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讲述:百年风云 红色记忆 - 抗美援朝系列(二十二)

讲述:百年风云 红色记忆 - 抗美援朝系列(二十二)

佚名 历史 2020年11月20日

讲述:百年风云 红色记忆 | 抗美援朝系列(二十二)

打开红色记忆,传承红色基因,


以信仰坚守初心,用行动诠释使命。


迎接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广播讲述节目


百年风云,红色记忆


本节目由安徽广播电视台新闻综合广播特别奉献。


大家好,我是老马,今天的百年风云红色记忆老马继续为你讲述抗美援朝战争的历程。昨天我们讲到1958年10月25日,最后一批志愿军撤离朝鲜。停战前,几乎每一个战场,每一次战斗,都缺不了“血战”二字。但就是这些以命相搏的战场上,“钢少气多”的中国军队一次又一次打败了“钢多气少”的“联合国军”。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冲锋号角与厮杀声成为当年美军挥之不去的梦魇,志愿军坚忍顽强、奋勇冲杀和不惧牺牲的精神,成为联合国军心中“谜一样的东方精神”。197653名志愿军战士牺牲在异国疆场,换来的是“东方精神”屹立在世人面前。


共和国领袖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牺牲后,彭德怀来电报询问是否将在朝鲜牺牲的毛岸英的尸体运回国时,痛失爱子的毛泽东说“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


1950年11月25日上午,时任志愿军司令部机要秘书兼俄语翻译,毛主席的长子毛岸英正在朝鲜北部大榆洞的志愿军司令部里紧张工作。突然,4架敌机向大榆洞袭来。


时任彭德怀军事秘书 杨凤安:百八十个凝固汽油弹,铺天盖地下来了。掉下来以后,房子是一片火海。


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只有50平方米的作战室木屋瞬间烈焰冲天,成了一片火海,来不及撤离的毛岸英和高瑞欣壮烈牺牲。当时和毛岸英一起同在志愿军司令部担任作战参谋的徐亩元。在那次惨烈的空袭中,因为刚跑出作战室不远而幸免遇难,但也被强大的气浪冲倒。在亲眼目睹毛岸英牺牲后,徐亩元将一只曾经和毛岸英共同使用过的,专门用来装重要文件和电报的小牛皮箱珍藏了一辈子。


毛岸英牺牲当天,彭德怀专门向中央军委作了汇报。这封短短的电报,彭德怀足足写了一个多小时。


“我们今日七时已进入防空洞,毛岸英同三个参谋在房子内,十一时,敌机四架经过时他们四人已出来,敌机过后他们四人返回房子内,忽又来敌机四架,投下近百枚燃烧弹,命中房子,当时有二名参谋跑出,毛岸英及高瑞欣未及跑出被烧死,其他无损失。”


时为毛泽东卫士 李家骥回忆说:主席听到后很突然,又拿烟,又把烟丢那儿。回过头,他又点烟。本来那个火柴盒就在他前面,他不知道,还在口袋里找。泪汪汪的,但是不明显地让你看出来他在哭,但是我们心里明镜得很,他的泪水比我们还要多,还要疼,那是他最亲爱的儿子。


毛泽东得知毛岸英牺牲的消息后,说:“打仗总是要死人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已经献出了那么多指战员的生命,他们的牺牲是光荣的。岸英是一个普通战士,不要因为是我的儿子就当成一件大事。”


1951年3月,毛泽东在与老友周世钊的谈话中讲道:“我作为党中央的主席,自己有儿子,不派他去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又派谁的儿子去呢。”


1953年4月,志愿军特级英雄黄继光的母亲邓芳芝参加全国妇联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后,毛泽东紧紧握着邓芳芝的手,动情地说了这样一番话。“你失去了一个儿子,我也失去了一个儿子,他们牺牲得光荣。”


