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际 > 特朗普支持者冲击国会数小时后,国会恢复计票程序,阁僚正寻求让总

特朗普支持者冲击国会数小时后,国会恢复计票程序,阁僚正寻求让总

佚名 国际 2021年01月09日

特朗普支持者冲击国会数小时后,国会恢复计票程序,阁僚正寻求让总统提前下台

作者丨徐亦凡 编辑丨漆菲


美国国会山“沦陷”了。


翻越障碍、打碎玻璃、占领众议长佩洛西的办公室、在参议院大厅高喊“特朗普胜选!”……当地时间2021年1月6日,美国国会被狂热的特朗普支持者强行闯入,他们突破安保防线,犹入无人之境,四处叫嚷游荡,还有一名不确定身份的女性在国会内遭枪击身亡。


这天下午一点,国会正在召开参众两院联席会议,认定2020年美国大选选举人票,宣布拜登的胜利。但联席会议被突破防线闯入的川粉打断,议员们被迫躲藏,并被配给防毒面具,随后进行撤离。


如此失控的局面拜已败选却依然不承认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所赐。他多次在推特上鼓励支持者参与1月6日的抗议活动,反对国会认证当选总统拜登的胜利,特朗普称之为“拯救美国”,并表示这将是一场“非常盛大”和“狂热”的游行。


华盛顿特区早已准备好应对这场来自全国各地川粉的抗议活动,并禁止在部分区域携带枪支。但事态显然超出预期,也超出特朗普的预期,几乎所有媒体都将大摇大摆游荡于国会山的特朗普支持者称为“暴徒”。


国会闯入者高喊特朗普赢得选举


《大西洋月刊》在评论文章中将此事称作“一场政变”,“在美国总统的鼓动下,武装袭击者正在袭击美国政府所在地,企图发动政变。这样说感觉夸张、荒谬和过度,但没有比这更清楚的方式来描述目前正在发生的事情了”。


截至目前,国会警方大约逮捕了20人,并将暴动者驱逐出国会,国民警卫队也赶赴现场。暴力平息后,国会已于6日晚间恢复计票,参众两院正在确认拜登的胜利。主持两院联席会议的副总统彭斯说:“那些今天在我们国会大厦造成严重破坏的人,你没有赢。暴力永远不会胜利,自由才是胜利。”


特朗普曾称,自己将和他的支持者一起游行到国会大厦,但事实上他并没有和暴徒支持者们站在一起,而是一直躲在白宫


他在推特上发布视频,呼吁支持者“平和地回家”,却依然强调自己是大选的胜利者。当暴力被煽动后,这样的呼吁毫无价值,他的措辞中也没有谴责这些暴力示威者。


川粉闯入国会


他甚至还在为闯入者辩护。“当神圣的压倒性胜利的选举被如此随意和恶意剥夺时,就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特朗普大言不惭地说,“(我们应)永远记住这一天”,并在推文最后呼吁暴动者“带着爱与和平回家”。


社交媒体平台推特因此移除了特朗普与暴动者们互动的数条推文,将特朗普的账号锁定12小时,并第一次警告称,可能会永久关闭其账号。


“这是‘失败国家’才有的场景”

拜登形容,示威者行为是“对美国法治的攻击”,如今是美国的“黑暗时刻”。


多名共和党人也对此表达强烈不满。犹他州共和党参议员罗姆尼抨击称,“今天发生的事情是总统煽动的暴动”;众议员金泽形容示威者的行为犹如“政变”;资深参议员格雷厄姆发推称,“需确认袭击政府者的身份,在最宽泛的法律范围内起诉他们。这样的行为与民主相抵触”;就连总统在白宫的助手也表示“责任明确在于总统”。


犹他州参议院罗姆尼


共和党籍前总统小布什发布一份声明,对发生在国会的行为加以谴责,尽管在声明中没有点名提及特朗普,但指向性再明确不过,“我对选举以来某些领导人的鲁莽行为感到震惊,也对今天表现出的对我们的制度、传统和执法部门的不尊重感到震惊”。


