约法三章,第一条就是不要与陆建章来往。当时参加讨逆军(讨伐张勋)的将领都被奖赏升职了,唯独冯玉祥确实勉强的官复原职,最大的原因就是忌惮冯玉祥与陆建章的关系。


1918年2月14日和2月18日,在去福建的路上冯玉祥连发两个电报,声明对南方停战,和平解决南北统一问题,并指责段祺瑞“对德宣而不战,对内战而不宣”,徐树铮见了电报,恨陆建章比冯玉祥还要狠。5月份,徐树铮电令江苏会办卢永祥逮捕在沪活动的陆建章,可是卢永祥虽是皖系支柱,但与陆建章私交甚好,早在小站练兵时,同为段祺瑞的部下,又是天津北洋武备学堂同学,那时已经结拜为兄弟,自然不会听徐树铮的。6月,冯国璋邀请陆建章北上天津参加军事会议,卢永祥劝说陆建章不要去天津冒险,徐树铮恐对其不利。




卢永祥,皖系军阀的中流砥柱,其子卢筱嘉与黄金荣争白露春而为后人所知




陆建章自持自己亦是北洋元老,在津京地区门生故旧众多,与段祺瑞共事多年,不以为意,执意前往。可他没想到,段不杀他,有人杀他!安徽督军倪嗣冲被讨逆军吓得半死,自然想杀掉这位牵线人,当时北京的《晨钟报》经常报道陆建章参与倒段活动,徐树铮每见此新闻,亦想除之。民国时期的报纸,还是有一些骨气和血性的。




晨钟报,我党早期创始人王尽美先生创办




6月14日,徐树铮、倪嗣冲和来天津开会的奉系将领杨宇霆商议后,以杨宇霆的名义邀请陆建章来奉军在天津的办事处晤谈,陆建章接到邀请后,心里一阵小激动,莫非杨也……欣然前往,来到办事处后,却看见了徐树铮在这吃饭,陆建章并不吃惊,因为徐此时挂职奉军副司令,两人照面后,徐邀陆到花园来,陆已进入花园,即被武弁拿下,不容陆自言自语,徐树铮掏出手枪扣动扳机,扑通一响,陆将军一命呜呼!


陆建章早年在北京当戒严副总司令时,同样喜欢这样做,喜欢自己动手的快感,不容分说,枉杀无辜,徐树铮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随后把提前拟好的电文拍致国务院及陆军部。此时的陆军总长为段芝贵,亦是皖系中流砥柱,接电后把从前文牍翻了个遍,“俱有弹劾陆建章的成案,遂汇成档册”,并将徐树铮的电文一并附上,缴入总统府,请令办理。冯国璋无奈,只好发电文如下:


“前据张怀芝、倪嗣冲、陈树藩、卢永祥等,先后报称陆建章迭在安徽陕西等处, 勾结土匪,煽惑军队,希图倡乱,近复在沪勾结乱党,当由国务院电饬拿办。兹据国务总理转呈,据奉军副司令徐树铮电称:陆建章由沪到津,复来营煽惑,当经拿获枪决等 语。陆建章身为军官,竟敢到处煽惑军队,勾结土匪,按照惩治盗匪条例,均应立即正 法。现既拿获枪决,着即褫夺军职勋位勋章,以昭法典。”


得到消息后的冯玉祥一反常态,出奇的平静,飞电到京,其中有“第知大义,不顾私恩”的语句。过了几天,“装得就像没有这件事一样”,“自告奋勇,愿意调往福建以打广东”。


此时的徐树铮组织安福俱乐部,控制国会,把持朝政两年有余,一时甚嚣尘上,徐树铮更是嚣张跋扈,权倾一时。不料,斗转星移,到了1920年后直皖战争皖系失败,徐树铮尝到了没权没兵的滋味,步入陆建章的后尘,历史又一次相似,笔者详细道来。




