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武则天她妈在钦州”,话糙理也糙,思路更“烧包”

“武则天她妈在钦州”,话糙理也糙,思路更“烧包”

佚名 历史 2020年11月29日

“武则天她妈在钦州”,话糙理也糙,思路更“烧包”

武则天她妈是谁也许没多少人知道,但是广西灵山县人民政府办公室的一份红头文件成功让全国网友都知道了武则天她妈在哪里——钦州。


《灵山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成立〈武则天她妈在钦州〉历史文化研究工作组的通知》这份文件牢牢抓住了网友猎奇的心理,任谁看到“武则天她妈在钦州”几个字都忍不住感慨一句:不讲文德。


地方政府挖掘当地文化内涵,往历史名人身上拉关系并不鲜见,可历史名人数量有限,所以人们常能看到几个地方争抢一个名人,一个名人出现多个老家的情况。其实,灵山县给了各地一个启发,路不要走窄了,挖掘当地文化名人,还可以更发散。


前方高能



猪八戒结婚之地


在《西游记》原著中,猪八戒有两任妻子。第一任是妖精卵二姐,第二任才是高老庄的小姐高翠兰。


《西游记》剧照


《西游记》第八回中,观音奉旨上长安的路上,在福陵山碰到了猪八戒。猪八戒向观音介绍自己时说:“此山叫做福陵山。山中有一洞,叫做云栈洞。洞里原有个卵二姐。她见我有些武艺,招我做了家长,又唤做‘倒蹅门’。不上一年,她死了,将一洞的家当,尽归我受用。”


后面在第十八回猪八戒介绍自己时也提到“我家住在福陵山云栈洞。我以相貌为姓,故姓猪,官名叫做猪刚鬣。”


这福陵山云栈洞离高老庄不远,都属于:乌斯藏国。


具体到高老庄的定位,还要看高太公家中人的打扮,多为汉人打扮,且高太公身穿“葱白蜀锦衣”,可见高老庄距离四川不算太远,有商业往来,很有可能是茶马古道途经之地。


张纪中版《西游记》高老庄全景


一番推断下来,猪八戒大婚之地就有了范围,附近若有山峰也可以往福陵山拉关系,就叫做猪八戒头婚之地,也并无不可。




项羽在哪自刎?


跟名人拉关系,不仅要关注他在哪出生,也可以关注他在哪去世。乌江自刎的西楚霸王项羽就是个好例子。


托司马迁老爷子的福,人人都知道项羽是在乌江自刎,但是纵观全国,那么多乌江,把项羽分成10份也未必够,争起来的规模堪比打群架。那么项羽到底在哪个乌江自杀的?


还得看回《史记》,先找到垓下之战的地点,垓下之战古战场,位于今安徽省宿州市灵璧县东南四十里的沱河北岸。所以,贵州的、湖南的、广西的、江西的乌江全部出局,失去竞争资格,安徽的两条乌江——阜阳乌江和马鞍山市和县的乌江进入决赛。


再看项羽临死前走到了哪里,《史记》中提到“项王至阴陵,迷失道。”《史记正义》引《括地志》:“阴陵县故城在濠州定远县西北六十里。”根据地理位置判断项羽已经过了淮河,所以阜阳乌江排除,正确答案是马鞍山市和县的乌江。当地已有乌江霸王祠,早早把握住机会。


乌江霸王祠


如此一来,其他地方想要争夺项羽自刎之地的称号就很容易背上“没文化”的锅,少了许多争端。



愚公搬家前后住哪?


愚公移山的故事想必人们都耳熟能详,两座山,搬一次家,就有了四个地点。愚公,一个凭借一己之力为4个地方的地域文化背景做出杰出贡献的男人。


我们先来看太行、王屋二山原本在哪。《列子·汤问》中说:“太行、王屋二山,方七百里,高万仞,本在冀州之南,河阳之北。”愚公“惩山北之塞,出入之迂也。”


史料记载,冀州是古代九州之一,包括今河北、山西、河南黄河以北,辽宁辽河以西一带地方。“冀州之南”基本也就在现在的河北南部、山西中部一带。


这“河阳之北”就麻烦了,一说指黄河北岸。因为山的北面和江河的南面叫做阴,山的南面和江河的北面叫做阳。 一说是指东周时有河阳古城,在今河南省孟州市西。


如果愚公家不是占地两个山头的超豪华“别野”的话,只能在范围内取交集,基本可以定位在河南省北部,这不,在河南省济源市王屋镇就有个愚公村。


再看后文,两座山搬到了哪里?


“帝感其诚,命夸娥氏二子负二山,一厝朔东,一厝雍南。”朔东是指朔方城以东。汉武帝时,车骑将军卫青收复河朔之地,击走白羊、楼烦王,筑朔方城。朔方城据考据在内蒙古杭锦旗西北,那朔方城以东可是包含了广阔的大西北地区,用来放一座大山确实合适。再说雍南,即雍州以南。雍州也是汉地九州之一,位于今陕西、宁夏全境及青海、甘肃、宁夏、新疆部分、内蒙部分。


打开现在的中国地图一看,这也不是现在王屋、太行的位置啊,根本对不上!


不过毕竟愚公移山是神话故事,山的位置对不上没关系,不妨碍各地拉关系。俗话说,撑死胆大饿死胆小,莫说是王屋、太行附近的,只要胆子够大,整个黄河以北都可以争一争愚公故里,有枣没枣打一杆子先。




恭喜你,看到这里已经浪费了人生中宝贵的5分钟。


研究猪八戒在哪结婚、项羽在乌江哪里自刎、愚公搬家前后住哪毋庸置疑很无聊,同理,挖空心思为地方与历史名人拉关系亦是一种无聊的浪费。


在各地对历史、文化名人的争夺战里,嫦娥可在多地“奔月”,哪吒可在多处“闹海”,西门庆、赵高亦可成为“老家之光”……


这种变了形的“政绩观”和走了调的“发展机遇”,最后浪费的不过是大把的发展经费和资源。


一门心思求曝光、博眼球,就算“一炮打响”,也不会成就“美名”,也许只是徒增笑柄,暴露在历史文化上的不自信。



来源:人民政协报民意周刊


文:奚冬琪 赵爽


标签: 名人   叫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