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抗战期间 日军为何未能攻占阜阳

抗战期间 日军为何未能攻占阜阳

佚名 历史 2020年10月21日

抗战期间 日军为何未能攻占阜阳

“日不过颍”的说法在阜阳及周边地区流传较广,即:抗日战争期间日军始终未能攻占阜城。究其缘由,一方面是由于阜阳一带中国抗日力量相对强大,一方面是因为阜阳对于日军而言战略位置和价值相对不很重要。抗战时期,这一特殊的形势和战略位置,对阜阳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5周年之际,阜阳师范大学教授梁家贵先生就此撰文,谈谈自己的研究成果和学术观点。


日不过颍的由来


阜阳位于安徽省西北部,全面抗战8年期间始终未沦陷,可谓全面抗战时期“大前方的后方”。因此,在阜阳及周边地区,民间流传“日不过颍”的说法,意思是日本军队经过阜阳时要绕道而行,并未攻占阜阳。


关于“日不过颍”的缘由,民间有两种并非科学的解释:


一是地名因素。阜阳古称“颍州”,简称“颍”。历史上,中国称日本为东瀛 ,谓之海国瀛洲之意。“瀛”与“颍”的汉语发音相同,均为“ying”。巧合的是,两字在日语中,片假名也相同。日本是一个宗教色彩浓厚、宗教势力强大的国家,使得日本民众(包括军人)具有一种浓郁的迷信心理。因而,当日军面临是否侵占阜阳的问题时,由于考虑到阜阳同自己国名有着相同的发音,产生了忌讳,最终不得不导致绕道而行。


二是民风因素。皖北地区民风剽悍、好勇、尚武,人民群众向来有反抗外来侵略的传统。日军进犯阜阳时,同样遭到当地民众顽强抵抗,并最终迫使日军放弃占领阜阳的野心。


第一种解释显然牵强附会,而且与历史事实不符。抗战期间,阜阳尽管是“大前方的后方”,但同时又是“大后方的前方”。尽管日军未能占领阜阳,但曾多次对阜阳及其周边城市发起进攻和空袭,人民深受其害。


一寸山河一寸血(资料片)


第二种解释有一定道理。抗战期间,阜阳及周边地区民众为反抗日军的烧、杀、淫、掠,纷纷组织各种抗日武装,多次自发组织打击日本侵略者,给日军的军事行动造成不小影响,有力支持了抗战。但是,这种解释显然不够全面。


日不过颍的正解


“日不过颍”的说法符合历史事实,但其缘由应从以下两个方面解释:


第一,阜阳及其周边地区的中国抗日力量相对强大。抗战期间,阜阳及周边地区除有国民党地方党政军部门外,还迁来许多外地机构。例如,国民党鲁苏豫皖边区总部迁至阜阳西北的临泉,国民党山东省流亡政府、江苏省流亡政府先后迁至阜阳西南的许堂、柴集和方集(今均属阜南县),形成了一股强大抗日力量。国民党军事力量方面,至1940年,驻守阜阳的国民党正规军主要有九十二军、五十一军、十一路军五十六师、八十五军李楚瀛部和骑兵第二军廖运泽部,计8.31万人;地方武装有阜阳县人民自卫军(后改为抗日人民自卫军第三路军)、后备队、保安总队(后改为国民兵团)等,在抗击日军侵犯阜阳的战斗中均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中国共产党在阜阳北面建立了豫皖苏边区抗日根据地,组建了新四军游击支队(后改为新四军第六支队),至1939年11月,已有3个主力团、3个总队,连同地方武装达到1.2万余人;至1940年6月,仅支队就发展到1.9万余人,有力屏障了阜阳城。此外,为动员广大民众参加抗战,阜阳及周边地区先后建立“抗日民众动员委员会”,开展了形式多样、丰富多彩的抗日救亡活动,极大激发了民众抗日热情,有力支持了阜阳抗战。