徐世昌当总统就职典礼此时朝政为安福俱乐部把持,安福俱乐部有一定政党的性质




徐树铮逃往日本

1920年7月29日直皖战争结束后,大总统徐世昌下令通缉徐树铮等人,徐树铮、曾毓隽、段芝贵等九人已于前些日子逃到了日本使馆。8月3日,总统又下令解散安福俱乐部,8月8日陆建章之子陆承武具呈京师警察厅要求拿办徐树铮为父雪冤。但是,段的门生依然当权,况且此案总统给了批文,牵扯众多,陆建章当军警执法处长时杀的人太多,名声不好,这种要求显得苍白无力,反对段派的人拿它作了几天文章后,不了了之了。值得一提的是,此时段祺瑞因为资格太老,又与各方交好,大家打倒他,并没有治他的罪,段由总统作保,去天津做寓公去了,并不在通缉之列。


但是徐树铮真的害怕急了,他在日本领事馆足足待了四个月,才找了机会逃到日本。北洋政府对其发布了十万元悬赏令,徐树铮后来知道了,作诗自嘲:


购我头颅十万金,真能忌我亦知音。闭门大索喧严令,侧帽清游放罪吟。


白日歌沉燕市筑,苍波梦引海舟琴。云天不尽缠绵意,敢负生平报国心。




别看这诗写的云淡风轻“侧帽清游放罪吟”,其实逃跑的很狼狈,根据史料记载,为了躲避军警的搜捕,日本人建议小徐扮作女人模样,徐树铮照了照镜子,看着肥头大肚的样子,只好作罢,说道:“大丈夫岂能受如此之辱。”这时日本的驻屯军司令小野寺在杂货店买了一个超大号大柳条箱,让徐树铮钻进去,徐树铮改口自嘲:“勾践石室,淮阴胯下,皆忍小耻以就大业也,我这不算啥。”一路上哼着昆曲《单刀会》:“三尺龙泉万卷书,皇天生我意何如……”进了车站,被两日本兵抬着塞进了车厢,转道天津乘轮渡到日本。




驻屯军司令部




联合孙中山,推荐蒋介石

1921年腊月,徐树铮悄悄回到上海,足不出户,闭门读书。消停了一年后,和陆建章一样,不甘心失败,意图东山再起,他把目光放到了福建。此时,只有浙江的卢永祥算是皖系的铁杆支柱,福建李厚基也曾是皖系的拥趸,现在忙于撇清关系。徐树铮想策划闽浙融合,并吞中原,卢永祥拥段不拥徐,李厚基对徐树铮不感冒,小徐只好灰溜溜地回到上海。




21年的各派系势力范围




1921年4月,孙中山在广州就任非常大总统,随后联合卢永祥、李厚基驱逐在粤的桂系军阀,与皖系频繁示好。北京直奉两系漏出罅隙,越来越明显,张作霖与段祺瑞修好,商讨倒直计划,而在此之前直奉还联合倒皖,变化无常,国之命运如此,何况人乎?


1922年1月3日徐树铮前往广州寻孙不遇,在蒋介石的陪同下,前往桂林拜会准备北伐的孙中山先生,一路上两人相见恨晚,无话不谈,路过平乐,赶上除夕夜,徐树铮诗兴大发写下《平乐除夕诗》:“平乐城头暮鼓鸣,山城水驿不胜情。谁知岁晚江空出,著我扁舟一叶轻。”新年,徐树铮见到了神交已久的孙先生,一见如故,孙先生夸奖小徐在蒙古所作所为,阐述了以后的建国方略。徐树铮前些日子一直在著《建国铨真》,两人有共同的目标,相似的方法,长谈数日,“推襟怀抱,纵横上下,畅所欲言。”






回到上海,因为他还在通缉之中,不便面见段祺瑞,小徐向段祺瑞写信夸奖孙中山:


“虽嘐嘐之志无不疏略之虞,而历精进去而言不及私。因知起屡蹶屡起自由一种不可磨灭之真力在,与钧座(段祺瑞)素所叹念甄取者相合,又深叹谋国者欲统一区宇,如不能携挽此力,推诚与之偕之大道,徒以机心相驭,终无济也。”


段祺瑞思量再三,仍然相信自己的这位爱将的眼光,答应与孙联合,共商国是。


这一年,蒋介石思想开了小差,认为“十日内如毫无进步,则无可如何”,也回到上海玩起了期货,徐树铮规劝蒋介石要坚持信仰,不要被眼前的困难所吓倒,跟随孙先生定会有一个光明前途。又给孙先生写信,让其不要摈弃蒋介石。在1922年6月粤军总司令陈炯明叛变时,孙中山避难于永丰舰,蒋去广州登舰侍护40余日,取得孙的信任和器重,才有了后来的蒋委员长。




