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际 > 330头非洲象神秘死亡,“凶手”找到了

330头非洲象神秘死亡,“凶手”找到了

佚名 国际 2020年09月27日

330头非洲象神秘死亡,“凶手”找到了

每经编辑:程鹏


早在今年5月至7月的时候,外媒报道了非洲博茨瓦纳西北地区发生不明原因的大量大象死亡事件,引发自然环保人士及社会公众的广泛关注。调查发现,这些大象的死亡与年龄和性别无关,有些死得非常突然,死时直接向前倒地,而非侧躺状态。是有人故意投毒,还是死于饥饿?是偷猎致死,还是源自病毒或细菌感染,抑或是天然毒素中毒?一时间,人们对大象的死因猜测纷纷。


就在本周一,据中国日报网援引路透社报道,博茨瓦纳野生动物和国家公园管理局表示,今年当地多头大象神秘死亡,令自然环保主义者感到震惊,如今认定“罪魁祸首”是蓝藻细菌。


博茨瓦纳野生动物和国家公园管理局副主任西里尔·陶洛在发布会上说,大象死亡数量已经从7月的281头上升到330头。而据此前博茨瓦纳非政府组织“大象无国界组织”(EWB)调查发现,截止6月14日,死亡大象数量已经达到356头。野生动物和国家公园部首席兽医官Mmadi Reuben在记者会表示,仍然有许多问题没有解答。


图片来源:法新社路透社(死在水坑旁边的大象)


300多头大象在博茨瓦纳离奇死亡


在之前的报道中,4月25日,第一例非常规性死亡的大象案例被报道,发生在靠近Seronga村的地方,而从5月份开始,就有了大量的死亡记录被报道出来。但据在英国雷丁大学从事动物保护研究的维奇·博尔特(Vicky Boult)研究表明,其实第一批大象死亡的案例最早应该出现在3月份。


5月至6月期间,在博兹瓦纳的Okavango三角洲发现了大量的大象尸体,才拉响警报引发世界关注。大部分的大象死亡都发生在博茨瓦纳北部,具体来说是Okavango三角洲北部边缘的塞隆加村附近。这是一个巨大的沼泽内陆区,栖息着大量的野生动物种群。许多尸体都是在靠近水的地方发现的。


在之前发现的大象尸体中,有的是侧躺在地上,有的是则是跪在地上脸朝地,不过他们的共同特征就是象牙依然完整地被保留在死象上并未被被人取走,可见这事并非盗猎者所为。


图片来源:路透社(侧躺着的一头已死亡的大象)


图片来源:EPA (有的大象以脸朝地的姿势死去)


图片来源:National Park Rescue(死亡的大象,象牙仍在)


据法新社(AFP)报道,蓝藻是常见于水中的微观生物,有时存在于土壤,也可以在死水中自然生长,有时会大量繁殖,科学家表示,并非所有的蓝藻都会产生毒素,但随着气候变化推动全球气温上升,有毒蓝藻的存在愈发普遍。这一发现是在南非、加拿大、津巴布韦和美国的专业实验室进行了数月的测试后得出的。


大量大象尸体是在水坑附近被发现的,但直到现在,野生动物管理部门还一直怀疑蓝藻细菌是罪魁祸首的这个结论,他们的理由是大量的繁殖是出现在水坑的边缘,而大象往往是从水坑中间喝水的。


Mmadi Reuben说,“我们的最新检测发现,蓝藻神经毒素是造成(大象)死亡的原因。这些是在水中发现的细菌。”他又说:“(大象)死亡是由蓝藻造成中毒引起,蓝藻在洼地或水坑中生长。”


另外,法新社援引他的话说,这些大象的死亡“在2020年6月底就结束了,正是洼地枯干的时候”。


Cyril Taolo称,去年严重的干旱和夏季的降雨导致了蓝藻的繁殖,而这类神经毒素可能会影响动物体内神经信号的传递,导致呼吸衰竭、麻痹与死亡。不过,他无法解释为什么这类毒素不影响其他同样饮用污水的动物。对此,Mmadi Reuben给出了一种猜测,“大象是唯一在水面下喝水并吮吸淤泥的动物,而淤泥中存在毒素。”