毛岸英牺牲后,周恩来曾写给毛泽东一封亲笔信。在信中,周恩来提到“毛岸英同志的牺牲是光荣的”,他建议“胜利之后,当在大榆洞及其他许多战场多立些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的烈士墓碑”。


1958年2月,周恩来总理率领中国政府代表团,乘专机前往朝鲜访问。其间,周恩来专程来到位于桧仓郡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祭奠长眠于此的志愿军烈士。


周恩来总理手持花圈,和陈毅元帅、粟裕大将亲手为志愿军烈士献上了花圈,默立良久。


在两年零9个月的抗美援朝战争中,197653名抗美援朝烈士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牺牲的志愿军中,团职以上干部就多达249位。他们中的军级干部,有志愿军第67军军长李湘、第39军副军长吴国璋、第23军参谋长饶惠谭和第50军副军长蔡正国。


39军副军长吴国璋1919年出生于安徽金寨,1930年参加红军,39军一直是我军的主力部队,在军长吴信泉的带领下,参加了第1到第5次战役,1951年10月6日。吴国璋在我军司令部开完会,乘车返回到平壤附近时,遭到了美军的空袭,吴国璋中弹牺牲,年仅32岁。


1951年10月13日,67军正面迎来最猛烈的“秋季攻势”。李湘指挥部队依托阵地顽强阻击,创造了3天歼敌1.7万余人的赫赫战果。李湘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国旗勋章。1952年春,就在美军发动细菌战时,身处战场的李湘感染了致命细菌,病情迅速恶化,脸部也肿得非常厉害,但他仍以惊人的毅力,坚持指挥作战。很快,他的病情转化为败血症和脑膜炎,虽经医生百般医治,终抢救无效,于1952年7月8日13时与世长辞。


第23军参谋长饶惠谭,负责军事后勤保障工作。1952年3月21日凌晨,第二十三军的指挥所遭到了敌机近30分钟的轮番轰炸,饶惠谭不幸中弹壮烈牺牲,年仅38岁。1955年12月9日,饶惠谭的尸骨从朝鲜迁移回祖国,安葬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并立碑纪念。


志愿军第五十军副军长蔡正国在辽沈战役著名的塔山阻击战中正是守卫部队的主力第十师的师长,这一战,蔡正国成为“常胜师长”而饮誉四野。蔡正国在第五十军到任一个来月,就赶上了第四次战役,1952年1月28日,成功歼灭了英军精锐部队——第二十七旅。


1953年4月12日晚上9时,第五十军坑道外的军部驻地,一栋砖瓦结构的民房里,正在召开军事会议。晚9时40分左右,夜空里响起敌机的轰鸣。蔡正国正准备结束会议,一颗炸弹轰然爆炸。四溅的弹片击中了蔡正国和他身后的作战处处长。蔡正国的头上和胸部多处中弹,被抬入坑道后昏迷过去。由于失血过多,当晚10时,蔡正国心脏停止了跳动。


毛泽东得知噩耗喃喃道:“蔡正国,蔡正国,不幸殉国,又折我一员骁将”人们从蔡正国的上衣荷包里,找到了一张纸条,那是他头天才写好的给妻子张波的信。信中写道:自己在朝鲜前线一切都好,部队打的都是胜仗,让妻子不要挂念。等这次战役过去,他就请假回来看她和出生两个月儿子蔡小东没想到这封信成了蔡正国的遗书。


蔡小东回忆说:直到18岁那一年,母亲才告诉我,我的父亲叫蔡正国,18年前牺牲在朝鲜战场,我是一个烈士的后代。


图片资料由新华网提供


打开红色记忆,传承红色基因,


以信仰坚守初心,用行动诠释使命。


迎接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广播讲述节目


百年风云,红色记忆


本节目由安徽广播电视台新闻综合广播特别奉献。


2019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参谒中朝友谊塔时,饱含深情地说:志愿军烈士名册和纪念厅内巨幅绘画中,有中国人民都很熟悉的黄继光、邱少云、杨根思、罗盛教等志愿军英烈的名字和形象,他们的英雄事迹在中国妇孺皆知。