中山舰原名永丰舰,承载着一段国共两党的历史




修复后的中山舰




延平建府,送给孙中山的礼物

在蒋中正先生回到上海后,孙先生也在1922年8月回到了上海,不是开小差而是避难,此时北伐军北伐从江西打道回府,与陈炯明展开战斗,接连失利。李烈钧部损失惨烈,部将心生怨恨,他本人绕道湖南也去了上海,从此丢了兵权。许崇智部队退守闽粤边界处,一半人没枪,一半人有枪没子弹,孙先生其他两个军也不太乐观。孙中山与21号会见了徐树铮,两个失落的人,再次相见,别是一番滋味。




徐树铮与孙先生定下计策,他的三个手下许崇智、李福林、黄大伟组成联军由南北上,进攻福州李厚基,自己策动李厚基的部下驻延平(今南平)的王永泉南下夹击福州。王永泉之前是他边防军的一个混成旅,直皖战争时和冯玉祥一样被调往福建支援李厚基,走着走着段祺瑞下台了,被冯国璋封为闽北镇守使。北洋时期的混成旅已经很可以了,有一万五千多人,上文所提陈树藩也是由旅长变成一省督军,冯玉祥也是旅长起家,后督兵陕西。




与鲁迅的夫人许广平是堂兄妹,蒋介石的把兄弟,后被蒋排挤




1922年9月初,徐树铮联系卢永祥筹得80万元经费作为孙中山先生部下的军饷,又于7日到达延平,说服王永泉给许崇智补充军火,并出主意,为了减少伤亡以及出其不意,许崇智部全部换成王永泉部的衣物,冒充王部由瑞金进入建瓯,沿途没有任何抵抗。


10月2日各方军队均已到位,徐树铮在延平宣布建立“建国军政制置府”,并尊奉段祺瑞、孙中山为领导国家根本人物。10月3日,王永泉下令猛攻福州,许崇智同时响应。10月13日,李厚基兵败被软禁,17日徐树铮根据自己的《建国铨真》任命王永泉为“督抚”,即是总督与巡抚的合体。王永泉一跃而起,位居封疆大吏之列,旅长与省长只差一个倒戈。李厚基与徐树铮本是姑表兄弟,被关了几天,便放走了。


福建成立了新的政府后,皖系人员纷纷弹冠相庆,四处筹钱要把福建打造成倒直的根据地,孙中山先生也打算把福建变成收复广东的根据地,北洋政府岂能容忍,命令驻在福建的清乡督办萨镇冰讨伐徐树铮。萨镇冰一生堪称传奇,早在1895年甲午海战的时候,就成为英雄,一生嫉恶如仇,真心热爱和平,为民请命,在福建享有的声誉太高,并没有理会北京的命令。反而11月1日,徐树铮、汪精卫邀请萨督办以及各界代表参加制置府的筹办宴会,萨督办欣然前往。




萨镇冰活了94岁,清朝为水师提督北洋时期任海军总长建国后为政协委员




但是这次宴会很不成功,主要就是福建各界不太愿意另立政府,对抗北京政府,商会总长发言,讲到福建偏安一隅,地瘠民贫,久兵厌战,不希望设立中央政府。福建各个团体代表也是同样的意思,因为一旦另立中央,即会受到北京的讨伐,必将抽调各省军队瓜分福建,战祸即开。最重要的是皖系内部,段祺瑞从大局着想,不想另立中央造成南北更加的分裂,浙江的卢永祥同样认为设立制置府不伦不类,让暂缓设立(卢永祥出的钱最多)。


已经为督抚的王永泉为避风头,改称福建总司令,同时觉得徐树铮的存在已经没有太大价值,态度120度大反转,为什么少了60度,主要是孙先生的军队还没开走。徐树铮自是聪明,一点就透,可怜自己南北奔走,为他人作嫁衣裳,遂顺王永泉的意思返回上海。


