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中国人民组织起来,是惹不得的!

中国人民组织起来,是惹不得的!

佚名 历史 2020年11月17日

中国人民组织起来,是惹不得的!

以下文章来源于北风雪林 ,作者作者北风


来源: 北风雪林(beifengxuelin)


中国人民组织起来,是惹不得的!


提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们总会想起近代以来的衰落,满怀遗憾。


我们也会一次次复盘,想研究中华民族是如何跌下神坛的,又如何避免在未来重蹈覆辙。


壹、华夏文明什么时候开始落后


我们第一个想到的会是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开启了华夏大地被列强蹂躏,割地赔款的岁月。


可1840年,并不是衰败的开始,中华文明与欧美列强拉开差距,我们会把时间线前拉到1760年。


1760年~1785年,英国人发明了珍妮纺织机,瓦特蒸汽机,标志着第一次工业革命在西方全面爆发,在欧洲生产力及军事工业化成量级提升的时候,我们还沉浸在乾隆盛世的幻梦中!


正是第一次工业革命,造就了西方工业文明与中华农耕文明的代差,使得西方列强,可以对中华大地降维打击,予取予求。


我们也听过一些观点,将中国的落后即挨打,不愿意算到清朝头上,而是明朝中后期诞生的资本主义萌芽被扼杀,落后于同一时间资本主义蓬勃发展的欧洲海权国家导致的。


如果仔细梳理中国和英国的发展曲线,我们发展速度的落后,确实是明朝中期开始的。


不少公知理论一直渲染的是明朝闭关锁国,禁止通海通商,没有海权思维,导致中华民族错失了资本主义的黄金发展期。


事实上,明朝只是输在他的农耕文明已经发展的太完美!


经历了唐朝的藩镇割据,宋朝孱弱的士大夫治国,明朝的政治治理,特别是在省府县三级已经相当的完善,从而在几百年后,依旧被清朝,民国沿用。


我们复盘一下明朝与欧洲资本主义爆发的发展路径,就知道明朝改变施政方针与政体,也不会坐上资本主义的快车。


欧洲资本主义的爆发有两大先决条件,一个是全球化的殖民地掠夺,另一个是国内血腥的羊吃人的圈地运动。


英国的圈地运动,是资产阶级将农民阶层彻底砸盘,从而让他们破产,无处谋生,转成工人。


另一方面,我们都学过能量守恒定律,这一定律在经济发展中同样有效。任何经济发展,都是有产业链的,而产业链的源头,就是资源的消耗。


资源一层层消耗,链条的每一个节点,还都有损失,这就是常说的发展能耗比。


而最终,任何繁荣的经济产出,一定是在源头消耗了等量的资源,加上各个环节庞大的资源损耗。


欧洲海权国家依靠的就是全球殖民地的资源掠夺与廉价劳动力的贩运。


这两条,是明朝选择开海,选择海洋贸易就能解决的么?不可能!


再说国内,英国资产阶级可以通过砸盘农民阶级,让他们失去土地而接受新身份,这在中国维护天下苍生的任何一个农耕政权看来,都是绝不接受的异端。


中国稳定强大的执政力,从中枢直达县一级的组织动员能力,确保了农民与地主阶层共同的生存权与财产权。


中国农耕社会,哪怕是盛世,也会有“重农抑商”的国策,这在很多公知的解读中,就是抑制经济发展,压制商人地位。


其实从春秋战国时代开始,几千年的农耕文明,大商人的地位一直不低,吕不韦甚至有奇货可居,投资一国国君的实力,而吕不韦,只是战国各国大商人中的三流角色而已。


几千年的农耕文明,秉持“重农抑商”,其实就类似于现在的打击“脱实向虚”。农耕社会的农业,其实就包含了整个农民与地主阶层的生产与经济生活。


而重利商业,会带来投机,从而破坏农业生产力。所以重农抑商,是为了以人为本,是在几千年的农耕生活中,优先解决吃饱饭的问题,才打击民间投机商业力量。


那么在农耕文明里,商业发达的宋朝难道不是最好的样板,证明商业同样可以发展么?打开地图就会发现,宋朝是中国历史面积最小的帝国,看起来丢掉了很多“老少边穷”地区,不用补贴这些地区的粮食转运,可也失去了所有的战略要地。


宋朝虚假的商业繁荣,也让它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被更低端游牧文明彻底摧毁的高端农耕文明,这里面的败亡逻辑北风以后会深挖。


贰、农耕文明的海权困局


明朝农耕文明的强大组织治理能力,确保了国内各阶层基本的生活需求。


这时候,不开海禁,是一种战略选择,毕竟明朝的开海派和禁海派几百年的交锋,其中涌出的无数人杰,不是你用“鼠目寸光,缺乏国际视野”就能够形容的。


中华民族放开海禁,我们来复盘三种情况就能明白,海洋贸易,无法带给明朝真正的复兴!


