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际 > 特朗普支持者为何如此疯狂?暴乱谋划已久,曾讨论绞死彭斯

特朗普支持者为何如此疯狂?暴乱谋划已久,曾讨论绞死彭斯

佚名 国际 2021年01月09日

特朗普支持者为何如此疯狂?暴乱谋划已久,曾讨论绞死彭斯



被暴乱者占领的美国国会 / 网络




疯狂的特朗普支持者终于发展到了暴力武装强闯美国国会打断选票确认结果的这一天,这可能将是继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后,又一个改变美国历史的“特朗普时刻”——四年前,美国人通过选举选上了一个满口假新闻的总统,四年后的今天,他依靠一以贯之的假新闻逻辑撕毁了选举本身。




对此深感惊愕的不止有全世界的围观群众,甚至也有华盛顿DC现场的安全部队和防暴警察——无论是一线警员还是中高层指挥者,显然没有人针对这样的集体暴力事件安排什么提前警力部署或者应急预案,甚至国民警卫队都是临时抽调而来,致使特朗普支持者一度冲进美国国会,一名年轻女子遭枪击身亡。




目前,国会大厦内部的暴动分子已经被肃清,两院的高级官员们重新开始了计票确认工作,至少从目前看,特朗普这一“鱼死网破”的举动并未改善他的政治处境,在国会重启的会议上许多人谴责特朗普对于暴乱的煽动和鼓励,白宫已有多位高级官员准备辞职,国会在讨论的题目则是是否应在1月20日前启动宪法修正案第25条将特朗普免职。




归根结底,今天这一幕“意外”的产生,根源在于事前没有人相信真有特朗普“铁粉”会疯狂到做出强冲国会、暴力解决选举失败问题的程度,事件发生后,也有很多人在问,特朗普支持者为何如此疯狂?




但事实上,特朗普支持者们的暴动计划已经在网络上讨论了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之久,与此同时,自去年11月大选正式开始前,特朗普的支持者就与其他人仿佛生活在不同的平行空间,偏颇认知、极端观点和暴力从线上输出到现实,在任何国家都不算是什么新鲜事。




曾讨论绞死彭斯




美国媒体对于特朗普支持者群体的持续线上观察揭露了一个简单事实:今天的国会山事件不是一小群人失去理智的偶然意外,而是早已经反复动员、筹划和演练过的行动计划,从网络上特朗普支持者自己建立的“内部“论坛,到主流社交媒体如Twitter和Facebook的角落,再到封闭式即时通讯软件如Telegram上,这些类似的讨论已经至少持续数周。




在特朗普支持者自己的网站The Donald上,为数众多的用户在反复强调,如果国会接受选举结果而不像特朗普所期待的那样表态拒绝,他们就将对议员、警察和记者实施暴力。




在这里,四天前的一个帖子刚刚提问“如果国会不理会证据怎么办”,在下面的留言中,“强攻国会大厦”获得了500多个支持。




据非营利研究组织Advance Democracy统计,从1月4日到1月6日,The Donald上有超过50%的热帖下出现了毫无节制地呼吁采取直接暴力的回应,并且它们全部进入了高赞回应的行列。




另一个热帖则直接要求支持者带上枪,尽管华盛顿特区法律禁止这种行为:“所有叫人不要带枪去DC的狗屎都该停停了,这是美国,操你妈的DC,这是写在宪法里的。他妈的带上你们的枪。”该贴收获了超过5000个赞。




在另一个亲特朗普的社交媒体网站Parler上也出现了类似的状况,一个昵称为“没有特朗普,没有和平”的用户两天前在这里发表了一张绞索图片,然后问道,“你们想从谁开始?1)南希·佩洛西;2)约翰·罗伯茨;3)彭斯;4)其他,请提名。我倾向于南希(佩洛西),但可能必须是彭斯”。




今天的现场直播显示,参与暴动的特朗普支持者在国会大厦外一度高喊“绞死彭斯”。




国会山外暴乱者用相机电线做出绞索形状 / 网络




主流社交媒体如Twitter和Facebook也未能幸免,过去两天,阴谋论QAnon支持者账户在推特上大约发布了两万条有关华盛顿DC的内容,其中包括“那些政治人物正在强奸和杀害儿童”,类似的错误引导已经导致美国发生过著名的披萨店枪击案。




Facebook上一个名为Red State Secession的同主题群组则聚集了近8000人,该群组的主要活动是发布与支持特朗普、号召采取暴力行动相关的网络梗图,以及为要去DC的人提供路线指导。




没有受到任何注意




暴力分子如今出现在全球互联网的任何角落,而在今天美国的这起国会山事件当中,或许真正应当关注的不是为何他们变得如此极端,而是为何他们已经如此大张旗鼓,依然成功实现了大部分计划。




当然,特朗普本人与暴乱者的通力合作是关键原因之一,毕竟他至今仍是总统。CNN今天报道,特朗普数次阻挠在国会山附近派遣国民警卫队,态度与半年前“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爆发时截然不同。与此同时,暴力事件发生后Twitter和Facebook也相继给出反应,Twitter删除了特朗普部分推文,并宣布将其账户冻结十二小时。




但另一方面,大量暴力和煽动暴力内容在特朗普支持者社群中的普遍存在而没有遭遇任何阻碍,也在另一种意义上揭示了某些双重标准或许仍在发挥作用:面对这些以美国白人为主、通常为中底层男性的“普通美国人”,监管环节似乎所有人都更倾向于相信他们只是言论过激,如果在网上发布同样内容的是穆斯林移民或黑人社群,结局恐怕将与此截然不同。




得意的暴乱者在佩洛西办公室里拍照留念


“黑人的命也是命”社群几小时前已经在采访中表示,美国执法部门和安全部门在遭遇类似场面时的双重标准仍然明显到令人惊骇,半年前黑人和少数族裔的抗议集会从一开始遭遇的就是无差别胡椒粉和催泪瓦斯,但面对如今强攻国会山的暴乱分子,美国执法部门似乎束手无策。




这一系列本不应出现的绿灯最终给了特朗普支持者在全世界面前展示他们疯狂程度的机会,也在特朗普任期进入倒计时之际,将更大的问题抛给了“后特朗普时代”的美国:正如已经很多人一再重复过的那样,特朗普和他的疯狂粉丝们不是今天美国的病因,而仅仅是它的症状之一。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世界说】创作,独家发布在今日头条,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标签: 支持者   美国   暴力   国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