接下来发生的事有些出乎王永泉的意料,因为一个人的出现他没有如愿,谁?我们择篇再提。从今天看来,此次延平设府,最大的赢家是孙中山先生,他的三个军队得了晌又补充了武器,又在福建划拉走些进步官兵,第二年2月1日,孙的军队由泉州开赴广州,20天后赶走陈炯明,在广州成立大元帅府,孙先生自任大元帅。1924年1月,孙先生改组国民党,“联俄、联共、扶助农工”,5月,黄埔军校成立,剩下的就不用多说了。


考察欧美日各国政治

北洋军阀时期,总督换的快,总统换的也快,1924年10月23日,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囚禁曹锟,抬出段祺瑞当国民政府大执政。12月份,应段祺瑞之邀,徐树铮出国考察,目的除了考察各国的政治实业建设,也是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地位。在此之前,徐树铮本来打算是长住香港,已经从上海带来了60箱子的书。可是段祺瑞的重新出山,他既意外又惊喜,遂打算真正做些事情,从1920年自己出逃后,远离权力中枢,性格逐渐地改变了很多,似乎不那么心高气傲了。


从1925年元月份开始,徐树铮先后到了法、英、瑞士、意大利、德、俄、波兰、捷克、比利时、荷兰、美,转道加拿大去了日本,然后回到上海。期间,徐树铮主要考察了这些国家的政治体制,如法国的议会政府责任内阁制,瑞士的联邦制,意大利的法西斯独裁,俄国的苏维埃代表大会制度,美国的总统制,感触颇深。




徐树铮在欧洲




在德国考察时,德国财政极度紊乱有国社党、国民党、中央党、社会民主党等等,每个党各自都拥有武装,政局混乱,财政破产,像极了当时的中国社会。他在日记中写道“若非道威计划,及德国民族之自觉自强精神……恐早已乘机而起”。徐似乎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明日之中国,但国内的时局并不容乐观,他认为段在冯(冯玉祥)、张(张作霖)两大势力的挟持下,实难真正执政,中国潜伏着新的战乱危机,两厢比较,踌躇不已,写诗抒怀:


六合风云晦,苍茫万古愁。蛟龙藏薮泽,虎豹满山邱。


吾道真穷苦,斯人未足谋。何当挂帆去,江海送悠悠。


徐树铮这个人,思想一致保守,在日本留学时期即表现出来,后来的五四运动时期,唯独他创办的正志中学,无一师生参与,正志中学的教师林纾是徐树铮的忘年交,这个老夫子思想顽固不化,发表过一篇小说《荆生》,在当时比较有影响力,用影射手法攻击新文化运动,文中的主人公荆生听到隔壁恶诋前贤,力掊孔子的言论后,破墙而入,既动口又动手,把他们教训一通。三人鼠窜下山,荆生在危阑上“拊简而俯视,作狞笑”。




林纾是先驱后来又成为阻挡者,是翻译泰斗,却不会一门外语




很多学者都认为“荆生”指的是徐树铮,当时安福俱乐部把持朝政,徐树铮是实际的操纵者,五四运动中的“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不过是执行段系的“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而已。而徐树铮和张作霖对外的策略是差不多的,都认为借国外的钱发展壮大自己,出些利息,到期后我就不还,你爱咋滴咋滴,有些土匪式的思维,简单又粗暴。


在欧美日考察期间,亦是如此,据《申报》报道,有新闻家问,中国究信苏联政策否?徐答:“政策予人以可信,自无不信。今欲转问贵邦,究已自信否?”此时,他还不知道孙中山先生已经多次向共产国际提交申请,欲加入共产国际均被驳回。国产国际在世界蓬勃发展,已有七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加入。遗憾的是,在徐树铮留洋考察期间,孙先生已于1925年3月12日在北京和冯玉祥、张作霖商讨建国大计时病逝了。


徐树铮闻讯后,深为震悼,写下挽联,拍发国内:


百年之政,孰若民生?何居乎?一言而得,一言而丧。


十稔以还,使无公在,更不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


这副挽联一出现,其他挽联黯然失色,曹操在《述志令》中说过“设使天下无有孤,不知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是孙先生辛亥革命和二次革命的最好的定论。“一言而得,一言而丧”出自《论语》中的“一言而可以兴邦,有诸?”、“一言而丧邦,有诸?”,这一言笔者分析指的是孙中山的民主革命纲领“三民主义”。徐树铮本身立场是与孙中山对立的,是孙中山讨伐的对象,论个人感情,他是敬佩孙中山的,或许是那句老话“最了解你的不是自己,而是你的对手”,汪精卫在孙死后说过:“何以国民党内,文人学者,盛极一时,而竞无一联,能道出孙先生,以堪与徐氏抗衡者?”