第一种情况,如果在宋朝或者明朝郑和时期放开海禁,中国人从事的也是公平的海洋贸易,是用中华与世界各自的物以稀为贵,带来的巨大利差。


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底蕴教育的人,不可能掠夺海外资源回来强大自身,如果不是在海外遭受攻击,中华民族也不可能绑架黑奴回来做廉价劳动力


那么中华民族在强势时代开海会怎样?会反哺外邦。因为中华民族的思维,每扩张一寸土地,都不会把新土地的百姓弄死,然后把资源掠夺回来。


就算是元朝,满清,入关之后,也被同化而好好治理新土地,满清将关外划为禁区,而不是掠夺中原资源,去发展原本的地盘。


中华民族一旦开海,在强势王朝时期,会将域外之民等同看待,对他们,付出会多于收获。


这种付出型的经济模式,就不可能诞生欧洲掠夺殖民地获得的无限资源。


第二种情况,到了明朝中后期,国力不占优势时,平等开海呢?依旧面临两方面问题,此时开海,面临朝贡贸易和自由贸易两种途径。如果是朝贡贸易,以中华民族五千年的礼教传承,一定是自己吃亏,外人占便宜的贸易,结果空耗国力。




如果是自由贸易呢?根源还在于那时的明朝,没有东北的黑土地粮仓,江南沿海,同时也是产粮地,赋税重地。


江南的稳定与鱼米之乡的农业根基是一定要保障的。


可是翻查明朝典籍,会发现那时候的士大夫建言里,已经提到海洋贸易导致民心思动,追逐暴利,从而破坏了农业生产。


那时候明朝士大夫主张天朝自给自足,这不是短视与自傲,而是没有海洋贸易,当时的农耕文明确实依旧可以稳定发展,此时的海洋贸易,也只是平等贸易的获利工具。


平等贸易就是有所出有所入,从资源经过产业链形成产品的链条来看,这种平等获利与欧洲的殖民掠夺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第三种情况,就是在晚清到民国,国力衰弱时开放海禁,这时候,我们以前提到更多的是欧美的产品倾销地。


本质上,这是工业革命后西方工业文明生产力,对农耕文明小手工者的降维打击与无情碾压。


民族工业会瞬间被摧毁崩盘。就拿最近的解放战争时期,坐拥江南富庶之地的蒋公,经济却比西北贫瘠之地的我党经济先一步崩盘,这其中,美国经济援助的功劳不小。


蒋公以为他获得的是美帝的经济支持,可他开放整个市场,最后就是美国物资倾销将沿海江浙的民族工业彻底摧毁,蒋公也就失去了经济造血的基本盘。


以上三种模式,中华民族强盛时开海,输出少于所得,衰败时开海,更是有亡国危机。


叁、皇权不下乡


有人说,改变古人观念,让他们到海外掠夺,屠杀,把资源掠夺回来搞工业革命不行吗?


这就是各族群文明基因的密码了,你这样的思想在现阶段还不是最强国的中国都无法宣之于口,你在扩张就是输出资源与责任,域外之民仰慕华夏,就是华夏子民的古代,宣扬掠夺与屠杀,可能么?


所以,中华民族在殖民时代,错过海外掠夺,是民族价值观的必然。


那么国内呢?明朝国内因为拥有强大的组织治理能力,确保了一个阶层不被另一阶层彻底摧毁而聚集原始资源积累。


所以是封建帝国强大的组织能力,确保了国内颠覆掠夺式的圈地运动没有发生。


但同时,中华民族的衰败,是明朝组织能力很强,但是还无法更强导致的。


前面讲的,都是明朝深入到县的组织能力,确保了农民阶层不被摧毁,禁止了资本主义集团的原始基本积累,也就让资本主义无法从萌芽实现茁壮的成长。


那么明朝又怎么会因为组织能力不够强,而导致衰败呢?


明朝组织能力不够强,体现在“皇权不下乡”!


什么意思?就是农耕文明最鼎盛的组织能力,也只到县这一级,县令以下,无论是钱粮,治安,赋税,都是县令与乡绅共同治理。


而到了更基层的乡村,更是族例乡规填补国法的空缺。


国家组织能力只能组织到县令这一级,自然也就无法阻止强大的乡绅阶级拒绝改变,将农民固定在土地上。


明朝强大的政权组织能力,让新生资本无法掠夺摧毁固定阶层,可是他无法直达民众的组织能力,也丧失了自上而下改革图强的土壤。


所以明朝的衰败,就源于无法更进一步,构建从中枢直达平民的组织能力,也就失去了发展新产业,新阶层,新动能的革新能力。


肆、两种发展模式的对决


有人会说,西方的自由经济,政府没有深入平民的动员能力,不是一样发展更快,更早进入更高级的工业文明么?


