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学 > 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为啥是这对师生?|新京智库

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为啥是这对师生?|新京智库

佚名 科学 2020年12月16日

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为啥是这对师生?|新京智库

拍卖理论,人们已经使用了几千年。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文 | 陈永伟

千呼万唤始出来,2020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终于揭晓了。


今年的诺奖授予了两位美国经济学家保罗·米尔格罗姆(Paul Milgrom)和罗伯茨·威尔逊(Robert Wilson),获奖理由为“对拍卖理论的改进和发明了新拍卖形式”。


诺奖现在才垂青他们让人感到意外


两位获奖者中,威尔逊生于1937年,是斯坦佛大学的荣休教授,而米尔格罗姆则生于1948年,是斯坦福大学的现任教授。论辈分,米尔格罗姆是威尔逊的学生,他的博士论文就是在威尔逊的指导之下完成的。


只要读者对微观理论有所了解,那么一定不会对这两位得主感到陌生,事实上,如果要把现在没得诺奖的微观经济学者排一个座次,那么无论按照什么标准,这两位都应该位居前列。让人感到意外的是,竟然诺奖到现在才垂青他们,并且只奖励了他们在拍卖领域的贡献。


既然这次诺奖奖励的是拍卖理论,那么我们就不妨对拍卖理论做一个简要的介绍。


搜索引擎由拍卖机制决定排名


如果你学过微观经济学,就应该知道,拍卖理论是基于博弈论和机制设计理论所发展起来的一门应用科学,其本身十分理论化。但这并不意味这个理论不接地气。事实上,很多与拍卖有关的理论,人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使用了几千年。


考古证据表明,早在公元前700年,巴比伦人就开始使用拍卖,而在罗马时代,叛军甚至用拍卖决定过谁当皇帝。到了现代,拍卖就更为常见了,除了熟悉的拍卖场里的拍卖,我们熟悉的很多场景其实都是拍卖的变体。


比如,我们每天都在用搜索引擎,在搜索引擎里,哪个词排在前面,哪个词排在后面,其实很大程度上就是由拍卖机制决定的。再如,我们每天都用电,其实电力市场中的资源配置就常用到拍卖这种形式。


由于拍卖十分常见,所以经济学很早就对其予以了关注,我们甚至在古典经济学家的作品中都能找到对于拍卖问题的介绍。不过,真正把拍卖作为一个理论来分析,还要到上世纪60年代。


米尔格罗姆曾让诺奖评委女友为之倾倒?


1961年,维克里在一篇论文中首先分析了拍卖问题的多种形式,并提出了拍卖领域的一个重要结论“收益等价定理”。这个定理简而言之,就是在单物品的拍卖中,如果所有竞拍者对于拍品的评级都是各自独立给出的,则拍卖人无论采用什么样的拍卖形式都会获得同样的期望收益。后来,维克里凭借这个成果拿到了诺贝尔奖。但遗憾的是,在领奖之前,他就不幸在一场意外中去世了。


不过,诺奖总是要有人领的,当时代替维克里去领奖的就是米尔格罗姆。坊间一直有个八卦,说由于米尔格罗姆太有魅力了,在代领诺奖时,让一位诺奖评委的女友为之倾倒,由此得罪了诺奖评委会,因而一直被雪藏。如果不是这个意外,那么以他在微观经济理论方面的贡献恐怕早就获奖了。这个八卦看似荒诞,但似乎也多少解释了米尔格罗姆迟迟无缘诺奖的原因。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在维克里之后,很多学者开始对拍卖理论加以关注。比较有代表性的是2007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杰·迈尔森(Roger B. Myerson)。迈尔森通过严格的数学推导,得出结论:在满足竞拍人对于物品的评价相互独立、竞拍人只关心自身的期望收益等一系列的假定下,所有可能的拍卖机制都会给拍卖者带来相同的期望收益。显然,这一结论超越了之前维克里等学者的研究思路,使拍卖理论大大向前推进了一步。


不过,迈尔森的工作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完善。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既然对于拍卖人来说,所有可能的拍卖形式都能为他带来同样的期望收益,那么他是否只要任意选择一种具体形式来进行拍卖就可以了呢?