类似的情况在1945年也出现过,毛主席的《沁园春?雪》经《新民报》一发表,蒋总裁召集文人墨客,也要写几首《沁园春》压倒主席,可是无论这些文胆怎么写,但就气势上便输了七分。以至于蒋介石气急败坏地说:“怎么有能耐的人都跑到共产党那里去了呢?我们的人怎么那么不争气!”






徐树铮的才气横揽一世,自己集注《古文辞类纂》,擅长用典,熟知经文,和林纾这种老夫子混在一块反对新文化运动,反对白话文,思想可以说是冥顽不化,自以为是。




徐树铮之死

1925年11月底,徐树铮从日本乘坐天洋丸号轮渡归国,在上海登岸。上海的三大亨黄杜张前往迎接,风光无限,在上海小住几日,见了一个不该见的人,谁?此人正是直系军阀的后起之秀,现在为浙、闽、苏、皖、赣五省联军总司令孙传芳。孙传芳的军队纪律在北洋军阀中是最好的,在江浙一代的呼声比国民革命军还要高,此时正在摩拳擦掌欲图京津,掌控中央。


北京的局势不稳,冯玉祥与张作霖不和,冯欲拉拢孙传芳反奉系,在10月份,孙传芳出其不意,分兵三路进攻沪宁线上的奉军。冯玉祥接着联合奉军新派将领郭松龄通电倒戈张作霖,张作霖部危在旦夕,冯孙欲把奉系在管内的军队全部消灭,郭的目标是进入山海关,直赴沈阳把张氏父子赶下台,霸占东北。当郭松龄的军队12月5号攻下锦州时,张作霖做好逃走的准备,每天愁眉不展,大骂小六子(张学良提拔的郭)和郭鬼子。




郭松龄,右为黄品沅




12月18日,孙传芳与徐树铮结伴去南通拜访商业巨子张骞,欲把他抬出来当总统,12月20日的《申报》以“五省组织独立政府之外讯”为题报道:“大晚报云:本埠军政界要人,划谋就苏浙皖赣闽五省组织独立政府,日下一切活动皆在暗中进行,但料不日即可正式发表。……但料小徐(徐树铮)及唐(唐绍仪)将居重要地位,孙氏将管理五省军务。”虽然写的模糊不清,可是无风不起浪。19日,徐树铮乘轮船经天津进京,而此时天津的郊区,奉军的李景林部和冯玉祥正在鏖战,段祺瑞此前专门派人员到上海劝阻徐树铮进京,他不听。






到天津后,他的前同事李思浩(五年前,段下台,他们一起逃到东交民巷,当时为财政部长),派亲戚又前往天津劝阻徐树铮进京,李思浩分析,冯没有成气候的时候,他们(北洋系)经常克扣冯的军饷或者干脆不发响,冯焕章回京后,“(冯)枪杀李彦青(李曾克扣冯响),逼死曹锐(曹锟之弟),对我们皖系中人虎视眈眈,不怀好意,他如何会轻轻放过又铮呢?”