那么我们用宏大叙事来复盘一下西方几次工业革命的发展模式和我国建国后的几次经济变革的发展模式,来研究组织能力的重要性。


西方资本主义的弱政府,没有组织动员底层百姓的能力,如何发展出资本主义和工业革命呢?


依靠的就是嗜血的高额利润以及放任的优胜劣汰。欧洲海权国家不需要动员底层,只需要向资本主义放开足够的利润,就可以让他们海外殖民地与国内双向的摧毁旧阶层。


对优胜劣汰的放任甚至崇拜,让他们可以深刮一层皮的将农耕文明的农民阶层铲除,覆盖先进的工业文明。


整个欧洲文明发展史,和东方一样,也经历了从游牧文明,到农耕文明,继而被覆盖的工业文明。


因为每一个文明都太短暂,没有形成足够的组织扎根能力,所以轻易的被高级文明铲除,覆盖。


西方经历的第一次工业革命,第二次工业革命,都是在铲除农耕文明后,一层层覆盖,不断加厚的资本主义发展模式。


我将这种模式称为“覆盖型经济发展模式”。显而易见,第一次工业革命,第二次工业革命让欧美的资本集团覆盖的无比厚实,以至于第三次互联网产业革命,根本无法深入的改变欧美生产力。


互联网只是欧美工业体系的附属品,较小幅度的提升欧美工业化生产效率而已


我们再来看看中国的几次生产力变革。第一次,因为农耕文明强大的组织保护能力,资产阶级工业革命,在中国的影响,只是浅浅的一层,无法摧毁旧阶层,也无法扎根新阶层。


这也就决定了,上个世纪,列强瓜分的中国,资本主义无法救中国。那么共产党建国之后,如何追赶欧美列强的几百年工业化道路呢?


大家可能都知道新中国前三十年重工业打基础,改革开放前二十年轻工业完善产业链,第二个二十年互联网革命带来经济腾飞的经济发展道路。


我这里,想探讨的是这种故有发展路线,为什么只有中国实现了七十年追赶欧美三百年的工业化奇迹?


我认为这是中国独一无二的发展模式的功劳,与欧美的“覆盖型工业化”模式对应,我将这称为“楔子型发展模式”。


形象的说,就是每次生产力跃升,都是组织动员,影响所有阶层的“钉钉子发展模式”。


游牧文明在最底层,农耕文明附着其上,上面是工业文明,这是人类发展的必然阶段。


而新中国,从建国苏联156项重工业援助项目开始,就是采取摧毁既得利益阶层,直达最底层民众的发展模式。


这段艰苦的筑基过程,既有直接钉穿资产阶级利益的魄力,也依靠中国农民一段时间忍受剪刀差的付出。


所以建国三十年,钉下了重工业的第一个楔子。


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四十年的经济发展,所有经济学家将中国的发展归功于工业化。全产业链,基建狂魔,工匠精神被盛赞。但我要说,仅仅是工业化,制造业全产业链,可以支撑越南,韩国,甚至日本的强大,但带不来十四亿大国的强大。


那么中国繁荣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其实是很多主流分析者害怕道破的“城市化”!中国几十年的舆论场,城市化始终是和城市高房价,农村人户籍歧视,农村劳动力流失等叠加在一起,所以没有人敢于把城市化在发展中的地位高调的展示出来。


但我要说,中国过去四十年的经济高速发展,特别是最近十五年,是工业化叠加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城市化共同造就的。


特别是2008年经济危机之后,全球需求萎缩,中国的制造业外贸出口增长停滞,最近十年,因为制造业自动化率的提高,制造业吸引就业的能力,是下降的。中国最近几年,每年新增一千多万就业,其中服务业创造就业的能力远强于制造业。


那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服务业岗位呢?就因为中国快速的城市化,造就了十亿人的市民阶层。


在自给自足的农村,是不需要这么多服务性岗位的。正是有十亿市民,才会有衣食住行的需求,才会有滴滴,网购,快递,外卖,才会有影视剧,游戏直播等娱乐市场。


所以如果中国也是简单的覆盖一层工业化,是无法对欧美进行弯道超车的。


伍、穿透与整合


中国建国时期,就是团结工农,凿穿工业文明与农耕文明界限的发展模式。


过去四十年,就是在建国重工业楔子上面,继续钉下轻工业和城市化的楔子,也让重工业以基础建设的形式,更深入的契合新一次的工业化发展。


如果说,前两个三十年,中国的两次楔子发展,调动城乡所有阶层的变革,只是追平了欧美的覆盖性工业发展,那么最近十年,这种直达基层的楔子发展模式,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优势,被无限放大。


进入第三次互联网产业革命,欧美只在PC互联网时代,利用电脑提升了工业化效率,就算是欧洲最顶级工业国德国,也完美的错失了后续移动互联网生态的所有红利。


全球的移动互联网红利,被中美两国瓜分,如果进一步分析,会发现中国的移动互联网红利应用的更深入,更充足,这背后的发展逻辑是什么?


