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被捕后被中共开除出党的他,蒋介石却为何急电立即将他处死?53年后他

被捕后被中共开除出党的他,蒋介石却为何急电立即将他处死?53年后他

佚名 历史 2020年11月29日

被捕后被中共开除出党的他,蒋介石却为何急电立即将他处死?53年后他被追认为烈士

国家颁发的烈士证书


初出茅庐,才气逼人


1906年,潘文郁诞生在湖北襄阳。1922年,16岁的潘文郁考入设在家乡的湖北省立第二师范学校,在这里,他第一次接触了马克思主义,启蒙者是正在第二师范学校任教的肖楚女。


一经接触,马克思主义就深深植入潘文郁的头脑,他积极投身肖楚女在湖北省立第二师范学校领导的学潮运动。


1925年,五卅惨案激起了湖北学生的极大愤怒。作为湖北学联代表,潘文郁回到曾经就读的第二师范学校,领导学运的开展。不久,他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很快,又宣誓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时正是国共第一次合作期间,基于国民革命的共同目标,共产党员可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与其他共产党员一样,潘文郁也跨党加入了国民党。


1928年6月,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在苏联莫斯科召开。这次会议是潘文郁革命生涯的一个里程碑,潘文郁既是会议代表,又兼做翻译,为大会笔译和整理了很多文件和资料。他的俄语水平和工作实绩等受到周恩来等人的赞赏,潘文郁由此留在莫斯科工作。担任“六大”期间在莫斯科成立的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的秘书长。


这年年底,潘文郁奉命回国,担任中共中央宣传部秘书,负责主持中宣部日常工作。在李立三主持中央工作期间,潘文郁成为李立三的得力助手,代立三写文章,对立三路线的形成起了重要作用。此时的潘文郁不但是李立三的左膀右臂,还是中共中央总书记向忠发的“文胆”。在担任向忠发的秘书阶段,他代向忠发起草了长达九千字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告全体同志书》。


潘文郁的才华和功业被有影响的人物认可和敬佩,名声大噪。1930年7月成立的中共中央总行动委员会上,年轻的潘文郁当选为委员,理想追求和人生价值都达到了高峰。


笃信马列,再度为党工作


1931年,中共六届四中全会上,王明取代李立三,潘文郁被从上海调到中共河北省委宣传部当宣传干事,这才有了他落难北平的遭遇。


潘文郁在河北省委负责地下联络下作。7月,他奉命到北平秘密接头,因不知地下机构已经被北方局军委书记廖化平出卖而落入国民党北平特务机关手上。


潘文郁的被捕,引起了黎天才的注意。黎天才原名李渤海,是前共产党人。被捕叛变后,更名改姓投靠奉系并取得张学良的信任,担任国民党北平市公安局政训部秘书和北平宪兵司令陈兴亚的秘书长。


他久慕“大秘书”潘文郁的大名,于是利用职权保释潘文郁。对前途感到渺茫又想做学问的潘文郁,在黎天才的劝说和特务的威逼下,填写了自首书,然后登报声明脱党得以获释。8月,潘文郁被中共开除出党。


脱党后,潘文郁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初衷不改,埋头翻译马克思的《资本论》,还在鲜明地抵制日本侵略者推行奴化教育的冯庸大学任教。


潘文郁的进步行为吸引了北京特科的注意,特科调查了潘文郁被捕后的表现,他虽然被胁迫自首,但拒绝供出党组织,更不跟随特务去指认下作关系,并且继续研究宣传马克思主义。新成立的北京特科急需人才,潘文郁被党开除的灰色身份更有利于参加特科,成为为党工作的绝好条件。北京特科创始人吴成方派特科成员周怡去做潘文郁的工作。


出于对马克思主义的执著信仰和对中国共产党的向往热爱,潘文郁在脱党两年多后,又重回革命队伍。


张学良与蒋介石


衔命卧底“剿总”


为了保护潘文郁,北京特科指定特科成员杨青林单线与潘文郁联系,潘文郁搞到的情报都经杨青林转交党组织。


黎天才是东北军里非同凡响的人物,潘文郁要搞军事情报,少了黎天才不行,为此,潘文郁与黎天才保持着密切的关系。“九一八事变”爆发后,黎天才尽心竭力帮助张学良,在东北失地搞起了情报网,得到张学良加倍重视和重用,被调到张学良身边工作。“九一八”事变后,张学良逐渐倾向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他向黎天才询问共产党当前的路线、方针和政策等问题,并向黎天才索取对中共的态度和对策等。黎天才已经脱党多年,于是把潘文郁当救兵讨教。