罗盛教1951年4月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担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47军第141师侦察队文书。


一次,部队在一个风雹交加的黑夜行军,伸手不见五指,一位朝鲜老大娘顶风冒雹地站在那里,手提保险灯为战士们照路,并不断提醒志愿军战士们:别掉进泥坑里。罗盛教觉得只有用杀敌立功的实际行动,才能报答朝鲜人民的深情厚谊。他几次要求上前线,可是指导员总是耐心地劝说他:“你的决心是好的,可是革命工作有分工,你正担任文书工作,对消灭敌人是有保证作用的!”罗盛教更加努力地工作,除圆满完成本职工作外,还经常冒着炮火到前沿阵地为战友送饭,抢救伤员。一天,连观察所附近的山村遭美军飞机轰炸,他冒着浓烟烈火,抢救出一位朝鲜老大娘和一名儿童。


在朝鲜的日子里,罗盛教时时感到朝鲜人民的深情厚谊,他和驻地平安南道成川郡石田里的老乡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他经常帮房东大妈担水、劈柴,乡亲们都夸奖罗盛教是好样的。


1952年1月2日,在罗盛教部队驻地附近,当地少年崔莹在冰河上滑冰时,不慎压碎冰面跌进近3米深的冰窟。正在冰河上练习投弹技术的罗盛教听到呼救声后,边跑边脱下棉衣,二话没说便纵身跳入冰窟施救,反复几次将少年推出冰面,无奈冰层太薄,几次营救均以失败告终。见此情形,罗盛教毫不气馁,而是深吸一口气,再一次潜入水中。最终,他使尽全身力气,用头成功将崔莹顶出冰面,自己却因体力不支而壮烈牺牲。


找到罗盛教的遗体后,村民们按照朝鲜当地最高葬礼规格将他安葬,还在他牺牲处立起一块木牌,上书:“生长在朝鲜土地上的人民,都应该永远记着我们的友人罗盛教同志,学习他伟大的国际主义精神。”朝鲜政府和人民为了纪念罗盛教,将崔莹的家乡石田里村改名为“罗盛教村”,将他牺牲的栎沼河改名为“罗盛教河”,将安葬他的佛体洞山改名为“罗盛教山”,并修建了“罗盛教纪念亭”和“罗盛教纪念碑”。


罗盛教舍己救人的英雄事迹很快在中朝人民中传开。1952年,他被中国人民志愿军政治部追记特等功,并被授予“一级爱民模范”荣誉称号。1953年,朝鲜追授罗盛教“一级国旗勋章”和“一级战士荣誉勋章”。金日成主席为其题词:“罗盛教烈士的国际主义精神与朝鲜人民永远共存。”


在罗盛教舍己救人精神的鼓舞下,中国人民志愿军队伍里涌现出一大批罗盛教式的国际主义战士。他们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在中朝两国人民中广为传诵并流传至今。


志愿军一等功臣,“罗盛教”式国际主义战士史元厚便是其中之一,史元厚所在的是铁道兵部队,主要任务是负责铁路运输,保卫铁路安全。


抗美援朝期间,部队广泛开展宣传和学习黄继光、邱少云、罗盛教等英雄人物的活动。史元厚被英雄人物的高大形象鼓舞、激励着。他暗暗下决心,用实际行动向邱少云、黄继光等英雄人物学习。


有一次,一列满载着棉花、汽油等军用物资的列车在山洞里起了火,浓烟滚滚,火势漫延。史元厚一边高喊着“同志们,快去救火”,一边迅速钻进山洞,冲向火场。烟熏得他喘不过气来,两眼直流泪,什么也看不见。他的脸和手被烫伤了,衣服被火烧着了,仍在奋勇救火。同志们看到他这般情形,硬是把他拉了出来。只见他在地上一滚,然后提起一桶水浇在身上,又冲了进去。烈火终于扑灭了,满载军用物资的车厢保住了,史元厚受到部队领导的表扬。