根源就是西方的刮皮覆盖型发展模式和中国楔子发展模式的差别。


欧洲最早进行工业革命,两次工业革命形成两层厚厚的资本利益层。所以新的互联网科技革命,其爆发力只能在两层故有基本上浅浅覆盖一层,没有当初圈地运动铲除农民阶层一样的实力。


而美国,因为金融资本发展更强,金融资本的逐利性,让他们会抛弃一些产业资本,用互联网新科技的new money,去淘汰旧有资本的old money。所以美国的互联网革命红利成功的在前两次厚厚的工业革命上刮去一层,再覆盖,就比欧洲的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好。


可是美国为什么发展不出深入基层的移动支付呢?没有到村的网购呢?没有快读到家的外卖呢?


因为他们构建不出成熟的移动支付环境,没有完善的基础设施建设与物流快递体系,没有充足的外卖员劳动力。


而这三块中国是如何做到的?是前期经济发展中,用工业化与城市化,深深钉入的楔子打下的基础。


也正是有中国这种深入基层的组织能力,才能让人相信,在未来的5G,新能源,电动车,芯片,自动驾驶等领域,只有更强的组织能力,更深入的资源调动能力,更深入的产业穿透力,行业整合力,才能带来竞争的胜利。


如今的中国卫星科技,已经用来确保十八亿耕地红线,以及预防巨大生态污染。中国的电商也深入扶贫领域,农业领域,正是这种新科技对传统农业的提升,就是组织力与穿透力的最强体现。


再深入一层的看待中国人组织能力的问题,依旧是为什么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的问题。我们以前的历史课本强调,清朝末年的中国,社会矛盾极其尖锐,改良已经无法拯救中国,只有推翻一切的革命才能拯救中国。


到了新世纪十年,国内发展中遇到社会矛盾尖锐对立的问题,教科书里就开始删激进抨击社会,闹革命的文章。这是缺乏自信的表现。


因为他们无法回答一个悖论:面对尖锐的社会问题,面对政府与民众的对立,是否改革一定无效,革命才能终结这一切?


这种人类几千年历史周期律发展的铁律让有些人失去自信,开始删除鼓动革命的文章!


这大可不必,一个政权能否通过改革而不是被革命推翻来解决社会矛盾的本质差别是什么?是深入基层的组织能力与绝不脱离群众的执政初心。资产阶级无法救中国,就因为他们的改良只是浮在最表面的那一层,而中国共产党能够救中国,能够自我革新,自我净化,就因为他绝不脱离群众。


一个政权,只要有顶层直达基层的组织能力,就拥有自我革新,用改革来解决问题的能力。这是能够终结历史兴亡周期律的磅礴力量。


陆、掷地有声的宣言


“中国人民组织起来,是惹不得的。惹翻了,是不好办的。”这句振聋发聩的宣告,历史上分别出现了两次。


一次是中国人民在一穷二白,资源匮乏,装备落后的情况下,依靠全国组织能力,在朝鲜战场打败了武装到牙齿的联合国军,这是军事上的立国之战。


另一次是在全球新冠危机中,欧美强国,多么完善的制度,多么先进的科技都在新冠病毒面前缴械投降,死伤惨重。只有中国用绝无仅有的组织能力,第一个扑灭本土病毒,并向世界提供援助,引领世界正确的抗疫道路以及疫情后的经济发展。这是中国在公共卫生领域的立国之战。


现阶段,国内对政府强大直达基层的组织能力,在战争与疫情等公公危机领域的作用,有了共识。可是对这种力量在经济与社会发展中的作用,认识不足,甚至还保留争议。


大家仅仅注意到这句宣告在抗美援朝与抗击病毒时的作用,却忽视了这次宣告的第三个时机,就是在中美激烈博弈,中国宣告未来十五年发展布局时,做出这一宣告。那么这一宣告的作用,就绝不仅仅是在公共危机上适用了。


在军事与公共卫生之后,这种组织力量还将带领我们打赢科技立国之战,教育立国之战,文化立国之战,价值观立国之战……


在这股能够终结几千年历史周期律的力量面前,任何大洋彼岸的狂风巨浪,也只是民族复兴巨轮前的朵朵浪花!


标签: 中国   发展   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