民主党前总统们则毫不讳言地批评特朗普。克林顿认为,这场暴动是“特朗普和他的狂热支持者,包括在国会的一些议员点燃的,为了推翻一场他输掉的选举”。奥巴马则称,历史将记载,“今天发生在国会的暴力事件是一位在任总统煽动的”,他要求共和党人正视现实,“迈出灭火的第一步”。


更多人希望立刻将特朗普逐出白宫。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成员6日晚间发布了一份声明,敦促副总统彭斯和特朗普政府内阁成员援引美国宪法第25修正案,将特朗普赶下台。


“在今天下午的视频声明中,特朗普总统表现出他的精神不健全,仍然无法接受2020年大选的结果。特朗普总统意图煽动暴力和社会动荡,以武力推翻选举结果,显然符合(第25修正案第四款)这一标准。他最近的推文也是如此,他称选举是‘偷来的’。”声明写道。


美国宪法第25修正案第四款规定,假使联邦政府内阁大多数官员认为总统“无法履行其职务的权力和职责”,将启动剥夺总统权力,并使副总统取而代之的程序。这一程序相当复杂,最终需要国会两院的三分之二投票通过,在美国历史上尚未有成功的先例。


议员们躲藏在椅子下方


在别国看来,美国最高立法机构遭到冲击,也是闻所未闻。英国广播公司(BBC)驻北美记者布莱恩特(Nick Bryant)称,他自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报道美国政治,从未目睹过国会遭遇暴力冲突的“悲剧”场景,“如果类似事件发生在其他国家,媒体会称之为‘失败国家’(failed state)”。


黎巴嫩外交官、常驻联合国大使萨法(Mohamad Safa)讽刺称,“如果美国看到美国正在对美国做的事情,美国肯定会入侵美国,从美国暴政的手中解放美国。”


连日来一直施压彭斯

暴乱发生后,华盛顿市长宣布从当地时间晚6点开始宵禁,与首都相邻的弗吉尼亚州也宣布紧急状态。截至发稿时,彭斯已经返回参议院大楼,议员们也开始就亚利桑那州的选举结果进行辩论。


连日来,特朗普一直施压彭斯,以各种口吻要求他在主持国会这场仪式性的会议时否定拜登胜选。


当地时间1月6日凌晨,他发推特称,“如果副总统彭斯帮我们,我们就能赢得总统位置”,并再次提出,“副总统有权驳回以欺诈方式选出的选举人”。


当天晚些时候的另一条推特里,他继续称,“各州希望更正投票结果,他们知道这些结果充满了违规和舞弊”,他又鼓励彭斯施展权限,“迈克·彭斯需要做的就是把这些(选举结果)送回各州,然后我们就赢了。去做吧,迈克,现在就是展现勇气的时刻。”


效忠特朗普固然重要,但恪守职责免招骂名也重要。


彭斯的幕僚长告诉路透社,彭斯将“坚守宪法,遵从法规”。事实上,副总统也没有实质性权力挑战选举结果。


彭斯在6日发布的声明中称,宪法并不授权副总统以任何方式改变已经投下的选票,他将捍卫宪法,但也会确保国会议员的所有反对意见得到适当考虑,并将这些反对意见的所有事实提交给国会和美国人民。


他在声明最后强调,其职责是主持国会联席会议,他将听取反对意见并按照宪法对选举人团的选票进行计票认证。


即便如此,特朗普仍在不遗余力地要挟彭斯,特朗普对抗议人群说:“迈克·彭斯,我希望你为了我们的宪法和国家的利益而站出来。如果你不这样做,我会对你非常失望。”


但如果真想撼动选举人投票,方法只有一个——以书面形式对州选举结果提出异议,由至少一名参议员和一名众议员签署。随后,参众两院会就此进行辩论,并投票决定是否否决州选举结果。


