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日军罪行录——难忘的日军暴行

日军罪行录——难忘的日军暴行

佚名 历史 2020年10月25日

日军罪行录——难忘的日军暴行


作者:太原 曹显强



我是沁源县官滩乡琴峪村人,1938年8月参加革命工作。开始在沁源县八路军工作团,后到县独立营,1940年又调到岳北三地委(对外称长沙部)。这段时间正是日本帝国主义向我国大举进攻,向我根据地残酷扫荡之时。特别是对太岳区革命根据地腹心沁源县残暴至极。烧光、杀光、抢光“三光”政策、“铁滚战术”、“铁壁合围”等各种办法都全部用尽。我县被日寇杀死、烧死、煤窑熏死的群众不计其数。凡是日寇扫荡过后的村庄都是死尸遍地,有的全家七、八口人无一生还。房子还被烧光,牛羊鸡犬都不给留下。1940年日寇扫荡,我和长沙部机关的同志转移至灵石县,在十天后返回沁源县路经石台、杭村、韩洪、程壁、王壁等村,亲眼目睹了日寇刚烧杀过后的场面,浓烟还在冒着,庙里和院落被日寇烧死、杀死的男女老少遍地皆是,情景十分残忍。


这里只列举一下我村(琴峪村)的情况。这是有据可查的。抗战开始这个村只是个不到60户人家的偏僻小村,应该说是可以幸免于难的。但实际情况是大难不止,付出了血的代价。


1940年秋日寇向我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实行灭绝人性的“三光”政策,将我村百分之九十五的房屋烧毁,粮食衣物、灶具化为灰烬,牛羊抢走大半,致使全村老幼无吃无穿四处逃难。在这次扫荡中,杀死我一名决死纵队伤员,还有村民曹来金、曹三则(我本家哥)、龙金则、张三则、邓爱则(我亲姨姨)共6人。


1941年秋日寇扫荡,又把我村修好的100余间房屋再次烧毁。杀害了村党支部书记何文宽,民兵情报组长董文明,村民龙印生及其妻郭氏等4人,抓走村民王木金、郑保柱、田四小、曹土生(我父亲),打伤村民张妥孩、张印歧、曹有红(我弟弟)等。


1942年秋,日寇分三路进攻围巢,把我村村民曹吉堂、王富元、何永昌3人抓到沁源县城杀害。


1943年农历二月初二,日寇再次扫荡我村,把村民贺水金抓至琵琶园村,因拒给其带路惨遭杀害,曹三小抓至太原被杀害。


1944年秋,日寇扫荡我村时,又把民兵队长王秃小抓至圣佛岭惨遭杀害。


综上所述,从1938年至1944年日寇先后五次扫荡我村,残杀我干部、村民18人、打伤3人,有8户被杀的绝了门。烧毁房屋、庙宇524间(我家房屋全部被烧毁),抢走、杀死牲畜50多头,1500余石粮食化为灰烬,猪、羊、鸡、犬全部抢光。仅留有被鬼子撤退后抢救留下的三间庙房和13间平房。


日寇暴行、罄竹难书,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每当回忆起这些往事就心痛不己,总会激起对日本侵略者的仇恨,心情十分沉重。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日本法西斯犯下的滔天罪行,欠下中国人民的血债一定要清算,以告慰死难者。


摘自《沁源抗战实录一》



标签: 杀害   扫荡   村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