1953年12月1日,中国人民第三届赴朝慰问团第八分团来到史元厚所在的部队。慰问团住的宿营车停在安州火车站附近,史元厚和几个战友被派去担任警戒。


安州火车站后面有座龙潭岭,山脚下有个龙潭池,当史元厚和战友们路过这里时,有几个朝鲜儿童蹲在爬犁上滑冰,突然间,从龙潭池传来了惊叫声,原来一位朝鲜儿童陷入了冰窟,他两只手扒在冰上,挣扎着向人们呼救。


听到呼救声,史元厚飞快地向龙潭池跑去。他脱掉棉衣,跳到冰上伸手拉那个落水儿童。冰块继续塌陷,他和儿童一起落入冰水中。史元厚毫不犹豫地钻入水底,来回游动寻摸落水儿童。他好不容易摸到落水儿童,双手吃力地将其托出水平,又推到冰面上。“哗啦”一声,随着塌陷的冰块,儿童又跌进水里。在冰水中,当已被冻成半昏迷状态的史元厚竭尽全力第三次潜到水底把儿童推到了冰上,自己却再也游不上来了。史元厚用自己的生命,换取了朝鲜儿童的新生,以自己的英雄行动谱写了一曲伟大的国际主义颂歌,在中朝友谊的史册上增添了光辉的一页。


在70年前那场极端残酷的战争中,由于条件所限,很多志愿军烈士永远长眠在了他们战斗过的地方,再也没有回到祖国的怀抱。


今年已经87岁高龄的老兵张书义,曾担任过志愿军烈士安葬组组长。许多年过去了,张书义的心底始终深埋着一件极少提及的战地往事。


1951年5月的一天,正值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张书义正随部队向三八线以北进行战略转移。途中,他得知一个志愿军的战士牺牲了。听到战友牺牲的消息,张书义顾不得危险,带着一名护士,骑马朝着三八线以南狂奔而去。没过多久,他们在一处阵地找到了烈士遗体。


张书义回忆说:他身上的遗物有多少个?卡宾枪一支,子弹50发,志愿军入朝守则一本,还有一个空干粮袋。护士抬着他的头,我抬着他的脚,放到里边的时候,我们的高大姐说,战友,你长眠在南朝鲜了,胜利以后我们一定接你回国,我们忘不了你。


时光荏苒,当年掩埋战友的地方早就难以辨认,但对长眠于异乡战友的挂念,却成了张书义心底最难解开的心结。


2013年,在中韩两国政府的友好协商和共同努力下,韩方承诺向中方移交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437名埋骨他乡的志愿军烈士,魂归故里。


2014至2020年,韩方陆续向中方移交了7批共716具志愿军烈士遗骸。


70年来,我们始终没有忘记老一辈革命家为维护国际正义、捍卫世界和平、保卫新生共和国所建立的不朽功勋,始终没有忘记党中央和毛泽东同志当年作出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重大决策的深远意义。


70年来,我们始终没有忘记谱写了气壮山河英雄赞歌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将士,以及所有为这场战争胜利作出贡献的人们。


70年来,我们始终没有忘记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英勇牺牲的烈士们。


未完待续


今天的百年风云红色记忆就为您讲述到这里,本期广播讲述资料来自学习强国安徽学习平台,关注安徽之声微信公众号,点击下方菜单栏红色记忆,可以回听往期节目。我是老马,明天再见!

您有任何问题,可直接在安徽之声


微信公众号给我们留言


我们将第一时间回复


还有更多的精彩资讯和短视频


大家可以关注我们的抖音号


“安徽之声”


抖音号:2200999335


打开抖音直接扫下方二维码添加


标签: 牺牲   志愿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