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魏晋人物谈(9):司马昭之心:路人未必皆知(之二)

魏晋人物谈(9):司马昭之心:路人未必皆知(之二)

佚名 历史 2020年09月25日

魏晋人物谈(9):司马昭之心:路人未必皆知(之二)

二、如何看待“司马昭之心”的篡位不忠问题


一千多年来,“司马昭之心”受到的最大诟病,就是“为臣不忠”,“忤逆篡位”。赵翼说:“司马氏当魏室未衰,乘机窃权,废一帝、弑一帝而夺其位,比之于操,其功罪不可同日语矣!”(《廿二史札记:魏晋禅代不同》)直到当下,很多人还是沿用这一尺度和声音。把司马昭视为大逆不道的奸臣贼子,似乎已经是盖棺论定的铁案。




其实这个认识似乎还有思考和斟酌的必要。
首先,历史上对于“司马昭之心”的评价,并非只有一种否定的声音:
先帝顺天应时,西平巴、蜀,南和吴会,海内得以休息,兆庶有乐安之心。而吴复背信,使边事更兴。夫期运虽天所授,而功业必由人而成,不一大举扫灭,则役无时得安。亦所以隆先帝之勋,成无为之化也。(羊祜《请伐吴疏》)


世宗以睿略创基,太祖以雄才成务。事殷之迹空存,翦商之志弥远,三分天下,功业在焉。(房玄龄《晋书·帝纪第二》)




对同一个人的易代作为产生两种截然相反的评价,原因来自中国历史上的“正统观念”和“忠君观念”。
“正统观念”从先秦时期就开始酝酿,到汉代就有比较明确但比较零散的表述。《汉书·郊祀志下》::“宣帝即位,由武帝正统兴,故立三年,尊孝武庙为世宗,行所巡狩郡国皆立庙。”从宋代开始人们开始系统关注“正统”问题。欧阳修、苏轼等人先后写过《正统论》。欧阳修曾对“正统”做过比较明确的界定和解释:
正者所以正天下之不正也。统者所以合天下之不一也。由不正与不一,然而正统之论作。(《正统论》上)
在这样的正统观念下,以“司马昭之心”得来的西晋皇位也在“正统”之列:


夫居天下之正,合天下于一,斯正统矣,尧、舜、夏、商、周、秦、汉、唐是也。始虽不得其正,卒能合天下于一,夫一天下而居正,则是天下之君矣,斯谓之正统可矣,晋、隋是也。(《正统论》下)




欧阳修




在欧阳修看来,判断是否“正统”的标准,并非仅仅“正”这一条标准,还有另外一条标准就是“合天下于一”。所谓“合天下于一”就是指达到实际上的统一天下的状况,而以“司马昭之心”获取的西晋王朝,恰恰符合这个标准。后来苏轼进一步发挥了欧阳修这个观点,用“名”和“实”来表述“居正”和“合一”这两种情况(见苏轼《正统论》)。
可见,即便按照古代政治文化的“正统”观念,司马昭以晋代魏,也是符合规则范例的。那么“司马昭之心”受到群起攻之的另一重要理由就是所谓“忠君”观念。
宁可先生认为,尽管先秦时期已经出现“忠君”的观念和提法,但尚未形成系统普遍观念。从秦始皇到董仲舒完成了“皇权”和“忠君”观念的完整体系建构和至尊地位确立(参见宁可、蒋福亚《中国历史上的皇权和忠君观念》,《历史研究》1994年第二期)。“皇权”与“忠君”与封建专制制度捆绑在一起,成为中国古代皇权树立绝对权威,排斥任何异端的坚强保证。
但是,封建专制制度在构建“皇权”“忠君”这一对护身法宝的同时,也留下深深的不可弥补的漏洞。那就是,绝对唯一的忠诚与各家王朝本身的不稳定构成深刻尖锐的矛盾:


中国封建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制度不像某些国家例如沙俄和日本,它没有一个固定而久远的传统的沙皇或天皇。二千多年中,王朝的更替是常事。而觊觎皇位,争夺皇权者又不知凡几。当改姓易代之际,不论是明目张胆的篡拭,欲盖弥彰的禅代,还是旧朝崩解群雄逐鹿的乱局,原来上下有序的封建秩序动荡混乱,皇权的绝对性、唯一性被否定裹读, 而皇权的尊崇性则大大贬值。不事二君的忠君观念受到最大的挑战。此视为忠者, 彼视为逆,此视为顺命,彼视为抗命,此视为君子,彼视为小人。人们从一己之私利或某种原则出发,或事新君,或忠旧主,或隐世避乱,或借言孝亲以待机,或如历事数朝,改姓之际率先奉迎的代老臣冯道,或为知其可而为之的文天祥、陆秀夫。动乱的时世,转换不定的皇权,使不同的人作出不同的抉择,而无法有统一的标准。然而,新朝建立,大局底定之后,忠于新朝不许有贰的忠君观念又成了最高的道德准则。这种对忠的双重标准,不仅为人们所实行,而且为人们赤裸裸地道出,如《三国志·魏志·徐宣传》所说:“帝王用人,争夺之时,以策略为先。分定之后,以忠义为首 。” (宁可、蒋福亚《中国历史上的皇权和忠君观念》,《历史研究》1994年第二期)




明白这其中的奥秘,也就应该能多少明白几分,我们在斥责“司马昭之心”的同时,又将怎样面对历朝历代那无数取代旧王朝的“篡位”者?同时,我们在斥责“司马昭之心”的同时,我们自己又是以哪家“皇权”为“正统”?我们自己在对谁实行“忠义”?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人,我们还有必要去追随封建专制时代的“皇权”“忠君”观念,模仿古冢腐骨的腔调去表彰谁“忠义”,斥责谁“大逆不道”吗?


(未完待续)










(本文选自《文史知识》2020年第九期)


标签: 正统   观念   司马   皇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