很遗憾,迈尔森的结论虽然在理论上十分优美,但是其赖以成立的条件却是相当严格,以至于在现实中,这些条件几乎不可能满足。而在这种情况下,迈尔森的“收益等价定理”就不再正确了。从这个意义上讲,迈尔森的结论,不是为拍卖理论画上了句号,而是为它提供了一块基石和一个新的出发点。此后关于拍卖理论的研究,大都是在迈尔森工作的基础上展开的。


米尔格罗姆发现了“联系原理”


在1982年和韦伯(Robert Weber)合写的论文《拍卖和竞争性竞价理论》(A Theory of Auctions and Competitive Bidding)中,米尔格罗姆教授构建了一个存在“关联评价”时处理信息、价格和拍卖者收益的分析框架。


他们根据对拍卖实践的观察,提出投标者的估价可能是关联的,一个竞拍人对拍品的较高评价也容易提高其他参与人的评价。于是,拍卖可以理解为一个显示博弈(Revelation Game),任何买者的报价不仅会显示出他自己关于物品评价的信息,还会部分地揭露出其他买者的私人信息。


这样,竞拍人利益的多少主要取决于其信息私人性的程度。一旦拍卖中有信息被揭露出来,竞拍人就能猜测到彼此可能的出价,为赢得拍卖,他们就必须报出更高的价格。因此,对拍卖人而言,能为他带来最高期望收益的拍卖必定是那些能最有效地削弱竞拍人信息私人性的拍卖。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在拍卖理论的文献中,米尔格罗姆的这一发现被称为“联系原理”。应用“联系原理”,米尔格罗姆对各种流行的拍卖形式进行了分析。


值得一提的是,米尔格罗姆教授对存在“关联评价”时拍卖的研究,论证了“胜者的诅咒”存在的可能性。


在拍卖实践中,往往会出现竞拍人赢得拍卖后觉得不值的现象,拍卖理论中将这一现象称为“胜者的诅咒”(Winner’s Curse)。显然,传统中假设所有竞拍人对拍品独立评价的理论无法解释“胜者的诅咒”存在的可能性,而在引入“关联评价”后,一切就变得容易理解了——在战胜其他竞拍人获得拍品的同时,胜利的竞拍者也获得了关于其他竞拍人评价的私人信息,而这又使他开始降低了对自己刚刚获得的战利品的评价。


威尔逊在其他一些领域的研究比拍卖更深厚


相比于米尔格罗姆,威尔逊在拍卖方面的工作更多集中在对已有成就的综合,并且有不少已经超出了拍卖本身。例如,他在1977年的一篇论文中,考虑过所谓的“竞争性拍卖”问题。这个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其实已经不只是对于拍卖的讨论,而是涉及我们对于竞争性市场的理解。


威尔逊曾经出过一本书,叫做《非线性定价理论》,里面就讨论了很多本质上是拍卖的问题。除此之外,他还分析过很多具体的拍卖类型,例如对双重拍卖的考察,以及对整体拍卖和分担拍卖的理解。


不过,从我个人的理解看,威尔逊教授在博弈理论、经济管制,竞争策略,以及管理理论方面的研究可能要比拍卖更加深厚而具有原创性,或许以那些名义授予他诺奖更为合适。


除了从事理论研究外,威尔逊和米尔格罗姆都非常重视实践。威尔逊曾经帮助美国内政部设计了海上租赁的拍卖,还帮很多地方设计了电力市场拍卖。而米尔格罗姆则更为著名,号称世纪拍卖的联邦电信委员会对电信频谱的拍卖就出自他的设计。


需要说明的是,威尔逊和米尔格罗姆这一支门下杰出弟子甚多, 2007年克拉克奖得主苏珊·艾希(Susan Athey)、香港大学经济及工商管理学院院长蔡洪滨等,都是米尔格罗姆的学生。


□陈永伟(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


编辑:柯锐 校对:付春愔


投稿、合作、联系我们:futurecity@xjbsmartcity.com


这一政策之变,让中国新能源车的未来更顺了


这个黄金周,为什么让我们感慨


标签: 评价   拍卖   收益   一个   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