除非两院都以简单多数通过异议,否则选举结果无法被推翻。而众议院一直由民主党人把持,他们不会让这种剧情上演。


佩洛西办公室被占领


总统“保皇党”们的考量

国会暴乱之前,新一年的超预期事件已经出现。在佐治亚州参议员竞选中,最后两个席位双双归于民主党。这意味着参议院也变天了,民主党时隔十年再度“一统两院”。


佐治亚州频频成为头条,不仅因为该州参议员的决选决定了华府未来的权力结构,也因为特朗普仍然没放弃改变该州选举结果的任何一丝可能性。


“我只是需要找到11780张选票”——在1月2日的电话中,特朗普如此施压佐治亚州州务卿拉芬斯帕格。2020年大选中,佐治亚这个传统红州给了他当头一棒,最终特朗普以0.2%的得票率差距输给拜登,二人票数之差恰好为11779票。


近半数共和党选民赞成冲击国会的行为


这段通话录音被拉芬斯帕格曝光,长达一小时的对话中,特朗普坚称自己赢下佐治亚州,并要求对方重新审查佐治亚州选举结果。尽管在选举结束后,佐治亚州已经两次重新清点选票,并没带来任何结果变化。


这种放在任何总统身上都足以招致弹劾的行为,如今并不那么令人意外。因为这完全符合特朗普毫无顾忌与底线的做事风格,总统的批评者认为“震惊但不奇怪”。


就算能翻转佐治亚,仅仅一州的胜利也无实质价值,距离改写败局依然遥不可及,特朗普不会不清楚这一点。


这通电话更像是他连任失败后维持权力的一种尝试。不少分析认为,这是特朗普在努力提高其未来的筹款能力,而且他似乎真诚地相信,自己是事实上的大选胜利者,“并愿意使用任何方法,包括一些令人怀疑其合法性的动作,要求各州官员将选举改成对他有利的结果”。


虽然施压佐治亚州栽了跟头,但在挑战认证选举人票这件事上,特朗普不是孤军奋战。以特德·克鲁兹为首的11名共和党籍参议员和多位众议员表示,他们拒绝在1月6日的国会联席会议上认证摇摆州的选举结果,并提议选举委员会进行10天的紧急审核。


彭斯的回应是,欢迎议员们在法律框架下提出反对和证据以挑战选举结果。但谁都清楚,这样的挑战一定是无疾而终。到目前为止,美国50个州和特区都认证了大选结果,同时,美国法院也驳回了60起挑战拜登胜选的案件。


可以说,这场流于形式的反对也不能为特朗普带来选举上的实质收益。


但对克鲁兹这样的“保皇党”来说,除了彰显对特朗普的忠诚,他们更想做的是讨好忠诚于特朗普的选民。对于年轻一代共和党议员来说,替自己的政治未来铺路才是关键,而特朗普在过去四年内展现出的吸粉能力无疑是惊人的。如果能借此事打动特朗普的坚定支持者,让自己的名字得以凸显,乃至在未来代替特朗普,无论如何都稳赚不赔。


特朗普一样需要稳固粉丝群体。自选举日以来,他打着选举舞弊、需要诉讼资金的旗号,展现出惊人的吸金能力。


据《华盛顿邮报》2020年12月1日报道,特朗普选后通过政治运作筹集到了超过1.7亿美元,甚至打破其竞选期间的筹款纪录。他还成立了政治行动委员会,无论是否参与2024年大选,他都可以在卸任后筹集资金并在政党中保持政治影响力。


这场永不认输的游戏还在继续。就在国会联席会议召开两小时前,特朗普在白宫南侧草坪发表讲话,再次重申选举存在舞弊,他告诉支持者,“我们永远不会放弃,我们永远不会让步……我们会阻止窃取(选举)”。


