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他是蒋介石的“五虎上将”之一,曾是被中共通缉,后来却被任命为新

他是蒋介石的“五虎上将”之一,曾是被中共通缉,后来却被任命为新

佚名 历史 2020年11月27日

他是蒋介石的“五虎上将”之一,曾是被中共通缉,后来却被任命为新中国国防委员会副主席

卫立煌


卫立煌的一生如同一个难解的谜。他是孙中山的卫士,蒋介石的“五虎上将”,却又与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是朋友;他曾是被中共通缉的“战犯”,后来又被任命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卫智的父亲卫道然是卫立煌最小的儿子,卫智说:“父亲从小就跟着爷爷南征北战,在父亲眼中,爷爷就是一个不计个人利益的革命者。”


和蒋介石的微妙关系


祖父卫立煌1897年生于安徽合肥城东郊卫杨村一个农民家庭,20岁便投身革命,追随孙中山,历经护法运动和讨伐陈炯明。因为他为人忠厚,很受孙中山的器重和信任。


关于祖父与蒋介石的微妙关系,多年来说法不一。有史料分析,孙中山去世后,由于祖父不是浙江人也不属于黄埔系,所以一直得不到蒋介石的信任,只是蒋嫡系中的“杂牌”,两人由此产生隔阂。尽管战功显赫,与刘峙、顾祝同、蒋鼎文、陈诚并称蒋介石的“五虎上将”,但祖父并未获得实权高官。甚至有文章认为,从上世纪30年代开始,蒋介石就一直派特务监视祖父,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这些年随着很多历史档案的解禁,以及我在国外查阅到的蒋介石回忆录,我认为比较可信的说法是,蒋介石派特务监视的事情是有,但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有。祖父一直是孙中山的忠实追随者,早在做孙中山的卫士时,他就和蒋介石认识。孙中山在广西时,祖父也是和蒋介石一起陪在他左右,因此结下了友谊。


祖父在粤军第二军时,蒋介石任参谋长。在粤军里,他们都属于非广东籍人士,属于被排挤的对象,这种处境在一定程度上反而巩固了他们之间的友谊。1925年8月,许崇智参与刺杀黄埔军校党代表廖仲恺,蒋介石正是在祖父的大力协助下,解除了许崇智的武装。那时,祖父在粤军第四师任旅长。


后来孙中山去世,祖父视蒋介石为孙中山的忠实继承者,相信他会沿着孙中山的足迹走、下去,而蒋介石也不断对我祖父委以重任。他担任黄埔军校校长期间,因为祖父有丰富的实战经验,还多次请祖父给黄埔的同学讲课。可见,早期他们之间是彼此信任的。


蒋介石和卫立煌(右)


与共产党亲密接触


史书上曾有这样的小段子,1933年福建事变平息后,一天,祖父和手下将领打麻将,第二天便接到蒋介石的电话询问:“昨夜竹战胜负如何?”有人以此推断,蒋介石在祖父身旁安插了特务,所以对他的行踪一清二楚。但我想这不太具有说服力,打麻将在当时军队里是很普遍的事情,即使蒋介石在谁身边安插了特务,特务也不会去报告这些琐事。其实这件事情,倒是从一个侧面说明我祖父在那个时期和蒋介石的关系比较密切,可以开玩笑、聊天。


蒋介石开始派特务真正监视祖父是在抗战期间。西安事变后,国共合作抗日的局面形成。1938年,祖父任第二战区副司令,与共产党一起合作抗日,随着接触的增多,他们的关系逐渐紧密起来。


祖父和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有过多次交往,结下了很深的友谊。1938年4月,祖父去西安开会,中途访问了延安,并拜会了毛泽东主席。他是第一个到达延安访问的国民党高级将领。当时延安组织了相当长的队伍夹道欢迎,沿途还张贴着“欢迎卫总司令到延安”等标语。毛主席亲自接待,数次面谈。他对祖父十分亲切友好,特批了50多元钱,请我祖父吃饭。那时候延安的生活非常艰苦,所以事后毛主席收到一封匿名告状信,毛主席看后说“客人是我毛泽东请的,骂供给部毫无道理”。


尽管是短暂的访问,但延安之行让祖父的思想发生了重大转变,祖父在这里感受到一种不同于外界的清新气氛,这里的人尽管贫穷,但是很有朝气、有组织、很清廉,和国统区的奢华、腐败形成了明显的对比。后来祖父在洛阳期间,从1939年至1941年的3年中,与毛主席往来电报60多封,一起探讨抗战与革命的理论和战略,通过与毛主席的交流,祖父对共产党有了更深的了解。


祖父的秘书赵荣声曾撰写《回忆卫立煌先生》一书,书中谈到卫立煌在抗战期间曾询问他加入共产党的事情。这本书出版得比较早,后来很多撰写祖父的文章都引用了,网络上还有人把赵荣声描述成与熊向晖、郭汝瑰齐名的红色间谍,把我祖父也称为共产党的卧底,其实都不是事实。