徐树铮不以为然,早在去年他还在国外闻听冯玉祥发动政变时还向国内发了一个电函,写道:


“冯将军焕章,亦树铮旧友,共事更久于子玉(吴佩孚),且部曲将士,彼此互调者,亦属不少,渠(他)曾有一二困囧之事,由树铮为之援手。综树铮之于渠,及渠之于树铮,未见有何反复之事。此数日间,尝有人谈其反复者,树铮默然,唯赞一词。”


一二囧事应指当年冯玉祥被罢黜中央直属第十六混成旅旅长时,是徐树铮建议段祺瑞重新起用冯参加讨逆(张勋复辟)行动。当年冯一直发不出军饷,徐树铮提议冯派部下收取崇文门的关税,缓解冯的窘迫。冯去福建援助李厚基时,公开发表反段通电,被罢免职务,后来徐树铮取消了他的处分并任命他为湘西镇守使。






他自持感觉没有做过太对不起冯玉祥的事,对劝他的人说:“我真不懂,赞侯(李思浩)为什么不赞成我晋京。”12月23日,徐树铮见到了他日思夜想的段芝老(段祺瑞),“两人见面时,曾相对跪拜,抱头痛哭多时。”


徐树铮在北京待了一个星期左右,酬酢无虚夕,这几天北京地区的局势发生了一些变化。24日冯玉祥击败李景林,控制天津,25日张作霖在日本人的帮助下打垮郭松龄,枪决了郭松龄夫妇,28日许世英组织内阁,29日徐树铮决定听从段的劝说,从速离京,下午五点徐与冯的部下鹿钟麟在徐的送别宴会上相遇。鹿随后向张家口的冯玉祥电话通报徐树铮离京消息,冯玉祥电话中命令鹿钟麟转转张之江执行命令:“处置徐树铮的办法,就是逮捕枪决!”




时局多变


当时,徐树铮到北京后,陆建章的儿子陆承武带人来京进行暗杀徐树铮的活动,冯玉祥给了陆承武一支20人的手枪队,化妆进京,伺机下手,报徐七年前的杀父之仇。但是溜达了一星期也没得手,鹿钟麟知道后骂他“癞狗扶不上墙去”。得知徐要走了,于是鹿就联系了冯玉祥请示,在张之江于廊坊截下火车上的徐树铮得手后,便按照冯的指示,半夜把陆承武叫醒送到廊坊,与徐树铮的随从人员见面后,告知自己为父报仇已经手刃徐了。


《申报》1926年1.10号原文


一开始大家都认为是陆承武枪杀了他,后来不断报纸揭露真相。1926年1月4日,《民国日报》报道:


“徐树铮回国运动长江驱冯拥段,恐招物议,嗣徐入京见段,段恐引起冯反对,促徐出京,密电在沪亲信,告以此行不利,拟南下说吴佩孚孙传芳拥段反冯,此电为冯部检得,徐乘车过廊坊,张之江部喝令停车,遂被捕杀,据日人消息,当时陆绳武尚在张家口,冯电令部下杀徐后用陆名通电,称报父仇。”




《民国日报》原文




冯玉祥于在徐死两天后也通电下野,主要原因是架不住李景林与张宗昌的直鲁联军进攻,局势变化真的比天气还要快。最伤心的是段祺瑞了,段顿足大哭,气闭三四次,也通电下野,可是冯先跑了,自己只能勉强维持着北京局面,这就是1926年初的北洋,穷途末路了。




冯玉祥的国民军由七个省缩为两省


蓝色的变化




后记:徐树铮生前跟蒋介石有一定的交情,他的三儿子徐道邻以后在蒋总裁的身边做秘书,1932年冯玉祥解甲归田,隐居泰山,韩复榘电问徐道邻我也派一排手枪队帮你把事办了吧,徐道邻说不必了,我不愿意做陆承武,作一个冒名的孝子(陆内心是不想负责的,其父被杀有总统的批文,名义上是合法的)。


抗日战争中,冯玉祥失势,徐道邻考虑到冯的旧部如鹿钟麟、宋哲元等都在前线抗日,没有起诉他。1945年,抗战胜利后,徐道邻到军事委员会告冯,冯并不承认,一口回绝,此事与我无关,是陆承武为父报仇,徐认错了仇人。军事委员会批示,已经过了时效,控告无效。就如陆承武在徐树铮失势时,控告徐一样没有了下文。








由小鲜肉到油腻男就差一个将军肚




孔子说过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笔者看来,徐树铮死于自己争勇好斗,46岁(虚岁)壮年而死,他一生尊儒重道,才华横溢,反对新文化运动,却没有读懂这句话呀。






(文/伯虎,根据历史文献改编,比正史有趣,比小说有料,张伯虎为您讲述历史人物故事)


标签: 福建   此时   先生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