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惊险!解放军秘密抢先挺进东北,竟被苏联红军包围在沈阳火车站不许

惊险!解放军秘密抢先挺进东北,竟被苏联红军包围在沈阳火车站不许

佚名 历史 2020年09月14日

惊险!解放军秘密抢先挺进东北,竟被苏联红军包围在沈阳火车站不许下车,曾克林一天三次交涉无果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首先进入东北


1945年8月8日,苏联宜布对口作战。150万苏联红军大举跨过边境进入东北,迅速控制东北各大城市和主要交通线。10日,日本表示接受《波茨坦公告》,15日,日本天皇裕仁向公众宜布无条件投降。从19日到月底,日本在东北的关东军已全部解除武装。


面对短时间内如此迅猛的急转直下的巨变,谁能够当机立断,毫不延误地争取先招,谁就能在事态的下一步发展中取得主动地位。


中国共产党丝毫没有错失时机,立刻采取了相应的有力行动。尽管情况还没有完全明朗,8月10日、11日,朱德总司令就接连发出七道命令,命令各解放区抗日部队对日军展开全面反攻并受降。其中,第二号命令要求原东北军吕正操,张学思、万毅部和现驻冀热辽边境的李运昌部立刻向东北和内蒙地区进发。以“配合苏联红军进人中国境内作战,并准受日“满”敌伪军投降”。可以注意到:延安总部要求首先向东北进发的部队,一部分是东北民众熟悉并感到亲近的原东北军,一部分是离东北地区最近的冀热辽部队。这种选择是十分恰当的。


最先行动的是冀热辽部队。他们做到了雷厉风行、闻风而动。尽管蒋介石要解放区抗日军队“应就原地驻防待命”,但据李运昌回忆。“冀热辽区党委、军区接到(总部)命令后,于8月13日在(冀东)丰润县大王庄召开了紧急会议,决定全力以赴坚决执行党中央交给的光荣任务,抽调八个团、一个营、两个支队,一万三千余人和四个军分区司令员、四个地委书记兼政委及二千五百名地方干部挺进东北,并由我负责组成'东进工作委员会”“。


冀热辽的东进部队分为三路,其中东路的第十六军分区部队由曾克林,唐凯率领,绕开山海关,经九门口跨越长城,先用十天时间扫清山海关外围,将日伪军三百多人围在山海关城内。30日,在苏军炮火配合下,曾克林部攻克了战略重镇山海关。9月4日,曾克林部乘火车北上,进入并接管锦州。第二天,曾克林、唐凯又率部乘火车继续前进,直抵沈阳。


沈阳是苏联红军在8月21日解放的。他们事前设有得知有关八路军的任何消息,对曾部的到来感到十分突然,立刻调部队将火车站包围起来,不准曾部下车。曾克林前往苏军司令部交涉。三次没有结果,曾克林只能以大家都是共产党人来打动对方。这时,部队在车上已停留一天了。


苏军沈阳卫成司令卡夫通少将最后同意部队下车,到离沈阳30公里的苏家屯去。这是东北民众在东北沦陷14年后第一次见到中国军队。部队行进途中,民众情绪十分热烈。卡夫通又改变主意,同意部队改驻沈阳故宫东面的小河沿。9月7日。苏联驻沈部队近卫军第六集团军司令员克拉夫琴科上将等会见曾克林、唐凯。商谈时,苏军提出:“从现实看,由于受中苏条约的限制,国民党接管东北似乎是合法的,共产党接管东北似乎是非法的。因此,建议你们对外最好不叫八路军,八路军改成东北人民自治军。”“我们可以在东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外交上也可以争取主动。”苏军远东司令部又下达命令,凡佩戴东北人民自治军标志的部队,可以在东北各地活动。苏军还一度把日本关东军最大的苏家屯仓库交给曾克林部看守,但不久又收回了。