此次大象死亡事件也凸显了全球变暖的影响。科学家表示,由于气候变化,水温越来越高,南部非洲的气温正以全球平均水平的两倍上升,使该地区特别脆弱,可能致使细菌大量繁殖,产生更多的毒素。南非国家科学委员会的研究人员Luyanda Ndlela表示,一旦形成了蓝藻水华,就很难用简单办法消除。


Cyril Taolo表示,博兹瓦纳将定期制定季节性水域监测计划,并监测和测试蓝藻产生的毒素,以防止未来此类事件的发生。


不过,该事件仍有许多问题存疑,比如,为什么只有大象会死亡?为什么只集中在那个区域?博茨瓦纳官方表示,他们正在调查查证。


什么是蓝藻细菌?


据世卫组织资料显示,蓝藻(Cyanobacteria)亦称蓝绿藻或蓝细菌,其蓝绿的颜色来自于其像植物一样的光合作用能力。在世界各地发现,特别是在气候温暖地区或较冷地区的夏末时节营养丰富的平静淡水或海水中,蓝藻可迅速生长,形成水华;一些种类的蓝藻细菌产生毒素,影响动物和人类;人们可能通过饮用或沐浴在受污染的水暴露于蓝藻毒素;症状包括皮肤不适、胃痉挛、呕吐、恶心、腹泻、发烧、咽喉疼痛、头痛、肌肉和关节疼痛、口腔起泡以及肝损伤。在含有蓝藻毒素的水中游泳,可产生过敏反应,例如哮喘、眼睛不适,皮疹以及口鼻周围起泡。高浓度的产毒蓝藻也可使动物、鸟类和鱼类中毒。


图片来源:摄图网 蓝藻泛滥


不断升级的人象矛盾


长期以来,博茨瓦纳生活着非洲近三分之一数量的大象,其境内生活着大约13万头大象,还拥有其他丰富的野生动物资源,这里被称为“非洲最后一个伊甸园”。


在2014年之前,只要缴纳费用并遵循相关规定,外国游客是可以合法在博茨瓦纳境内猎杀大象的,毕竟这产生的旅游收入成了该国第二大经济来源。但在2014年,当时的博茨瓦纳总统迫于西方环境保护主义者的压力,下令禁止猎杀大象。下达禁令之后,象群有了进一步的增长,领地也开始扩大。没有可以限制它们的天敌,大象便可安然繁衍生息,象群的规模和数量由此越来越大。人象之间对于空间的竞争不断升级,矛盾也越来越明显。


除了造成村民伤亡,大象成群结队地出现在村庄周围时,庄稼被糟蹋殆尽,草丛和灌木被咬得光秃秃。来河边喝水的牛羊被它们用象牙刺死,好不容易种下的树木,也被它们用象鼻卷着,连根拔起。象群所到之处,可以说是寸草不生。


图片来源:James Morgan / worldwildlife.org


(当地人通过用棍子敲打树木的方法来驱赶大象,以免农作物被大象破坏)


同时,对于博茨瓦纳这个只有200万人口的国家来说,13.5万头大象的确太多了。数量太大的象群对当地造成了巨大危害,首当其冲的,便是当地村庄的农民。


生活在博茨瓦纳北部Okavango三角洲的农民,Boitshwarelo Seeptetswe一家靠种南瓜和玉米为生。当地农民的人均月收入只有35英镑(人民币308元),每一粒粮食都无比珍贵。


对他们而言,玉米和南瓜不仅是一家人的口粮,也是可以拿到市场上换钱,买生活日用品的经济来源。但象群三天两头地洗劫田野,辛苦种出来的南瓜和玉米被糟蹋得不成样子。


图片来源:联合国(博茨瓦纳政府现任总统 Mokgweetsi Masisi)


随着大型农村社区越来越难与大象共存,这个问题变得高度政治化。2019 年5月,博茨瓦纳总统莫克维齐·马西西(Mokgweetsi Masisi)采取了一项有争议的举措——取消狩猎大象的禁令,理由是狩猎既可以减少大象的数量,又能为困难的农村社区创造收入。这一举措再加上盗猎活动的增长意味着,在博茨瓦纳,大象的处境变得更为困难。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法新社、BBC、中国日报网


澎湃新闻、世卫组织、腾讯网


每日经济新闻


标签: 死亡   毒素   大象   发现