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技 > 新基建热潮下,北上广深谁将是“5G第一城”?- 行业洞察

新基建热潮下,北上广深谁将是“5G第一城”?- 行业洞察

佚名 科技 2020年09月23日

新基建热潮下,北上广深谁将是“5G第一城”?| 行业洞察

2020年是5G建设的爆发之年,无论是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的政策密度、运营商的赶工热潮、民间资本的投资热情,还是股票市场的看涨叫好,无疑,5G作为新基建之首依然是烧得最旺的那团火。


当前,全球92个运营商部署5G商用网络,全球5G用户已超过1亿。工信部部长肖亚庆近期表示,当前中国5G用户已超过6000万,今年将推动5G大规模商用。这意味着,中国的5G用户正接近全球5G用户数一半。


据运营商公布的投资计划显示,三大运营商2020年将建50万个基站。其中,中国移动将新建25万个5G基站,另外,中国电信将与中国联通共建约25万个5G基站,覆盖全国所有地市级(含)以上城市。


截至目前,运营商已经建设了48万个基站,预计今年年底建设75万个-80万个基站。


作为5G技术的最大落地场景,各地在智慧城市的建设中都将5G作为核心技术进行重点布局。


从地方上看,目前我国的5G基站分布还是与城市经济水平呈正相关。北京、上海、深圳目前处于绝对优势地位,政府也纷纷主动把5G建设进度公之于众,成为常态化动作。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业内开始出现“5G第一城”的称号,而多个城市都在抢。其意在表明该城市的5G用户数第一,5G基站建设数量大,5G覆盖密度高,网络信号强。


无疑,从招商引资、政策倾斜、人才吸纳角度来说,“5G第一城”绝对是个很好的宣传利器。但是实际情况又是如何呢?每个城市的5G用户、基站水平、未来规划又都是怎样的?




北京全市累计开通5G基站4.4万个,5G用户数达到506万户

截至今年8月底,北京全市累计开通5G基站4.4万个,预计2020年底将超过5万个,实现五环内和城市副中心室外连续覆盖,五环外重点区域、典型应用场景精准覆盖。目前,北京市的5G用户数达到506万户;三家运营企业累计与有关垂直行业合作项目超过1000个。


自2019年5G正式商用后,北京市通信行业按照2019年4月市政府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加快推进5G基础设施建设的工作方案》的要求,努力以5G独立组网为目标,加快推进5G网络建设。


结合北京市5G网络建设实际,统筹考虑区域和行业布局,在全网持续推动双模组网(独立组网/非独立组网)方式,为非独立组网快速演进到独立组网网络能力创造条件,积极推进5G独立组网核心网建设工作。


到目前为止,北京市各基础电信企业已全面完成5G独立组网核心网建设、优化和整体部署工作。核心网侧网元已具备基站接入能力,已建成的4.4万个5G基站全部接入了独立组网核心网,实现了5G独立组网全覆盖。




上海已累计建设5G室外基站超2.6万个,5G用户数达到617万户

自今年5月上海发布上海版新基建“35条”(《上海市推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行动方案(2020-2022年)》)以来,“推动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规模和创新能级迈向国际一流水平”的愿景就愈发明晰。


截至今年8月底,上海已累计建设5G室外基站超2.6万个,室内小站超3.5万个,5G用户数达到617万户。目前,上海汇聚了主流5G核心产业企业研发人员23000余人,占全国比重超过52%。目前,上海5G基站建设数量居全国前列,在全球也处于第一阵营。


根据计划,到今年底,上海将建成5G室外基站超3万个、室内小站超5万个;到2021年,实现5G应用“十百千”的目标,即聚焦10大重点垂直行业领域,打造100家5G创新应用企业,培育1000个5G创新应用项目等。届时,上海5G产业将实现“三个千亿”的目标,即5G制造业、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应用产业规模均达到1000亿元。


据悉,截至8月中旬,上海在智能制造、智慧医疗、智慧教育等十大领域推进了301项5G应用项目,从中心城区的生活场景到港口码头的工业智能,均有涵盖。




深圳已建成超4.6万个5G基站,5G基站密度国内第一

今年8月17日,深圳市市长陈如桂宣布,深圳正式完成5G独立组网全覆盖。深圳也成为全国首个5G独立组网全覆盖的城市。


这意味着,5G发展已经成为市长亲自挂帅的产业。


深圳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局长贾兴东指出,截至8月,深圳已建成46480个5G基站,5G基站密度国内第一。据悉,此前深圳在7月26日已提前一个月完成4.5万个5G基站的建设目标。


目前,华为、中兴通讯两家通信设备龙头企业总部均设在深圳。作为全球电子信息产业重镇,深圳集聚了大批领军企业,在5G标准制定、技术研发、网络建设、融合应用、产业生态等方面均走在世界前列。




“5G第一城”口号背后

综合以上几个城市的建设进度来看,基本都达到了数万个5G基站的目标,但是除此之外,二三线城市的建设进度慢、建设阻碍大、投资金融不足等问题依然很突出。


不过,在5G全面商用价值点明细之前,盲目冒进也是不可取的做法。


根据这些公开的资料来分析,深圳由市长亲自宣布的“5G第一城”还是很有底气的,基站数量处于绝对靠前的位置,且5G龙头企业也在本地,人才资源密布,而广东省一直是经济大省,运营商也相对资金实力雄厚。


值得一提的是,深圳市能在5G建设中跑得比较快,政府的支持起到非常大的作用。例如,2019年9月深圳市发布5G网络建设政策扶持措施,每个5G基站补贴1万元人民币,减轻了运营商投资压力。在基站电费方面,深圳采用转供电改直供电模式,在没有补贴的情况下,直供电价比转供电大约低20%左右。


这恰恰反映的是5G建设中的一个阵痛:即电费吞掉了大量的利润空间,导致运营商不愿意投资,而依靠政府补贴的形式则相对比较尴尬,双方目前没有中找到好的商业模式即价值点,以便5G持续盈利。


而5G找到价值点的关键,是为行业服务,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结合各个行业的特点来针对性设计。目前AI、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相对足够支撑产业应用,关键环节是双方供需匹配。


此前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表态,下一步将以建设促应用,以应用带建设,重点支持面向智慧医疗、虚拟企业专网、智能电网、车路协同车联网等7大领域的5G创新应用,促进越来越多的5G行业应用落地见效。


唯有技术与产业结合,5G建设所涉及的基站数据、投资数据、用户数据才不至于是一堆冰冷的数字,也唯有与产业结合,才能找到盈利点,真正赢得5G在商业上的成功。


标签: 深圳   建设   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