然而国会暴动显然超出“保皇党”们的预期。华盛顿州众议员罗杰斯(Cathy McMorris Rodgers)表示,她将改变对总统选举结果立场,不会再反对选举人投票结果,“我们必须和平移交权力,我曾反对的唯一理由是州长和法院不顾民众意愿,在立法程序外单方面改变选举程序……但我们今天所见的这一切是非法的、不可接受的。”


给共和党带来更大的伤害

时至今日仍在高呼不认输的特朗普,显然会将这种势头延续到任期最后一天。


随着2021年1月20日不断迫近,不少白宫顾问的不安却与日俱增,他们不确信特朗普是否会在这天离开白宫。1月6日的这场暴动只会加剧顾问们的不安。


临下野的一个月里,特朗普没有太多精力顾及政府日常工作,比如在2020年12月的一场内阁会议上,他把大量时间用于喋喋不休地抱怨选举舞弊,让与会者困惑不已。


权力过渡工作显然也不顺畅。当选总统拜登批评称,未能够从政府获得所需要的国家安全关键领域所有信息,过渡团队在与特朗普政府交接时,遇到了来自国防部和白宫等部门的阻碍。


对特朗普来说,治国理政都非眼下要事,他正和一些“边缘”顾问愈发亲近,包括他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曾经的军师史蒂夫·班农、名声不佳的前国安顾问弗林等人,这些人不断兜售阴谋论和可疑的手段,试图协助特朗普推翻选举结果。


纠缠于选举结果是特朗普任期尾声的重点,即便国会认证选举结果只是一场仪式,特朗普也没有放弃翻盘的尝试。只是党内真正力挺他的人已经寥寥无几,克鲁兹等人也不过是想从特朗普的粉丝号召力中为自己攫取利益。


竞选伙伴彭斯已然离心离德,他明显不想过多掺和在特朗普的各桩密谋中,根据原本行程安排,联席会议一结束,彭斯就会出访巴林、以色列等国。这恐怕也是一种逃离。


真心支持特朗普的,只有聚集在华府抗议的支持者们,他们从美国各地赶来,只为声援总统,并将这场抗议升级为令人瞠目结合的暴动。


彭斯的前顾问奥利维亚·特洛伊早已预见到这个场景,离任后,特洛伊成了特朗普政府的批评者。她此前参加MSNBC的节目时就预言过,担心华府在1月6日会爆发混乱与暴力。“这是特朗普会做的事情。他发推特,进行煽动,让自己的追随者这样做。这些支持者相信,他们是爱国者,因为他们支持特朗普总统。”


而经此一役,特朗普彻底失去了党内高层的支持,不少曾在选举问题上保持缄默的共和党人纷纷站出来,表示不会支持反对选举结果。


从未就此事表达过立场的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在推特上写道,“今天的投票不是在抗议,而是在推翻选举!投票推翻州认证的选举与共和党一直主张的州权利背道而驰。这将永远毁掉选举团制度。我们的开国元勋从未打算让国会有权推翻州认证的选举。我对宪法的誓言不允许我违反法律。我不能投票推翻各州的决定。”


此前,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已经公开承认拜登赢得选举,并要求其他共和党人不要反对大选结果。资深参议员格雷厄姆也称,挑战选举结果“只会带来更大的伤害而不是好处”。


更大的伤害确已出现,而且反噬到共和党自身。民主党已将佐治亚州两个参议员席位收入麾下,这意味着拜登不必担心在参议院遭到共和党掣肘。而当特朗普指挥着支持者继续抗议,并将这些人煽动进国会山,共和党若不与之进行切割,将会面临更为艰难的未来。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撰文呼吁,“要让美国恢复健康,正派的共和党人——无论是在政界还是商界——应该跟这个毫无原则的特朗普共和党决裂,自行创立一个讲原则的保守党。这是当务之急。”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观象台创作,今日头条独家助力传播,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标签: 国会   选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