毛泽东和卫立煌(右)


赵荣声早年是祖父的同乡,后来被祖父招到身边做了秘书,他来自于西北战地服务团,这谁都知道,不是秘密,更不是红色间谍。要真是共产党派到国民党队伍的间谍或卧底,那都是非常秘密的,一点痕迹不露。祖父作为战区的司令长官,手下的秘书非常多,有十几个人,比较重要的几个秘书,比如吴君惠是北京大学法学系毕业的,还有戴允荪、陈元等,机要秘书是法国留学回来的温广汉,也是周恩来的同学,赵荣声当时很年轻,并不在重要位置,看很多问题过于表面。


关于祖父向赵荣声询问加入共产党的事情,尽管赵先生有那样的描述,但我从未听家人或其他亲历者提过。我认为祖父当时是战区司令,对待这个问题不可能这么不知轻重,搞得沸沸扬扬。再说,他和共产党高层关系都非常好,这么要紧的事情为什么还通过下级绕圈子,不直接问呢?


身后有两位传奇女性


在美国出版的《中国人名大辞典》中,祖父被称为“常胜将军”,一生身经百战没有负伤,这在国民党军人中实属罕见。祖父在历史中留下了传奇的一笔,而同样充满传奇色彩的,还有他背后的两位夫人。有文章称,朱韵珩是宋美龄的“闺蜜”,也是成就祖父早期事业的“幕后推手”。


其实我的祖母朱韵珩早期在镇江崇实女子学校任校长。祖母毕业于美国丹佛大学,1925年获得硕士学位后回国。祖父在1927年北伐战争中击败了孙传芳部队后,正好率队驻扎在镇江,他在那里结识了祖母,他们同年12月在上海举行了婚礼。


这个时间,正好和蒋、宋的世纪婚礼紧挨着。祖母与蒋夫人背景相似,都是虔诚的基督教徒,又都留学美国,两个人有很多共同语言。听父亲讲,祖母每次去见宋美龄,都可以不必通报直接登堂人室,她们之间还经常用英文书信往来,有时候见面都讲英文。1932年,宋美龄还特邀祖母带着孩子上庐山避暑,我父亲和姑姑都去了。抗日战争期间,祖母去洛阳与父亲团聚,都是宋美龄安排的飞机。


1939年,祖母在一次小的妇科手术中休克,经抢救无效逝世,终年37岁。祖母去世,加上战事不断变化,祖父与蒋的关系也越来越糟。


祖母病逝后,祖父考虑到两个孩子太小,一个6岁、一个7岁,为了不让孩子受委屈,就无意再娶。但由于政治原因,蒋介石有意将孔祥熙夫妇的二女儿介绍给他,祖父极不情愿,于是谎称自己在美国已经有了意中人。为了双方的面子,他托人介绍,认识了韩权华女士。


1955年卫立煌夫妇摄于北京


韩权华是天津的大家闺秀,在美国进修音乐。她在天津读中学时,和邓颖超是同学。我们家中经常高朋满座,都是社会文化名流,这位祖母虽然不会做家务,但精通各种乐器,琵琶、古筝、钢琴都弹得极好。她一生颇为传奇,1922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是当时的北大“校花”,个头很高,1米7多,亭亭玉立。她与在李大钊一案中被绞杀的张挹兰同班级,两人形影不离,宛如姐妹。当时北大经济系教授杨栋林对韩权华一见钟情,曾热烈追求她。


韩权华和祖父相识之初一直是书信往来,没有见过面。这也打破了很多文章说祖父没有文化的传言。其实祖父不仅字写得好,文章写得也很有思想。韩权华文化素养很高,他能通过书信博取其芳心,也是一个证明。1945年6月,韩权华与祖父成婚,何应钦为主婚人,龙云将军为证婚人。


1955年3月,祖父拒绝了国民党让他去台湾的安排,从香港回到北京。他是从海外归来的官职最高的国民党高级将领。


1955年6月,祖父及夫人从北京饭店迁入东单麻线胡同新居。周恩来亲自到家中看望,关心他们的生活。当年“十一”,祖父还参加了国庆大典,登上了天安门城楼。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都亲自接见了他。那一段日子,也是祖父心情和精神状态最好的时期。1959年冬天,祖父旧病未除,又患了肺炎。就在去世前几天,他的老朋友朱德还一再去探望,坐在床边久久不忍离去。1960年1月17日凌晨,祖父溘然长逝。我想,“爱国将领”四个字,就是对祖父一生的最高评价。


——摘编自《环球人物》2013年12期


作者:卫智口述 刘畅整理编辑:周怡倩责任编辑:张裕


标签: 祖父   祖母   孙中山   蒋介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