除了可以首先行动的冀热辽部队以外,中共中央接着凋动的是在山东的原东北军万毅部。万毅是辽宁金县人,满族,十八岁投入东北军,做过张学良的临时副官,西安事变时是东北军中最年轻的团长,1938年秘密参加中国共产党,1942年带领原东北军第-师进入山东滨海抗日根据地,后任滨海军区副司令员兼滨海支队支队长。日本准备投降的消息传出的当天,中共中央立刻考虑到需要运用这支原东北军的部队,致电山东负责人:“万毅部东北军人数、战斗力与干部配备状况请查明即告,并待命调动。”但没有向他们言明要调动到哪里去。两天后,又致电山东,这次就讲明白了:“万毅东北军速即完成出发准备,待命开往东北。”8月20日,中央军委致电山东分局等,作进一步指示。电文又谈到调一批干部去东北的事:“另由陕甘宁边区配备一个团,晋绥军区配备三个团,中央配备一个干部团,共五个团,由吕正操,林枫率领开东三省。以上告知万毅,但勿在报上发表。”吕正操是辽宁海城人,林枫是黑龙江望奎人,可见中共中央十分重视第一批进人东北的部队和干部要尽可能多一些东北民众容易亲近的东北籍人士。万毅部原定由陆路经河北到热河边境集结待命。29日,中央又来电:“山东干部与部队如能由海道进人东三省活动。则越快越好。”


正当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紧锣密鼓地向东北开进的时候,我们再来看看国民党在这段时问内做了哪些事。那完全是另一番情景。


抗日战争胜利时,国民党在东北没有一兵一卒。它的精锐主力已退到中国西南地区,短时间内难以抵达。蒋介石一时也没有准备把精锐主力调到东北。杜聿明回忆蒋介石的方针是:“集中全力,先劫收关内,再劫收关外。”美军又指明南京、上海、广州、天津、北平等大都市必须由美械装备的部队前往受降和接收。因此,国民党军队迟迟没有进入东北,打算在稍后从苏军手中现成地把东北整个接收过来。


9月1日,国民党发表熊式辉为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东北行营主任。翻开熊式辉日记可以看到,他在这前后花时间最多的是东北党政军的人事安排。争夺职位异常激烈。


最大的问题是东北军事长官人选由于高层内部矛盾重重,迟迟无法确定下来。


蒋介石原来考虑的对象是张治中。8月14日,熊式辉随宋子文在苏联谈判时,日记中就说:“黄昏时,子文告东北行政长官事,已奉电复由余任之,军事代表文白(张治中字。引者注)任之,伊未到以前由余兼。”熊对张十分不满。不愿同他合作,在23日的日记中说:“如文白往东北,余愿任西北。嘱达铨(引者注:指吴鼎昌,时任国民政府文官长)代陈。”当晚,他又记道:“知今午达(铨)所转陈事,已蒙总裁决定,余等任东北,文白任西北(即新疆)事,数日来飘摇未定之局乃告一结束。西北之意,为余昨夜久思未寐而得之结果。”确定张治中不去东北后由何人接替,这个问题又延搁了半个月。到10月8日。才发表关麟征为东北保安司令长官,国民党在东北的军事长官之争才算告一段落,开始着手军事工作的具体部署。这时离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已经两个多月了。


熊式辉本来要任命原东北军将领何柱国为东北行营参谋长,何因眼疾未能就职。关麟征在准备就任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时,就“言东北军人之旧派,用之颇有疑虑。意指何君言也”。更值得注意的是,熊式辉日记中记载蒋介石当面嘱咐他:“毋使尽用前汉卿(引者注:张学良字)旧人,免将来指挥不灵。”抗战期间任国民党东北党务办事处代主任委员的栗直也说:“中央将东北划分九省,为的是安插中央之大员,排除东北军之原有势力。”尽管张学良已被软禁多年,蒋介石的疑虑依然很深,担心东北光复后原东北军势力重新抬头,以致“指挥不灵”。这一点,朱德看得很清楚。他对出发去东北工作的干部说:“他又不要东北人如张学良等人回去,只有服从他的人,他才让去。”


国共两党在东北地区的较量已经开始:一边是起步早,动作快,行动起来便全力以赴,并且注意发挥原东北军和东北籍人士的作用;一边是行动迟缓,内部矛盾重重,对原东北军人士更疑心极大。这些,不能不对以后的东北局势产生重大影响。


作者:金冲及


编辑:朱自奋


标签: 东北   部队   国民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