史料显示,抗战期间,日军针对阜阳城发起的大规模进攻主要有两次:第一次是1941年2月,驻亳县日军数千人,连同坦克数十辆,飞机20余架,进犯阜阳。国民党九十六军官兵英勇抵抗,击退了日军进攻。


日军狂轰滥炸(资料片)


第二次是1944年4月底至5月初,蚌埠、淮南一带日伪军1万余人进犯阜阳,企图策应平汉线作战,国民党骑二军、暂编十四师一部顽强抵抗,沉重打击了日军,取得了阜阳保卫战胜利。


此外,日军再也没有组织具有一定规模的进攻。由此可见,正是因为阜阳及其周边地区的中国抗日力量相对强大,才有效阻止了日军的进犯。


英勇抗击敌人(资料片)


第二,阜阳地处偏僻,交通不便,经济落后,对日军而言战略价值并不十分重要。抗战初期,日军迅速推进,重点进攻我国大城市及交通枢纽,打击国民党主力部队,企图迫使国民政府屈服。战争进入中后期后,日军以巩固沦陷区、掠夺资源为主。由于经济发展水平、地理位置及交通条件等因素,阜阳始终没有成为日军进攻的重要目标。当然,日军主力之所以没有进攻阜阳,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即黄河花园口决堤及其随后形成的黄泛区。黄河花园口决堤,造成豫、皖、苏3省40余县的泛滥区,人民生命财产遭受惨重损失。同时,日军各部队均被迫停止追击。日军第14 师团一部被洪水包围于中牟县城;位于黄水泛滥中心的第16师团一部,来不及撤走的车辆、战车等重武器,皆沉于水底,并冲走、淹死了一批日本士兵。急流的黄河水注入淮河时,淹没了淮河堤岸,7月13 日,大水冲断了淮河大铁桥,蚌埠至宿县一带,亦成泽国。


黄河花园口决堤后黄水泛滥,客观上对日军兵力部署造成了一定影响。因为日军华中派遣军原计划将进攻主力置于沿淮河向大别山北部地区方面,由于黄水在淮河流域泛滥,顾虑到部队由淮河西进和作战物资输送会发生困难,因而将进攻主力改在长江方面。也就是说,因为黄河花园口决堤,使阜阳及其周边地区避开了日军主力侵犯。此外,由于黄河水在淮河流域泛滥,黄河水退去后,在临泉、阜阳东北、北面形成黄泛区,中日军队在此形成对峙,成为阻挡北面日军进犯的屏障。日军主力如进犯阜阳,只能从平汉线的信阳,或者津浦线上的蚌埠出发,而两地均距离阜阳较远,因此不易窥视。


正是上述两个因素的存在及其综合作用,造成了阜阳及其周边地区在抗战期间的偏安局势, “日不过颍”的说法才会产生。


日不过颍的影响


“日不过颍”使阜阳成为“大前方的后方”,还为安徽乃至全国抗战提供了有力后勤保障。史料记载,抗战时期的阜阳是大后方与敌后的中转站,不仅国民党苏鲁战区各部队的枪支弹药、军需物资、军饷,以及兵员补充要在这里接济,而且国民党的军政要员、社会名流等也要经过这里前往大后方。


抗战时期,阜阳及其周边地区容纳大量外来人口,以及国民党军队、军政机关,公私立中小学、高等院校,还有文化教育、商业和金融等团体组织,成为名副其实的“大前方的后方”。


抗战时期阜阳的文化、工商业均有了一定发展,这对阜阳后来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抗战时期,阜阳及其周边地区商业发展尤为突出,特别是界首三镇(太和县界首镇、临泉县刘兴镇和河南省沈丘县皂庙镇)人口集中,商业繁盛,成为名噪一时的“小上海”。工业和手工业方面,据不完全统计,抗战时期阜阳地区创办了纺织工厂6家、打蛋厂1家、机械厂1家、卷烟厂7家,为抗战提供了经济财力支持。


(阜阳日报通讯员 梁家贵)


标签: 周边   日军   地区   阜阳   抗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