潘文郁立即把情况汇报给了中共特科,吴成方意识到这是一个好机会,于是指导潘文郁告知黎天才一些党的情况,并且帮助黎天才给张学良提建议当参谋。


1934年1月,张学良被蒋介石任命为豫鄂皖三省“剿总”副司令,代行总司令职务。黎天才担任了“剿总”政训处的少将副处长,他顺势把潘文郁作为马列主义学者推荐给张学良。于是,潘文郁化名加入了张学良的东北军。


张学良马上喜欢上了年轻精干的潘文郁。潘文郁的博学和政治见解也让张学良折服,张学良把化名潘东周的他从北平调到武汉徐家棚“剿总”司令部,潘文郁从此留在张学良身边工作。


黎天才在“剿总”司令部里设了一个机要组,自己任组长,他安排潘文郁当了机要组的中校秘书,这个岗位几乎可供他无遗漏地获取“剿总”的军事情报。


身份暴露,从容就义


第五次反“围剿”初期,红军经常不失时机摆脱危险境地,转败为胜,潘文郁的情报起了重大作用。但由于中共临时中央继续推行军事冒险主义,提出“御敌于国门之外”的错误方针,致使红军连续作战近两个月,未能御敌于苏区之外,以至反“围剿”后期完全陷人被动地位。


此时,北京特科派杨青林专程到武汉秘密会见潘文郁,索要敌人的兵力部署和战役行动等机密情报。


趁着夜色,潘文郁把机密文件悄悄带回家,和妻子一起昼夜抄写。由于文件太多,黎明来临的时候,还是没能抄写完毕,而杨青林又必须当日往回赶。潘文郁心一横,把抄写完的文件连同没来得及抄写的文件原件一股脑交给了杨青林,其中一份原件是豫鄂皖“剿总”的核心机密,只发给“剿总”长官及直属的各厅、处、组,潘文郁手里那份是他负责存档保管的。


杨青林带着密件回到北平不久,中共北平地下市委机关遭到驻北平的宪兵三团毁灭性的破坏,20名特科成员遭逮捕。宪兵三团逮捕特科成员贺善培的时候,在他的家里搜出了大量情报材料,其中就有那份核心机密文件。


蒋介石的震怒可想而知。他急电张学良,同时还把从北平查获的密件作为确凿证据发给张学良,要他把共谍潘文郁押解去南京法办。但张学良不愿意被人指责他赏识和重用的人通敌,他致电蒋介石,请求从宽处理潘文郁。


就在张学良看到曙光的时候,被捕的杨青林这时叛变了,他供出了潘文郁是潜伏在张学良身边的红色谍工,潘文郁的身份彻底暴露。


蒋介石这时也拍来电报,限令张学良立即处死潘文郁。


1935年3月3日,年仅29岁的潘文郁从容就义。


潘文郁长子(右)和次子(左)1953年的合影


身后际遇


1949年武汉解放后,周恩来亲自发电报到武汉,指示一定要找到潘文郁的家属,并作为烈属对待。


遗孀廖素丹一面积极工作,一面给中央写信,说明丈夫潘文郁的情况,希望能追认潘文郁为烈士,告慰丈夫在天之灵。中共中央秘书室请廖素丹到当地政府申请烈士家属待遇,廖素丹随后被调到湖北省保育院托儿所工作,两个儿子也作为革命烈士的子弟参了军。潘文郁的弟弟潘薪传也有了一份工作。


动乱期间,潘文郁的亲属被扣上“叛徒”家属的帽子,廖素丹在部队的两个儿子被勒令转业,弟弟潘薪传被反复逼问拷打,一怒投江自杀。身心交瘁的廖素丹终未能熬下来,病逝于1976年。


结束浩劫后,幸存下来的吴成方希望上级搞清楚“北京特科”以及潘文郁的情况。公安部史料征集办公室牵头,北京市公安局历时七年,终于查清了潘文郁不为人知的壮烈经历。1988年5月,潘文郁牺牲53年后,民政部批准追认他为革命烈士。


现在,潘文郁的两个儿子潘湘生、潘平生在家乡武汉颐养天年,儿孙绕膝,合家幸福。


——摘编自《档案春秋》2010年第一期


标签: 天才   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