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际 > 对吉尔吉斯斯坦人来说,威胁生命的已不仅仅是病毒

对吉尔吉斯斯坦人来说,威胁生命的已不仅仅是病毒

佚名 国际 2020年11月11日

对吉尔吉斯斯坦人来说,威胁生命的已不仅仅是病毒



【原标题】第二波疫情——吉尔吉斯斯坦人很快将无人医治



由于缺乏保护和资金支持,在疫情最紧张时期,即使新建数座医院也无法拯救吉尔吉斯斯坦人——因为医生数量越来越少。





疫情二次暴发的势头越来越猛。医务人员再次受到冲击。分析显示,10月份,医务工作者感染数量较9月几乎增加了2倍。




医务人员受感染愈加频繁




截至10月底,吉新冠肺炎累计确诊58878例,其中3613例为医务人员。仅10月就有358名医务人员确诊,是9月份的2.9倍。平均每日有11.5名医务人员确诊感染新冠。仅在10月15日就有32人确诊,达到当月日最高感染数量。




整个10月,没有一天无医务人员确诊。虽然远不及7月份(疫情高峰期,当月有1938名医务人员确诊)的感染数量,但目前的感染率已经开始回升。




根据卫生部数据,各医疗机构已满足所有卫生条件。因此本不应发生医院内部出现感染的情况。但为何医务人员确诊数量越来越多?卫生部官员认为,应由医务人员自己对此负责。





“医务人员确诊一直存在,尽管个人防护设备供应充足,他们也接受了培训。但他们也是人。可能是在家或在街上感染的。在医院外可能(和确诊人员)有接触。这个问题经常有人提起。我们一直在和医务人员说,确诊、被感染是因为违反了个人防护设备穿脱规定,或者是医生自己没有认真对待这个问题。”卫生部副部长马达明?卡拉塔耶夫解释称。




赔偿在哪?




支持医务人员及其在抗疫方面努力的重要一步或许是支付感染新冠的赔偿。当局承诺会向医务人员支付所有应得补偿。但事实上,大多数人并没有拿到这些钱。




在3588名感染医务人员中,只有377人得到了赔偿。另有27名死亡医务人员的家属每人获赔100万索姆。(均为截至10月26日数据,下同)。




当局累计收到2千多份赔偿申请,大部分仍在审批。但受感染医务人员的数量还在不断攀升。



“遗憾的是,我们收到的报告令人痛心:医疗机构和有关部门管理层以各种借口阻挠向医务人员赔款。借口通常是,医务人员无法证明自己是因公感染。”Adilet法律诊所负责人乔尔蓬?扎库波娃说。




国际人权组织“大赦国际”的代表也有同样看法,他们在《超越职责:吉尔吉斯斯坦卫生工作者的权利》报告中指出,卫生工作者在感染新冠获赔方面困难重重。




毕竟,证明在工作场所感染新冠是非常困难的。此外,许多新冠病例可能被诊断为肺炎,在这种情况下,员工将无权获赔。只有在红区或重症病房轮班的员工才能拿到赔偿。




人权活动家同时指出,医务人员在试图公开表达意见、提出申诉时也面临着报复——当地医务人员经常遭到雇主的威胁、解雇或羞辱。




但卫生部没有注意到这些问题,并表示正在审批申请,且确实发放了赔偿。




“现在已提交近2000份申请。委员会正在仔细审核申请是否符合标准。当然也有不满。比如,有的人还没有收到赔偿,而他的同事已经拿到手。他们马上就会发帖指责卫生部。有时也会打电话过来。在这些情况下,我总是建议委员会再审核一次。如果申请合规,就会发放赔偿。”卫生部副部长卡拉塔耶夫说。




无人工作




一些医务人员匿名表示,当局的这种态度迫使他们辞职。很多人为了拿到体面的薪酬,选择到民营医疗机构工作。




即使是现在,比什凯克急救站也缺少医生。有救护车,但人手不够。额定编制210名医生,尚缺89人,342名护士尚缺60人。




“医生辞职的主要原因还是与工作条件不匹配的工资。一名医生可以拿到5000索姆工资,然后从首都市政厅领4000索姆补贴。护士拿4300索姆工资和2500索姆补贴。这都是税前收入。”急救站负责人伊斯肯德尔?沙亚赫梅托夫说。




但在急救站有一定工作经验后,青年医务人员往往会尝试到私人医疗中心和服务机构。沙亚赫梅托夫指出,在国内疫情二次暴发的条件下,这种情况对急救站的工作产生了不利影响。





“当然也略有一些积极进展。比如,急救站近期补充了几名临床住院医师。我们新招了9名年轻的心脏病专家、4名儿科医生、2名神经科医生。这主要因为我们在吸引医科大学毕业生方面所做的工作。”沙亚赫梅托夫总结道。




但卫生部又一次忽视了这些问题,并表示已经成功为疫情二次暴发储备了人才。此外,据卫生部此前消息,已有近2万名医务人员接受了新冠治疗方面的培训。如果说以前主要培训重症监护专家、心脏病专家、内科医生,那么现在已经不再细分科室。卫生部希望通过这种做法,在患者数量急剧增加的情况下排除人手不足问题。




而当被问及医生因工资低选择辞职的问题时,卫生部回答称,即使没有冠状病毒,各地也存在人员短缺现象。现在,由于要把65岁以上的医生送离医院,减少感染风险,所以人手更为紧张。




“过去一直缺少基层医生,尽管很多高校都在培养医务工作者。我们要么是在给民营医院培训医生,要么是在其他国家准备人才。”卫生部副部长卡拉塔耶夫对此表示。




吉尔吉斯斯坦新冠确诊数量持续增长。疫情随时可能变得危急,重演夏季的情景。政府和卫生部表示已做好准备。的确,数家新医院完工、启用,现代化设备配备充足。




但问题不在于此。由于国家对医生的轻视,即使医院有床位,也可能发生根本没有人来给公民治疗的情况。更甚者,未来或许有人会因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来源:24.kg




了解更多中亚资讯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丝路新观察”


标签: 赔偿   卫生部   感染   医务人员   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